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从舞台上挪回来,邹先生翘起二郎腿,歪着头轻声说道,“久违了,陈生,上次一别多年,陈生风采依旧,还是如此长袖善舞啊,只不过,”

邹先生的目光越过陈大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邵老先生,轻笑道,“嘉和只是一家电影公司,资源远远无法跟无线台相比,可能帮不了陈生啊。”

“看您这话说的,”陈大河囧着脸,“难道晚辈就不能不带任何目的,单纯地过来拜访您,抛开正事,聊聊天总是可以的吧。”

“聊天当然可以,”邹先生眼角微抽,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群,再次压低声音说道,“这种正式场合,陈生身为访问团的重要人士,却做出如此轻挑的举动,就是为了单纯找我聊天?你猜,刚才看见的人他们信不信?”

陈大河瘪瘪嘴,“我猜,他们多半不信。”

一听这话,邹先生顿时愣住,你这么实在,我还怎么往下说?

“但是邹生,我真是单纯找你聊天而已啊,”陈大河嘿嘿笑道,表情很是无辜。

看着这张帅气的笑脸,邹闻淮恨不得面前有一盘热腾腾的干炒牛河,他绝对会一把抄起拍在这张脸上。

这时他哪还不明白,自己就是被陈大河摆了一道,只要今天的事传出去,自己身上就会贴上某个标签,被视为亲北人士,而今天的事会传出去吗?

显而易见,内地访问团的二号人物,在正式场合不拘小节跑过来找自己聊天,这样不常见的事,在鸡毛蒜皮都能传得满天飞的香江,到不了今天晚上就能传得沸沸扬扬,虽说媒体不一定会报,也没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传开是肯定的。

到时候会怎么样,邹闻淮不用想都知道,除非自己公开表态支持香英当局,否则这个亲北是当定了。

但自己会公开表态吗?

邹老忍不住一阵苦笑,这小子脑子是怎么长的,用堂堂正正的阳谋算计了自己一把,偏偏还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既然无力,也无心反抗,那就好生消受吧。

放开心态之后,邹老也学陈大河的样子,半撑在椅子扶手上,轻声笑道,“好,既然陈生愿意找我这个老头子聊天,那老朽也求之不得,说吧,聊什么?”

陈大河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老爷子厉害啊,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就看穿自己的心思,更难得的是立刻就能下定决心,能有这份决断,难怪能将嘉和做到这么大。

以邹闻淮如今的地位,在香江电影界恐怕还要压倒邵老先生一头,若是能把他拉过来,香江的大部分电影人都会在心里有所倾向,再加上凤凰影业和银都公司,基本上能将所有电影人网罗一空,有了这些大众偶像做表率,又能够带动多少普通人?!

当然,陈大河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邹先生未来选择的态度,知道结果再去办事,自然是十拿九稳,若是邹先生他自己不愿意,陈大河再怎么使手段也没辙。

眼里异色一闪而过,瞬间恢复正常,陈大河笑嘻嘻地说道,“聊天嘛,当然是随便什么都可以,您起个话头,看看晚辈接不接得住。”

“行,那老头子就来起这个话头,”邹老手掌放在膝盖上,随着音乐轻轻打着节拍,片刻后说道,“陈生是文化部的人,都说文体不分家,刚好奥运会马上就要开了,我们就聊聊这个奥运会吧。”

“嗯,这个话题不错,”陈大河心里一愣,他还以为邹老要跟他聊电影呢,没想到竟然是这个,不过脸上却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个人认为,这届奥运会上,我国健儿必定会大放光彩,开创体育事业的新纪元。”

“哦,”邹先生对陈大河的话似乎不予置评,但也没有反驳,轻声说道,“上一届莫斯科奥运会,是祖国恢复奥委会合法席位后的第一届奥运会,可惜因为一些外部因素主动放弃参加,算起来这一届洛杉矶奥运会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届,如果能得到一枚奖牌,也算是零的突破了。”

陈大河却没接这个腔,而是正色说道,“就冲邹先生嘴里祖国这两个字,我决定全力说服奥利佛琼斯小姐,支持嘉和公司开拓美国市场!”

想要马儿跑,就要马儿多吃草,这个条件陈大河本来是想用赔罪的名义提出来,现在这个机会却是更好,最起码能让邹先生知道,爱国也是有回报的。

果然,邹老先生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眼里露出一丝惊喜,忍不住拱起双手,“那老朽就多谢陈生了。”

自李晓龙成功打入好莱坞之后,邹闻淮的好莱坞野心在香江是人尽皆知,自然没什么好掩饰的。

陈大河笑着拱手回了一礼,随后又将话题接回原来,“邹先生,如果我说这一届奥运会,我国不仅能拿奖牌,还能拿金牌,您信不信?”

“哦,”邹先生眉头轻挑,“没想到陈生对祖国健儿这么有信心。”

至于结果,他依然是未置可否。

祖国大陆从五六年至今,还从未参加过奥运会,这届奥运会是时隔多年后第一次参加,没人会相信中国体育代表团会取得好成绩,邹闻淮自然也是这个心理。

“邹老,看您这表情,似乎不太相信啊,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陈大河笑得更偷鸡成功的黄鼠狼似的,“我们就赌中国代表团能不能拿到金牌,怎么样?”

邹闻淮一看他那表情,就连连摇头,“不赌,祖国怎么说也是大国,地大物博能人辈出,真要出一两个金牌选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小子就是属狐狸的,他可不会再轻易上当。

邹闻淮怂了,陈大河却不肯放过他,步步紧逼地说道,“那这样,我划条线,金牌五块,奖牌总数二十块,赌不赌?”

嗯?邹闻淮歪着头看了看他,这小子真这么有信心?五块金牌,二十块奖牌,这可不是个小数字,起码台弯参加了那么多届,就没捞着一块金牌,奖牌也是个位数,这么一对比,差距也太大了吧。

要不要赌呢?

邹老看着舞台上的表演,突然反应过来,赌不赌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大河会提什么条件?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