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爱奈斯做东,请陈大河和外经贸部的几个领导吃饭,这回陈大河倒是没有推辞,中规中矩地接受邀请,晚宴上又是一通胡侃。

爱奈斯的姿态摆的不上不下刚刚好,既有身为投资者的架子,又有礼贤下士的姿态,看得外经贸部的几位领导感慨万千,要是过来投资的外商都有这份素质,他们的工作至少轻松十倍啊。

倒是于百忙之中拨冗出席的夏伯平眼里异彩连连,他也和这几位外商打过交道,在之前的时候,阿兰他们三个和其他过来考察的普通外商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架子十足,那太极打得比地坛公园的老大爷还溜,邀请他们实地考察吧,也是三挑四选就是不松口,直到见过陈大河之后,那态度顿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仅自己有了兴趣,还把大老板从法国请来,过来之后又马不停蹄赶去内盟实地考察,能有这种情况出现,瞎子都能看出陈大河在其中的作用。

那么,要不要把大河从文化部要过去呢?不就是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瞎逛吗,自己那边也可以给他逛啊,只需要有事的时候露个面加把劲就成,懂经济也懂外语,一分力比得上别人十分力,似乎有点搞头?

真要有陈大河在,说不定每年的外资引入总额都能提升好几个百分点呐。

可再看看与外商谈笑风生,正历数祖国壮丽河山的陈大河,夏伯平又微微摇头,跟别的同志工作调动,只需要领导协商就可以定下来不同,想调整陈大河的岗位,非得他自己点头同意不可,可要想这位小祖宗愿意过去,难,难难难。

头疼。

陈大河可不知道三哥心里的烦恼,一顿饭吃完,先送走包括夏伯平在内的几位领导,然后又将阿兰三人送上一辆车,自己才和爱奈斯登上安英开来的揽胜,缓缓驶向北金饭店。

“爱奈斯,”陈大河坐在中间排的座位上,看看身边的爱奈斯,“提奥怎么会想到来这边投资,欧洲那边的业务都稳定了吗?”

他问的自然是这几家民生公司的业务,当时他就全部丢给老提奥来打理,从年前收购到现在也就半年的样子,如果连基本盘都不稳,贸贸然转移市场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公司整合并不麻烦,技术和人员都已经彻底消化,原有市场也基本稳定,甚至还有所增长,”爱奈斯看了一眼在前排驾驶的安英,知道她应该和叶正根他们一样,也是主人的心腹,否则主人不会在这里问她,

既然叶他们知道,那自己也没什么可掩饰的,便直白地说道,“欧洲市场毕竟已经成熟,想要开拓更多的业务量,必需经过非常激烈的竞争才有所收获,而这里不一样,其实从两年前开始,父亲就已经在关注这里,或许很多人看到的是这里廉价而可靠的劳动力,能够最大限度的压缩成本,但他们忘了,市场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人,而这里有着全世界最多的人口,自然也有成为全世界最大市场的潜力,也许这个市场目前还不具备多少购买力,但我们和我们的市场研究团队相信,得到足够多的持续投资之后,收入必然增长的民众也会转化为实际的消费者,所以,我和父亲一起做了这个决定,

将欧洲定位为产品研发和品牌管理中心,将制造环节放在中国,销售方面,前期会以欧洲市场为主,主打中高端产品,慢慢的,我们会增加产品线,试着在这里销售部分中低端产品,并随时关注这里的市场变化,一旦合适的时机出现,就会将高端产品引入进来,进行全线产品覆盖,我想,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在经过前期的细心耕耘之后,未来肯定会有非常大的收获,当然,”

说到这里,爱奈斯转头看向陈大河,笑着说道,“刚才所说的原因再重要,也比不上另外一条,那就是您在这里!您在这里,我们就不能忽视这里,而且还要用最大的姿态重视这里,不是吗。”

陈大河抿着嘴竖起大拇指,“非常好。”

其实他自己知道,爱奈斯所说的依据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能够让他们做这个决定的,还是最后那一句。

看好这个市场的人不少,知道这里有廉价劳动力,有发展潜力的人更多,但有多少人能有这份决断,毅然到这里来投资呢!

起码以他对老提奥经营风格的了解,是绝不会贸然进入一个新兴市场的,因为他要保证风险可控,就算因为自己在这里,他们也会先仔细研究这个市场再做决定。

只是每个人都有先天性的偏好,其实无论研究过程是什么,当老提奥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结果就已经摆在那里,后续的所有研究无非就是往他希望的方向去探索而已。

不过老提奥的决定也没错,现在确实是投资的最好时机,等到九十年代之后再进来的话,竞争可比眼下大了几十倍不止,不是国际大企业根本就翻不起浪来。

送爱奈斯回到酒店,等爱奈斯和内盟区府在北金外经贸部的见证下签订好投资协议,几天后又将她送上飞机,陈大河又恢复到原来懒散的日子。

时间一晃已经转到五月中旬,这天陈大河刚到单位,丢下东西又想跑去找老先生们喝茶,却不想新来的小姑娘李小青将他叫住,怯生生地说道,“陈主任,刚才夏局长打来电话,让您来了去找她一下。”

“好,谢谢,”陈大河笑着挥挥手,出门转向另一个方向。

这小姑娘就是廖雪萍给他找来的助理,北金本地人,中专生,刚上班没两天,每回见到他还有点紧张,很可爱的一个小萌新,就是那副忐忑的模样经常让陈大河自我反省,难道本帅已经变吃藕了吗?

来到廖雪萍办公室,陈大河笑呵呵地正准备打招呼,却发现六姐脸色有点沉重,不由得一愣,“怎么了六姐,出什么事了吗?”

“你来啦,”廖雪萍站起来,顺手把桌面上的文件收好,同时说道,“收拾一下,跟我出去一趟,刚收到消息,成方悟先生昨天去世了,我们去拜拜,送先生最后一程。”

成方悟先生?陈大河愣了愣,随即叹了口气。

罗东升李中和他们也算是教育界的牛人,但在成先生面前还真不够看,他在三九年创办了华北联大,五零年创办人大,最近几年一直在人大任校长,徐闻平就是他从北大调过去的,之前他跟着李中和也见过成先生两次,很和蔼的一位老先生,没想到这么早就走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