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离得最近的饶山也在两三米外,陈大河还是往走廊外走了两步,等黄百名自然跟上,才轻声笑道,“不好意思黄生,晚上我还有其他安排,好意只能心领了,改天我做东,请黄生喝茶。”

“没事没事,”黄百名脸上也没有丝毫失落,请客吃饭之类都是场面上的客气话,谁当真谁是傻子,只是他刚才见到陈大河就急急忙忙地冲出来,现在搭上话了,心里那件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不说话,陈大河反倒提了起来,“黄生,恕我直言,您是不是有什事情?”

对这位鬼才电影人陈大河还是很欣赏的,无论是作品还是人品都值得称道,这才主动开口,否则换个他不喜欢的人,理都懒得理,更别说主动提帮忙。

说了半天的不好意思,此时听到陈大河的话,黄百名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跟这句话相关的表情,双手互握赧颜说道,“让陈生见笑了,确实有点棘手的事情,本来不敢麻烦陈生,但这件事除了陈生,我实在是找不到办法可以解决,只能贸然相求了。”

说着还拱起手微微鞠了一躬。

陈大河连忙扶住,“黄生言重了,您有事可以直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绝不推辞。”

心里却在暗暗感慨,这就是黄百名,哪怕已经贵为新一城公司的三巨头之一,但为达目的依然将姿态放到最低,求人的时候没有一丝扭捏,换成其他人确实很难做到,起码另外两个巨头就不行。

“多谢多谢,”黄百名连连拱手,长出一口气,然后说道,“是这样,去年我们公司拍了一部片子,是虞看平导演的作品,讲述的台弯底层人民生活的故事,我们想能不能拿到内地上映。”

“就是这个?”陈大河眼神凝视着他,“如果只是上映的话,你们可以将片子委托给银都公司,他们和内地相关部门有合作,只要内容方面没有问题,上映应该不难。”

“这个,”黄百名脸上露出几分尴尬,“陈生,我想的是,能不能请凤凰影业帮我们在内地发行呢?”

凤凰影业?

陈大河一愣,先是眉头微皱,刚想说凤凰影业在内地没有发行渠道,为什么要舍易求难,还不等开口,便已经反应过来。

如果他没有猜错,黄百名口中的那部电影,就应该是之前他心里想到的搭错车,这部片子的立项目的就是新一城为了争取台弯市场而创作的,没想到临阵磨枪竟然磨出一部经典来,或许是他们想扩大市场影响力,也可能是今年两国政府终于确定了香江未来的方向,让他们在态度上有所转变,反正结果就是希望能将这部片子运作到内地。

但是这样一来就有了矛盾,两个市场不可兼得,不向北走,那随着内地在香江的影响力日增月长,他们该如何自处?向北走,刚打下的台弯市场还要不要?!

在陈大河的记忆中,这部片子当年引进内地放映的时候,也仅仅只在闽地的几个城市上映,这种小规模的放映也不会引起台弯当局的反弹,新一城自然稳坐钓鱼台,但现在还没上映,一切都是未知数,也难怪黄百名会急病乱投医。

先不管在内地是大规模还是小范围上映,这发行机构的选择也有讲究,如果选银都,那不用说,等于直接往台弯文化局脸上甩耳光,新一城的麻烦绝对少不了,可要是选凤凰影业,那结果将大不相同,哪怕是在内地全面上映,只要他们不旗帜鲜明地站队,台弯那边多半会当没这回事一样不闻不问,那位没能去摆地摊的影帝就是例子。

这时陈大河心里涌起一阵明悟,之所以自己能在邵邹几位先生之间左右逢源,恐怕内地的公职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因为哪怕是职务比自己高好几级的人,也没见他们如此对待,这里边更深层的原因,应该还是自己和奥利弗之间的关系,更准确的说,是对EO集团的影响力。

EO集团在内地有资产与日俱增的琼斯公司,本身又是一家大型美国公司,而且和美国几大财团关系紧密,这样在两岸之间都能有极大的转圜余地,两岸任何一方都不会轻易责难开罪,不仅如此,琼斯通信公司与大东电报局和丽的公司也有合作关系,等于对香江当局同样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对于如今正处于十字路口的香江来说,再没有哪一个势力能将各方关系平衡到这种程度,同样,对于那些各方都不想得罪的香江人,搭上EO集团的大船,便是一件再稳当不过的捷径。

甚至,陈大河突然心念一转,自己被翟国新强行拉进这个访问团,六姐给自己发布隐藏任务,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想通了这些,陈大河并没有立刻答复他,而是问道,“黄生,我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来找我的?”

黄百名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说道,“是嘉和的邹先生。”

陈大河嘴角上翘淡然一笑,就知道是他,只不过,确实没想到他竟然和邹闻淮有交情,看来新一城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啊。

也对,后世不就是因为“分赃”不均而解体了么,各人心里一把小算盘,不奇怪。

见陈大河不说话,黄百名继续说道,“我和邹生有点交情,前天我见陈生和邹生相谈甚欢,刚好当天下午去见他时候就提了起来,然后邹生并没有说关于您的其他东西,而是建议我来找您,说您可以帮到我,至于原因,他没说,我也没敢多问,但邹先生的话我是相信的,这两天我正愁要怎么跟您见面,没想到在这里就见着真人了,”

说到这里,黄百名笑了笑,“邹先生当时也说了,如果陈生问起,不必隐瞒,直接告诉您是他说的就行,他说陈生一直致力于两地文化交流,促进人民之间的互信了解,是真正为国为民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一定乐意看到两岸三地之间更多的文化互动。”

陈大河咧嘴一笑,这高帽子戴的很有水平啊,似乎自己要是不帮他这一回,就不是他嘴里那种人似的。

还有那位邹老板,看来是摸清了自己的几分性子,这是摆明车马利用自己一把。

不过他倒是没有生气,一来邹老板确实没有说错,对于积极向上的两岸文化交流,自己的确乐见其成,二来被利用也证明有价值,这次他邹闻淮和邵先生查先生不也是被自己利用,人生在世就难免利益交换,若是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那同废物也没什么两样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