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不上那点小钱,但在罗向阳眼里可是个大数字,所以见着陈大河竖起一根食指,眉头微微皱了皱,“一百万?也成,我尽量争取一下,把能给的条件都给足。”

“不是一百万,”陈大河摇摇头,笑着说道,“一千万美元,以现金加设备的方式投资,因为这里加工处理的货物,是准备出口的,所以相应的设备都会在国外采购运过来。”

“一千万?”罗向阳眼睛瞪得老大,“没骗我?你真能拉来一千万?”

“不是,叔不是不相信你,”不等陈大河说话,罗向阳又连忙说道,“主要是这笔投资太大,要真能落实,那就是内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外商投资,大河,那就不是我帮你,而是你帮我了啊!”

从这句话就能看出,内盟这边在开放政策上的倾向性,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十年后,那时候全国各地是上赶着求外商投资,只要能拉来外资,要什么条件给什么条件,而现在呢,敢用外资的,除了几个特区之外,内地省份的确不多,更不用说这种边陲之地,就算有外商主动要求来,那也先谈个一年半载再说,对经济有没有贡献且不管,起码错误是不能犯的。

罗向阳能说出这句话,那内盟上层对待外商的态度自然不言而喻。

只不过,罗向阳顿了顿又说道,“大河,一千万美元这么大的投资,全部放到榆树坳那个地方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说着赶紧摆摆手,“我没别的意思,主要是为你和外商考虑,前天我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也查了榆树坳那个地方的资料,你也去过那里,想必详细了解过那个地方,大半是戈壁,小半是草场,建一个养殖场倒问题不大,草料不够还可以从鄂托前旗的其他地方调配过去,反正草也不值几个钱,还能给附近几个地方增加收入,问题就在那几个加工厂上,榆树坳水电路都没通,工厂建设就是个大问题,而且还有工人,你总不能让外商朋友找那些牧民来操作机器吧?”

其实罗向阳说的这些问题陈大河都有考虑过,水电路倒好解决,无非是基建投入而已,多花一点钱总是能建好的,这也是他将投资总额定到一千万的原因,而且这种基建投入并不是白花钱,可以用运营收费的方式赚钱,无非是回本周期长短的事,但工人方面,确实让他有些举棋不定,高素质的工人可不好找,对,可以和深阵一样,去找退伍老兵过来开工,但这样的话,也就没有必要将加工厂开在榆树坳,呼市和东胜都可以接纳。

陈大河想了想,抬头问道,“伊克昭盟是什么态度?”

这话没头没尾,偏偏罗向阳还听懂了意思,笑笑说道,“他们盟委牛书记,拉玛力格书记都是实干派,胆大包天不怕麻烦。”

陈大河眼角皱起,懂了。

“那就这样,养殖场放在榆树坳,再搭配一个屠宰场,加工厂就放东胜,位置不用太好,毕竟是做纺织和皮革的,不能离生活区太近,最主要的是要地方大,”

说到这里陈大河加重语气,“越大越好。”

既然在东胜没有阻力,那当然要把工厂留在这里,等十年后矿产被发掘出来,所占的土地价值能成百倍的增长。

“没问题,那里本来就地广人稀,土地随便占,”罗向阳笑笑,顿了顿又说道,“只不过,这里和深阵不同,只能算借,不能买,也不能租,可以吧,或者地方以土地入股,占一点股份。”

面上脸色不变,罗向阳心里却万分惊讶,陈大河给他的感觉,似乎自己就能全权做得了这笔投资的主,项目、地点、金额,乃至调整变更,都是他一句话,而且里里外外也没有流露出需要和外商协商的意思,莫非,他找的这个外商,又是琼斯公司?可没听说琼斯公司有这方面的业务啊,如果是又开拓新项目,那经营范围也太广了吧。

“就借吧,回头看看怎么补偿一点东西,”陈大河没在这方面纠结,实际上深阵那边的土地使用也没个定数,大部分确权都不明确,这事儿估计还得等一两年才能敲定。

他从没想过让地方入股,虽说这样可以带来一些便利,但后续的麻烦同样也不小,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撇干净。

随后他又加了一句,“借用可以,但是以后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这家公司对所借用的土地有优先使用权购买权。”

所有权就别想了,再过五十年都不可能。

“那是自然,否则地上的机器厂房怎么办?!”罗向阳满口答应下来,这点不会写在合同主体里面,只能以附加条款的形式注明。

敲定大致方案,两人便不再谈公事,转而拉起了家常。

下午罗向阳也没去单位上班,吃完饭直接带着陈大河和关三回了家,晚上的时候,也见到他的老婆孩子,两人也都很热情,晚上在这儿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陈大河带了两大包罗向阳送的土特产,和关三踏上返家的路程。

等赶回北金,距离出门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家里一切如常,只是多了一个人。

“你个小王八羔子,不声不响就跑回来,看老子抽不死你!”王赟怒气冲冲地卷起袖子就要干架,结果左等右等,竟然没人过来拉他。

视线往边上瞟了瞟,茜茜和秦月红在一旁偷笑,李中和罗东升孙云东三个糟老头看都没往这儿看一眼,忒不是东西。

呃,有点尴尬啊。

陈大河将他的胳膊一搀,很善解人意地给了台阶下,“老爷子消消气,我那不是着急吗,搁您身上您不着急啊,再说,我还……”

咦,原来好像是说让老叶回去陪他的,可后来关三直接让他们四个一起从陆路去非洲,那就是没回瑞士,把这老爷子给忘了哦。

眨眨眼,陈大河继续说道,“我还特意叮嘱老提奥照顾好您呢,他没照办?”

“提奥是提奥,你是你,能一样吗,”王赟顺势瞪向他,“老子还想带几件东西回来,你不在老子好意思拿?”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