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陈大河的酒量,一瓶多还醉不了人,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不去管宿醉的老马,在饶山的陪同下,赶在访问团吃早餐的时间回到酒店,也不先回房间,而是直接去了餐厅。

“陈主任早,”

“早,”陈大河一路笑着挥手打招呼,面色和蔼可亲,只是那些跟他问候早安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三四十岁以上的年纪,跟他差不多大的也没几个,这颠倒的画面怎么看都有点不正常。

在食品区取了几份点心一碗粥,用餐盘端着走到廖雪萍对面坐下,“怎么就你一个,那几位艺术团的团长都不搭理你?”

虽然这次的访问团是廖雪萍带队,但论级别还得是几个艺术团的团长最高,有两位老爷子就算翟国新见了也是毕恭毕敬的,以他们的身份,照说不会冷落了廖雪萍才对。

“回来了,”廖雪萍一手拿着调羹,一手拿着报纸,看了他一眼,视线又放回到报纸上,“他们忙着安排今天晚上的演出,跟我凑什么热闹。”

随后又问道,“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没看,”陈大河往嘴里塞了个虾饺,呜咽着说道,“以前我来香江的时候就看过这边的报纸,不过看了两回就摸清了套路,他们的报纸喜欢夸大其词,了解一下内容就好,其他的主观评论没必要看,后来也就没怎么关注了。”

“评论也是很重要的,”廖雪萍放下报纸,看着他笑道,“宣传工作的作用我不说你也明白,普通百姓很容易被报纸引导,了解新闻是一方面,另一个可能报纸上的主观评论对他们的引导作用更大,所以这方面也不能忽视啊。”

陈大河用餐巾擦了擦手,拿起报纸看了看,“内地文化交流访问团赴香,再次掀起传统文化热潮,挺好的啊,评论也很中肯,还要怎么重视?”

“你翻到第七版,”廖雪萍端起粥碗,低着头说道,“总有些不和谐的声音,会坏了大局的。”

陈大河一愣,拿着报纸翻到后面,随即眉头微皱,“确实不和谐,断章取义以文害辞,很多东西都是穿凿附会,甚至只靠臆想,这是故意抹黑。”

廖雪萍点点头,“虽然是只是在第七版,但这也是香江发行量最大的主流报纸之一,可见这些言论还是有市场的,不可小视啊。”

陈大河抿着嘴笑了笑,比起后世的媒体,这才到哪儿啊。

摇摇头不在意地笑道,“这个不用去管他,这个世界本身是七彩的,可有些人只愿意看到一两种颜色,而且还非得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告诉别人这个世界就是黑色的,红色的,不同意他的观点就是不对,这种小人翻不起浪,只要不碍事,随他们去说。”

“可问题是已经碍事了,”廖雪萍放下碗,正色看向他,“今年就有两场演出差点取消,原因就是有十几个人到剧院门口闹事,虽说后来被保安公司的人强行带走,但这种势头不可助长。”

内地过来的演出团基本上所有的安保工作都是龙江保全在负责,也就是他们,换作其他任何一家,恐怕都对那些牛皮糖束手无策。

陈大河舒展的眉头再次皱起,想了想说道,“但是,这种情况只能被动防范,再加上适当的舆论引导降低发生的概率,要想完全制止,不太可能。”

“也不是完全制止,但总要将这股势头打下去,”廖雪萍拿起餐巾擦擦嘴角,“正确的引导我们会持续去做,但有些人不是靠引导就能让他们服气的,这方面,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能有什么办法,”陈大河耸耸肩,正准备继续吃东西,随即突然反应过来,愕然地看向廖雪萍,“六姐,老翟硬逼着我过来,不会是让我来干这事儿的吧?”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廖雪萍神色如常,“你的任务是配合我,做好访问团的正常交流工作,不过,”

说到这,廖雪萍莞尔一笑,“如果可以,能帮忙扫清一些障碍的话,那是最好不过。”

就知道这些老狐狸没一个好东西,陈大河感觉自己又要被坑了。

憋着气三下五除二将几笼点心吃完,然后将半温的及弟粥一口喝掉,陈大河拿起餐巾抹了把嘴,才对一直看着他的廖雪萍说道,“我迟早要被你们坑死!”

廖雪萍眉角下弯,笑着说道,“那不可能,但凡有点危险的事儿,在我这儿都过不去,也就是想让你发挥一下你的人脉关系,看看能不能从其他角度解决掉一部分人。”

“怎么解决,”陈大河翻了个白眼,“把他们都赶出香江?”

“唔,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不过,”廖雪萍看看左右,然后身体前倾,低声说道,“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某些势力的走狗,他们身上难道都是干净的?香江是讲法制讲证据的地方,在证据确凿面前,谁也保不住他们吧?”

这么毒?

陈大河眨眨眼,不过,这个办法貌似可行啊。

杀鸡儆猴以儆效尤,搞掉一批人,后来者再有想靠上去的,总该三思而后行了吧。

“我先找人了解一下情况,”陈大河既没大包大揽,也没继续推辞,而是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是他们有缝,肯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可要是没缝,那我也没办法了。”

廖雪萍就笑笑没说话,对这个小师弟她多少也有些了解,看上去和和气气与世无争,实际上胆子比天还大,只要他应下了,那些人就讨不了好,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一半,剩下的等着看好戏就行。

早餐结束,所有人各自回房间去做准备,等下一起去参加两地文化交流月的启动仪式。

今天的上午的行程只有这一个,下午就是进行各项场地的准备工作,晚上的时候会有四个剧院同时进行开场表演,至于摄影、书画和民俗三个展览,要在今天连夜布置好展厅之后,明天才能正式对外开放,而那个内地发展推介会,更是要等广栋深阵的同志过来,在交流会后期才会举办。

陈大河和廖雪萍都没什么可收拾的,便直接上了香江方面包下的大巴车,等人到齐,缓缓往会场开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