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房间里死寂一片,随即暴起哄堂大笑。

“老王啊老王,你就这点出息,”孙云东拍着大腿笑道,“合着你生气是因为没捞着好处啊。”

“屁,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赟的厚脸皮没有任何变化,反而大义凛然义正辞严地怒斥,“老夫这是鉴赏,鉴赏懂不懂!”

造型摆的不错,可惜迎来嘘声一片。

“懂,懂,”陈大河拉着他坐下,豪气地说道,“您老想要什么,只管吱声,我让他们送来就是。”

“送就免了,磕着碰着可不得了,”王赟很干脆地摆摆手,随即感叹道,“本以为绝迹的几样东西,竟然也能被你找着,这运气也是逆天了。”

绝迹?什么玩意儿?

陈大河有点茫然,仓库里的东西源源不断往里进,他对这个又不感兴趣,哪里知道什么稀罕什么不稀罕的。

不过好歹也是广撒网多捞鱼,捞着几条珍贵品种也很正常的吧。

王赟拍拍他的肩膀,“东西都不错,就是有些分类不对,把后朝仿的归到原朝了,虽说是仿的,但也是真家伙,还是有些价值的,我都已经重新标注好,别弄乱就行。”

他也没细说,反正说了这小子也不懂,而且东西在苏黎世的地下库房里放着,下面是铜墙铁壁,地面有专业保安把守,比国内安全性要高多了,这才是他没带回来的主要原因,否则真要拿那几样东西,老提奥也不会拦着。

把王老爷子一个人丢在苏黎世,陈大河确实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今天一直都捧着,没跟他斗嘴,让王赟很是有些飘飘然,恨不得在这里多呆两天。

可惜这时候已经是四月底,距他离开单位已经有一个多月,要是再不赶回去上班,弄不好单位上要发寻人启事了,所以第二天就坐上返回尚海的飞机。

当飞机飞上蓝天,王赟看着窗外的云层,突然拍了拍脑袋,“糟糕,提奥让我转告大河的话给忘了,”

眯着眼睛喃喃说道,“嗯,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忘一次我忘一次,正好扯平!”

随即便把这事抛在脑后,兴致勃勃地看起外面的风景。

王赟走了,另外在陈大河回来的前三天,奥利弗也已经返回美国,是坐着专门从美国飞来的私人飞机走的,至于原来和陈大河一起坐着回国的那架也带去了香江,平时就停在那边的机库,等陈大河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召唤过来用。

只是在走的时候,她还跟茜茜说过,给肚子里的宝宝准备了一份礼物,等宝宝出生的时候,那份礼物正好可以送来。

具体是什么礼物,她没说,茜茜虽然有些好奇,但也没在意,给小家伙的礼物能有什么,无非就是些玩具婴儿用品之类的,没什么好猜的。

陈大河听到后倒有些疑心,如果只是这些普通东西,奥利弗肯定不会卖关子,那姑娘不会又跟买私人飞机一样,整出什么幺蛾子吧。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他现在得抓紧时间,把内盟的投资方案敲定下来,便准备给奥利弗打个电话,让她那边安排一下。

就在他走到书房的时候,书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陈大河眉角轻挑,走过去拿起电话,“喂,我是陈大河,请问哪位?”

“大河,是我,夏伯平,”夏伯平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三个白人笑了笑,“你在家里吗,有几位过来投资的外商想见你一下。”

“外商?想见我?”陈大河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找我干嘛?”

“从法国过来的,”夏伯平干咳了两声,压低声音说道,“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听来的消息,知道琼斯公司在内地的投资布局跟你有关,所以想找你咨询点东西。”

“开玩笑吧,”陈大河瘪着嘴巴,“他们想投什么项目直接找你们不就行了,我不可能比你们知道得还详细啊。”

“这个我也说了啊,可人家就是点名找你,下面的人层层上报,都捅到我这儿来了,我也没办法啊,”夏伯平用哄小孩的语气说道,“就当帮帮忙,帮他们指点几句,这可是个大投资,汇丰银行开具的本票都带着,三千万美元呢。”

“嚯,还真不少,”陈大河挤眉弄眼地瞎捉摸,从法国来的,还这么大手笔,他们背后是美国财团,还是欧洲贵族呢?

这些人还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前段时间定下的项目还没正式成形,结果转头就追到国内来了,真当自己没脾气是吧?!

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头绪,电话那头夏伯平还以为掉线了,握着话筒死劲叫,“喂喂喂,听得见吗?大河,还在不在?”

“在在在,”陈大河回过神来,“既然他们想见,那我就给他们见,他们现在是在你那里是吧?我这就过来。”

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干想也没用,这拨人到底是谁派来的,见了面摸摸底子就知道了。

说着就准备挂电话,可夏伯平又连忙叫道,“不不,不用来我这里,他们在萝拉餐厅定了个包房,中午请你吃饭,你直接去那里就行。”

萝拉餐厅?

陈大河一愣,这拨人到底搞什么鬼?

萝拉餐厅隶属于琼斯餐饮公司,他可不相信这些人不知道自己和奥利弗的关系,实际上他们就冲着这个来的,可为什么还要把会面地点定在那里呢?

表示诚意?还是间接表明来历?

而且,萝拉餐厅的位置可不是一般的难定,他们一来就能定好包房,说不定背后还有奥利弗的影子,这姑娘是个什么意思呢?

又开始乱猜了,陈大河拍拍脑袋,“行,萝拉就萝拉,中午饭是吧,我现在就过去。”

“那成,”夏伯平笑道,“我这里实在走不开,就不陪你们了,不过安排了一位同志给他们带路,回头你见着关照一下。”

“这个还用你说,”陈大河撇撇嘴,随即眼珠一转,问道,“男的女的?你干嘛让我关照?”

“就你话多,”夏伯平啐了一口,“下回再跟你说,记住,会面时间是十二点,别迟到,挂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