陈大河摸着脑袋,狐疑地看着他,“五哥,你给我句实话,谁让你这么干的?”

上次谈这事的时候,吴天华还是可成可不成的态度,今天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要说里面没什么猫腻他可不信。

“什么谁啊谁的,”吴天华不满地板起脸,“我就是为国家着急,你说咱们都荒废多少年了,再不奋起直追,那不连人家脚后跟都看不着。”

“哼,”陈大河往沙发靠背上一躺,满脸不屑地瞟着他,“什么时候咱们国家的科技要你一个搞统战的来操心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吴天华义正辞严地说道,“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就不能不管!”

这话更假,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陈大河,怎么以前就没想过通过自己弄几套高科技的东西进来,非得等到今天才提,这里面绝对有事。

“得,你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陈大河摆摆手,想了想说道,“这东西我可以给你弄来,但是,你得让你背后的人保证,只许用于特殊地方,不准投放市场,也就是不能用于开办企业,不准以内供或其他形式供应给其他单位,军方和紫禁城不在此列,能不能答应?”

吴天华想了想,“你的意思是,就是不许拿这个赚钱?”

这回他倒是没有直接否认陈大河的话,而是谈起了条件。

陈大河点点头,“对。”

吴天华伸出手指头抠抠脸,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身体前倾,看着陈大河小声问道,“这套东西是你自己的?”

陈大河眨眨眼,就这么微笑地看着他不说话。

“得,当我没问,”吴天华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这个我去跟相关部门反馈一下,要是他们答应,我再联系你。”

不管是不是小师弟的,起码跟他关系匪浅,反正对于他来说关键是能拿到真东西,而且这套东西也确实不是用来盈利的,跟小师弟的利益不冲突。

“行,”陈大河拍着大腿站起来,“那你确定好再联系我,我先走了。”

吴天华把他送到门口,手扶在把手上,却没有拉开,回过头小声问道,“万一,我是说万一,他们先答应了,又反悔,怎么办?”

陈大河耸耸肩,“凉拌,不过,最好不要出现这种事,否则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得,”吴天华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随后抬起头笑了笑,用力拉开房门,大声说道,“慢走不送,有时间多过来转转。”

“好嘞,”陈大河笑容满面地出了办公室,还转身挥了挥手,“那我先走了,有空去我那儿吃饭。”

走廊上脚步匆匆的几人面带笑意冲着两人打招呼,陈大河也点头致意,迈着轻快的步伐下楼。

从统战部出来,陈大河骑在侉子上,并没有立刻打火离开,而是点起一支烟,皱着眉头想事情。

今天吴天华有点不对劲,平时他们对自己是从不隐瞒的,这次却咬死不松口,能让他这么做的只有一点,保密条例!

自己这是被安全部门盯上了啊。

被盯上不一定是坏事,而且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的,甚至他在怀疑,第一次带奥利弗从深阵入关的时候,就已经被调查过一次,嗯,不是怀疑,而是肯定,肯定被调查过。

而这一次看情况应该不是因为安全问题,而是想从这里搞点好东西。

给,是要给的,陈大河也不是没有觉悟的人,虽说跟革命先辈远远无法相比,但也不是葛朗台,有能力做奉献的时候也不妨奉献一点,但是,这个度要把握好,否则的话,自己很可能就会成为他们的一条编外渠道,后续的麻烦永无休止。

自己可不是香江的霍爷啊。

再一个,别人也许不知道这套东西的价值,可自己心里却是明明白白,如果真把这套东西上交,转而去开办一家国营企业,那自己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甚至之前的很多布局都成了笑话。

现在只希望份量越来越重的EO集团能让他们有所顾虑吧。

深吸一口气将最后一点烟屁股抽干净,丢到地上伸出脚尖碾灭,然后挂挡踩油门,三轮侉子轰隆隆地往外开去。

船到桥头自然直,管他呢,过段时间再说,现在得先把李慧芳的事儿给解决咯,而且现在确实也不方便有所动作,否则弄不好就被抓住小辫子,那时候可不太好看。

骑着车跑到清华园,罗老爷子不在家,只有秦奶奶在家里看报纸。

见到陈大河过来,秦月红立刻喜滋滋地去帮他倒茶热饭。

陈大河端着个大海碗,下面是满满一大碗白米饭,上面堆着冒尖的小炒肉,那是秦奶奶现做的。

扒了一大口饭到嘴里,陈大河呜咽着说道,“奶奶,我听徐老爷子说,您儿子是去了内盟是吗?”

“什么我儿子,你得叫叔,”秦月红伸出手指头轻轻敲了一下他脑门,才嘴角含笑地说道,“对,十几年前就去那边了,是你罗爷爷一手安排送过去的,最开始就是下乡,后来一点点儿地往上爬,现在在内盟区委办公厅工作,平时工作忙得很,好几年才回来一次,去年倒是回来过,可惜你回家了,没见着。”

“哦,”陈大河点点头,继续扒着饭。

“怎么,你是不是有事儿啊?”秦月红两臂撑在饭桌上,看着他和颜悦色地说道,“有事你就说啊,跟自家奶奶还客气。”

“没客气,”陈大河举了举饭碗,“我这吃饭呢,吃完饭说。”

“好好好,”秦月红呵呵笑着,就这么坐着看着他吃。

吃完饭,秦月红将碗丢到水盆里,又给陈大河泡了杯茶,端过来递给他,“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陈大河点点头,喝了口茶说道,“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去年被分到民委,结果屁股还没坐热,今年前两个月的时候就被一脚踢到内盟去挂职锻炼,要是真挂职锻炼也就罢了,可看看她去的是什么地方?四省交界处的伊克昭盟,再下面一个不知道什么旗,这不摆明了针对她吗,我就想问问,叔这边能不能想想办法,以地方的名义把她从民委要过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