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廖雪萍聊着,脑子里却在想着事情,天桥股份虽说是开放后的第一家股份制公司,但真正意思上的第一股,应该是晚两年才成立的深发展银行,唔,明年改制成立的交行不算,那股份都是事先定好的。

这家公开发行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最早由六家信合社共同联合组建,后来发展为二十一家,组建前期先募集资金,然后才整合成立,而且无论是前期募资还是成立之后销售股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效果都不好,很大程度上靠摊派加补贴才完成基本销售任务。

但就是这样一家开局不顺的地方商业银行,在深阵证券交易所还没正式成立的八八年就开始挂牌交易,九零年底深市正式开始试营业,又成为深市老五股的老大,股票代码一号,此后一路飘红,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其复权股价最高时冲到一千两百多块,那可是九十年代,一股一千两百多,一下就富了一大批人,当然,后来股市大跌,也坑了一大批人,作为国内金融市场上的典型,金融课上没少被老师拿出来做例子,他才记得这么清楚。

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一家联合银行的组建不是个小事,就算现在还没开始,也要不了多久就应该开始讨论了,比起那支象征意义多过实际的天桥百货,深发展才是陈大河的小目标,弄不好,自己回国后的第一枪就要打在它身上。

除了深发展,深万科也值得一投,至于老五股的其他三只还是算了吧,除非就想赚个快钱,否则没有投资的必要。

看了看旁边正聊得起劲的廖雪萍,陈大河微微一笑,在北金买天桥的股票有风险,去深阵买深发展可不会有什么问题,回头把这些师兄师姐的身份证要过来,帮他们一人买上一点,要不了几年就能翻个一千多倍,正大光明挣来的钱,到哪里都不怕被查。

廖雪萍可不知道陈大河已经帮他们想好发财的路子,一路上带着几分期待和些许忐忑,拉着陈大河不停地说话,四个多小时后,飞机终于降落到启德机场。

钟老先生亲自带人过来接机,跟着一起过来的老熟人也有不少,并有两家电视台的记者在现场报道。

好吧,除开可以忽略不计的英文台,香江就两家电视台,都来了。

场面很热烈,气氛很和谐,人们很友好。

人多嘛,来的都是同路人,异路人都没来,好多市民自发前来迎接,都是在香江未来明朗之后,心有向往的啊。

简短而热烈的欢迎仪式之后,近三百号人分乘十辆大巴奔赴酒店。

陈大河这回低调得很,跟着廖雪萍参加仪式,跟着大家坐大巴,随大流地住进一家四星酒店,面带微笑多看少说地参加了接待晚宴,然后,等曲终人散大家都回房休息,他才和廖雪萍打了声招呼,在饶山的带领下,走酒店电梯直接下到地下车库,坐上一辆全封闭的黑色伊法轿车,前后还各有两辆同样颜色款式的车,组成一支车队,缓缓驶出酒店。

坐在宽敞的伊法轿车里,陈大河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老饶,怎么会想到买这个车?”

“嗯?”饶山没想到陈大河突然会问这个,愣了愣说道,“上个月奥利弗小姐从香江转机回美国的时候交代过,以后公司的公务车都换成这个牌子,不光是我们,其他相关公司也都换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就随便问问,”陈大河摇摇头,随即又问道,“这车坐着感觉怎么样?”

“挺不错的啊,”饶山说着还扭了扭屁股,“嗯,比原来那个奔驰舒服,安全性也更高。”

这时饶山也反应过来,满脸诧异地看着他,“这车,不会跟您有关系吧?”

造车可不是一般的生意,许多工业基础差点的国家都造不出来,自己这位小老板竟然已经开始涉及汽车产业了吗?而且还造出这么高质量的车?!

陈大河呵呵两声没有回答,转而问道,“现在深阵那边进展怎么样?”

“还不错,”饶山转转眼珠也不再问,脸上露出笑容,“半年时间,主动报名的就有五百七十六人,有的单干,但大部分都是合伙,总共成立了一百九十七家公司,业务分布也很广,贸易的,办厂做实业的,跑运输的,做什么的都有,然后信息收集站也都建立起来了,这个比想象中还容易,我们的顺风货运公司在全国主要城市都建立了货运站点,同时也在做信息收集工作,借用这个渠道很容易就把架子搭起来。”

“前期借用顺风公司的渠道没关系,不过以后还是要独立出来,”陈大河说道,“顺风可以有偿提供情报,但投资公司的信息中心一定要独立运营,这个项目要是能彻底做起来,其作用远远不止给被投公司提供情报支持那么简单,做得好的话,未尝不能成为国内的尼尔森咨询。”

饶山咧嘴一笑,眼里还有些得意,“早就这么在准备了,我从香江大学商学院请了几位专家教授,帮我们设计公司发展模式,很多地方就是参考的尼尔森和麦肯锡,只是他们的方案比较理想化,很多东西放在内地不太合适,我都做了调整,但总的方向还是这个。”

陈大河仰头无声大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行啊老饶,可以。”

这一巴掌拍的,直让饶山浑身舒爽飘飘欲仙,比年终奖拿了一百万还高兴。

没错,今年春节的时候他的年终奖就是一张一百万香江币的支票,奥利弗亲自给的,当时把他吓了一跳,直接就拒绝掉,直到奥利弗明说是陈大河安排的,这才半推半就地收下,可把他给乐坏了。

车子开到清水湾的山顶别墅,这里早有人打扫干净,准备好一切,就跟主人从没离开过似的。

从车上下来,陈大河本能地扭头看了看隔壁奥利弗的房子,黑灯瞎火一片黯淡。

饶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轻声说得,“奥利弗小姐的房子和这里一样,每天都有人打扫,她每次过来也是住这里。”

“哦,”陈大河应了一声,挑挑眉头转身进了大门。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