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旺角出来,陈大河没有回酒店,而是去了清水湾别墅。

“老饶,”陈大河一边进门一边说道,“EO集团那边就没给老马买套房子,他就一直住这里?”

“应该是没买吧,”奔波了大半天,又跟三个家伙扯了半天淡,饶山的精神头依然很好,说着就拿出砖头电话拨了出去,嘟嘟几声之后电话接通,大声说道,“喂,老马,大河问你有没有买房子,估计是嫌弃你把他家弄脏了。”

陈大河一个鱼跃,将自己扔到沙发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伸出右手叫道,“给我,我有事找他。”

饶山直接将电话扔过来,陈大河一把抓在手里,刚放到耳边,就听到一连串的声音。

“什么个意思,什么个意思啊,住你几天房子亏了你啦,是少了七片墙皮还是缺了你八块砖啊,要不要给你交房租啊房东,再说了,你一个公雾猿犯得上住这么大别墅吗,我这是监督你不要犯错误,鬼知道在这个人均年收入还不到……”

陈大河将电话挪到两尺开外,眼里满是嫌弃,这娃不是东北的么,怎么在北金几年就这贫了,环境改变人呐,还是说他是在美国没人说话给憋的?

等里面没声音了,才放回耳边说道,“开加密频道,有事儿。”

“这就是加密频道啊,”马安国那里无缝对接,麻利地说道,“全香江只有五只加密移动电话,四只在大山手上,一只在我这,还是他昨天给我的,有屁你就放,保证鬼都不知道你说什么。”

香江的移动通信基站差不多全是当年的琼斯公司建的,哪怕后来卖给大东电报局和丽的公司,后续的维护也还是琼斯公司的工程师在做,移动电话也是通信研究院研发,内地公司生产的,弄几个加密电话不要太简单。

陈大河换了边耳朵,示意饶山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人,随后小声说道,“通信研究院那里,你的权限有多大?”

马安国先是一愣,接着压低声音问道,“你想干嘛?”

“没什么,”见饶山示意安全,陈大河继续说道,“监守自盗,打算弄几套技术资料回去。”

马安国无语地捂着眼睛,“还监守自盗,老弟啊,亏你说得出口,你知道不知道,这里边的东西传回国内倒也简单,可要是让老美那边晓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他以为是陈大河想在国内投资高科技产业,这样的话虽然对国内科技有不小的帮助,但很容易让EO集团被联邦当局盯死,但以他的立场,也不会直接反对,只能用这种方式提醒陈大河。

“不让他们知道不就完了,”陈大河不以为意地搓着手指,轻声说道,“这东西有大用,不会投放市场。”

他这么一说,马安国当即就明白了,这东西肯定是有关部门需要,而且是陈大河同意的,那就不能不给,人家正主都已经谈妥了,他更没有立场发表意见,想了想说道,“我只有管理权,资料的读取权除了通信研究院负责研发的项目组长,只有奥利弗有权限接触,连几个院长副院长都接触不到,所以,要么通过奥利弗想办法,要么,让老饶过来帮我,我们自己想办法去拿。”

陈大河手指在膝盖上轻敲,心里衡量着两种方案的得失。

奥利弗,通信院,马安国,饶山,美国,这些关系在脑子里绕了一圈,最后陈大河一巴掌在大腿上一拍,“这事你和老饶都不能出动,而且要想办法避嫌,老马,你把通信研究院的安防图和资料存放点找出来交给老饶,”

然后抬起头看着饶山,“老饶,你亲自安排人动手,将所有资料拷贝一份拿回来,记住,一定要可靠可信的,不能出半点岔子。”

无论是他们几个谁动手,一旦暴露之后都有可能被美国那边调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藏在幕后,安排别的人去执行,而且身为领导者,就要有领导的觉悟,不能什么事都自己亲自去做,否则找那么多小弟干嘛。

这时陈大河感觉有点心塞,明明是自己家的东西,自己拿来用还要弄出个监守自盗这么麻烦,什么时候才能随心所欲一把,想怎样就怎样呢。

等陈大河说完话,结果饶山坐在沙发扶手上,对着他两手一摊,“这玩意儿用不着老马出手,我这里就有全部数据,因为研究院的安保就是我们在负责,任何资料要取出来都很简单,不过,听你刚才的意思,是想弄点动静出来?”

陈大河看着他眨眨眼,怎么把这位给忘了,比起自己拿自己的东西,他这个负责看门的才更应该算是监守自盗吧。

无奈地挥了挥手,陈大河有气无力地说道,“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别让人怀疑到老马身上,也不能怀疑到龙江保安,你自己看着办就行。”

“这可不好办呐,”饶山为难地摸着下巴,“这不成了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了吗,如果是飞天大盗无声无息潜入得手,那不是显得龙江保全太无能,可要是下面的弟兄们太敬业,这也不好得手啊,难办,太难办。”

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着电话说道,“老马,后天我去电视台,老饶跟我过去,你干脆也过去视察,老饶的人就在那时候动手,这样你们都没嫌疑。”

中环EO集团香江总部的一间海景办公室里,马安国一手拿着电话,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大海说道,“我觉得吧,应该挑个我和老饶都在的时候,然后安排人过去,这样我和老饶还能上演一出尽忠职守的好戏,更能洗清嫌疑,你觉得呢?”

陈大河面无表情地将电话拿到面前,然后伸出右手,狠狠地摁下挂断键。

当着老板的面,竟然敢说演一出尽忠职守的好戏,胆儿挺肥的啊。

顺手将电话砸向还在苦苦思索的饶山,看到他本能伸手抓住电话,陈大河没好气地说道,“全世界那么多飞贼,你随便就近找一个过来进去偷点东西不就完了,到时候趁乱安排人拷贝资料,之后再将那个飞贼击毙,面子里子不都有了,你还愁个屁。”

饶山听到这话,立刻将握在右手里的电话往左掌心里一砸,脸上满是赞叹,“声东击西,瞒天过海,暗度陈仓,最后再来一个李代桃僵,一个方案连出四计,最难得是临时想到的,您有大才啊!”

陈大河顿时目瞪口呆,饶山也会拍马屁?

片刻后长叹一声,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老饶,果然有眼光,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办好了我给你记一功。”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