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棚里的录制还在继续,三位小美女分别被主持人提问,说着电影拍摄时的趣事,黄百名在一旁不时补充几句,既不会抢了小姑娘的风头,又能及时补救说错的话,把握整个访谈的节奏,道行火候比那主持人强多了。

看到这里,陈大河心里又是一动,找这些八面玲珑的明星过来做主持,看点比普通的主持人多了不少,而且似乎也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或许在凤凰台里可以挑一两个节目试试看下效果。

脑子里正想着事情,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一巴掌,陈大河登时回过神,脚步一错就转过身来,同时视线瞟向饶山所在的方向。

前几年关三教过他一套养气锻骨的功夫,平时也没落下,当成体操每天都有在练,论身手敏捷虽然不如饶山,跟叶正根他们更是比都不能比,但也比普通人要强得多,刚才没反应过来,一来是拍来的巴掌力道很轻,二来也是因为饶山就在身边,警惕性没平时高,这才被人拍到肩膀,所以这时第一反应就是看向饶山。

而饶山此时却靠在门框上目不斜视,似乎这段采访有多精彩似的,完全没发现这边的动静。

陈大河嘴角微抽,这演技差的,很明显就是视而不见嘛。

见一切正常,陈大河这才将视线投向刚才怕他肩膀的人,随即愣住,这不那谁谁谁吗。

“你好啊,”钟楚虹笑呵呵地冲他挥挥手,“原来你是凤凰台的人啊,不过很奇怪,我来这里一年多了,怎么没见过你?”

哈?陈大河茫然地看看她,再转着脑袋看看周围,然后迟疑地伸出手指点在自己鼻尖上,“你,跟我说话?”

“对啊,”钟楚虹耸耸肩,眼睛瞟了一眼饶山,“不跟你说难道跟他说啊,”

见陈大河依然满脸发懵的样子,钟楚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噗呲一笑,捂着嘴说道,“不好意思,忘了跟你介绍我自己,”

说着伸出右手,“你好,我是钟楚虹,你可以叫我阿红。”

“哦,”陈大河慢腾腾地握了握手,然后赶紧松开,神色怪异地说道,“我知道你是钟楚虹,不过,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上来就拍肩膀,还一副很熟的样子,就算是前世最喜欢的虹姑,也很吓人的好伐。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外面几个工作人员的注意,首先看到是虹姑,就想过来提醒一下不要站在录制间门口聊天,但接着看到陈大河,尤其是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牌子,顿时都不敢动了,相反还远远地避开。

“我没认错人,”钟楚虹对身后的事一无所知,呵呵笑道,“你的样子我记了四年,而且发型还有穿着都跟一般人很不一样,很好记啊,这么会认错。”

这年头流行长头发,而且喜欢把衬衫或T恤扎在裤子里,跟陈大河常年一头短寸衣衫外罩确实不同,只是平时一般人也不会特别注意,而虹姑竟然记了他四年?什么情况?

听她这么一说,陈大河更迷糊了,这时又听见虹姑继续说道,“四年前,寒山碧水夺命金的午夜试映场,还记不记得?”

寒山碧水夺命金的午夜试映场?

好遥远的事啊。

陈大河视线上瞟努力回忆,“记是记得,当时我坐后排,不过,我好像没见过你啊。”

“那坐你旁边的人还有没有印象,”虹姑嘻嘻笑着,两只手还在脸上比划,“黑外套,短头发,戴口罩的,记不记得?”

随着慢慢找回记忆,陈大河眼睛也越瞪越大,“那个男的是你?”

“就是我咯,”虹姑眼睛笑成一弯月牙,似乎很是得意,“我找剧组的化妆师特意给我化的,果然骗到所有人。”

陈大河忍不住拍拍额头,这姑娘,乔装打扮去看自己的电影,果然是最特立独行的虹姑。

“想起来了吧,我们也算是熟人了,”虹姑笑着说道,并再次伸出右手,“重新认识一下,钟楚虹。”

这回陈大河很爽快地握了握手,“陈大河。”

“哎,对了,”虹姑突然问道,“有个问题我想了四年,怎么想都不明白,当时那部片子扑到没人看,你是怎么看出来导演和我会红的呢?”

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甩甩手说道,“好吧,我和峰哥现在都只能算小有名气,不算有多红,但比起当年已经强了太多,但当时除了峰哥他们仅有的几个人,身边所有人都说我不会演戏,只有你说我一定会红,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现在的钟楚虹确实只能算小有名气,还远远没到跟周闰发并称一王一后的时候,再红红不过钟楚红,再发发不过周润发,那时候的他们简直就是双剑合璧所向无敌,眼下这个小女儿姿态的虹姑,还少了那份霸气。

听到这个问题,陈大河目光呆滞,看着她的目光中夹着几分可怜,这姑娘脑回路明显跟一般人不同,虽然不记得自己当时说过什么,但很明显不是场面话就是玩笑话,总不可能跟她说自己能预知未来吧,偏偏她记在心里当真了,还为此纠结四年,是不是今天没碰上自己,还要继续纠结下去啊!

好吧,虹姑是脑回路与众不同,但终究不是傻子,看着陈大河的尴尬脸色,她也逐渐明白了什么,忍不住撅了撅小嘴,刚准备说话,却又先笑出声来,“哈哈,太好玩了,当时要不是你一句玩笑话,也许我都已经不做演员了呢,哪有现在这点成绩,得,”

说着又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托您吉言,我也算是熬过来了,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以后在电视台有麻烦就报我的名字,我解决不了的还能找朋友呢,比你自己扛着强。”

“好啊,”陈大河咧嘴一笑,“那我再送你一句吉言。”

“快说快说,”虹姑招着双手,“是什么,是不是能像芝姐米雪一样红?”

说着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是我贪心了,只要能比我自己现在强就行。”

“唔,”陈大河撇着嘴摇摇头,“不,一点也不贪心,你最红的时候啊,比她们最红的时候还要红,而且红得还要久,至于跟你自己比,那话怎么说的,对了,一个可以打十个,还是一只手的那种。”

“呵呵,你这人太会说话了,”虹姑顿时乐得合不拢嘴。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