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他们这个文化交流团过来香江,交流的内容还是挺丰富的,八个艺术团要演出,一个大型现代摄影展,一个大型书画展,一个民俗文化展,这些都已经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但还有一件事也很重要,那就是挂靠在文化交流团的名义下,实则独立运作,由外经贸部和广栋合作的投资发展推介会项目,蔡志明就是为这个而来。

至于为什么文化团里会塞进去一个经贸项目的事,他才懒得去管,后世不是有句经典台词么,某某搭台经济唱戏,哪个部门不为经济服务的,跟十年之后比起来,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最起码还没有喧宾夺主,跟整个交流会比起来只能算个搭头。

玩笑归玩笑,闲聊几句之后,蔡志明说起了正事,“老弟,我虽然跟香江客商打了几年交道,但这香江还是头一回来,你给我说说,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没有?我也好提前准备准备,别丢了咱们深阵的颜面。”

“注意事项?”陈大河视线上瞟,想了想说道,“好像也没有吧,我来香江这么多次,一直都很随便,和内地的时候差不多,也没见有人说什么啊。”

蔡志明有些无语,“可我听来过香江的同志说过,他们这里忌讳挺多啊,什么工作时间之外不要打电话,有事只能打他们的办公电话,不能找家里去,更不能随便提出去别人家里拜访这些。”

就隔一条河,感觉差别很大啊,咱们这边不都流行下班了晚上去家里拜访的么。

陈大河嘴角微抽,“知道你还问我,不过你这句话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公私分明,记住这点就不会错。”

他跟人打交道基本上都是别人迁就他,鬼知道这里的人有什么忌讳不忌讳的,只能是顺着蔡志明的话往下说。

“哦,”蔡志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随后又问道,“既然是公私分明,下班时间不处理公事,那去深阵投资的客商为什么不管晚上还是周日,都会找我解决问题呢?”

陈大河耸耸肩,“这就是香江的另一个原则,也是至高无上的原则,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蔡志明眼前一亮,身体前倾等着陈大河的惊人之语。

“记住了,”陈大河微微一笑,“在资本主义社会,有钱就是老大!”

蔡志明脸色一囧,面带不屑地嘁了一声,谁不知道这个,还用你说?!

“唉,说真的,”陈大河稍微收敛笑容,轻声说道,“只要规规矩矩来,公事公办,谁都挑不出你什么错,你说的无非都是工作上的一些差异而已,至于生活习惯,毕竟同根同源,哪有那么大的差别,放宽心就是。”

后世他也了解过一些,香江这边在工作上受英国影响比较大,作风确实和内地有很大的不同,现在可能还好些,等到了后世,不止是工作,连日常生活习惯也与内地格格不入,两边的人南来北往之后,闹出笑话和尴尬的不在少数。

不过这也正常,大江南北还有地域之分呢,后世网上不就经常拿南北方的差异展开神讨论么,无非都是些风俗习惯问题,不存在谁好谁坏。

“嗯,有道理,”蔡志明点点头,随即从旁边桌上搁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他,“帮我看看这个,投资发展推介会的举办流程,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陈大河接过扫了一眼,同时说道,“你们群策群力想的方案,我能提什么意见,再说了,真有意见也来不及实施啊,没几天就要开会,这时候只要不是致命漏洞,还是一动不如一静的好。”

随手翻了两下,很快将流程过完,又顺手递了回去,在蔡志明接过的那一刻突然心里一动,“哎,蔡哥,我倒是有个主意,不过有点费钱,你看看合不合适?”

“费钱?”蔡志明一愣,看了看手里的方案,“怎么个费法?”

陈大河冲着他手里的方案扬扬下巴,抿着嘴说道,“你这套方案四平八稳,没有出彩的地方,也不容易犯错,无非就是靠人拉人,请已经去深阵投资的客商多找几个朋友来,另外再打打广告扩大宣传面,但无论是哪一种,来的人都是不熟悉的,你们谈的时候,恐怕效果也好不了太多吧!”

“有话你就直说,”蔡志明将方案塞回包里,豪气地拍拍胸脯,“咱们现在可不是四年前,干什么事都扣扣索索的,虽然还没到阔气的地步,搞几场推介会的费用还是不缺,你要是真有好的想法,我这里做不了主,可以去找局长,局长做不了主,可以去找梁市长,只要真的有用,不怕费钱。”

陈大河听了连连摆手,“没那么夸张,其实就是两场招待酒会而已,连食材都可以从深阵运过来,费不了几个钱。”

“那就更不成问题,”蔡志明胸膛一拍,“说,怎么干?”

“这样啊,”陈大河往前挪了挪,轻声说道,“你这个推介会,不是还挂在文化交流团的名义下的吗,交流团过来这段时间,着实给香江朋友添了不少麻烦,廖主任她有心想办场招待宴,对这些朋友表示一下感谢之情,另一个,咱们国家的奥运健儿捷报频传,提前办个庆功宴也是应有之义吧?!”

刚来这边的时候他就跟廖雪萍说过,可以多半几场招待会联络感情,但后面还是没有动静,那就肯定是预算不够,如今还没有搞税改,地方上可比中央有钱,更何况是荷包渐鼓的深阵,这么好的机会不打打秋风,他就不是陈大河。

“我明白了,”蔡志明点点头,然后探着脑袋看看陈大河,嘿嘿笑道,“你小子真是鸡贼啊,感情打着借鸡生蛋的主意,让我们出钱搭台,给你们唱戏,这算盘打得啪啪响,你就不该去文化部,应该进银行,数钱都能美死你。”

“这叫双赢,”陈大河淡然一笑,“以我们的名义发邀请,来的人绝对比你们自己请人来得质量高,人也更多,你信不信?”

去参加他们的项目推介会,多半是要往外掏钱投资的,对于一些投资风格保守的商人来说,可能不会直接过去参加,而是等别人参加后再打听清楚情况,毕竟是部省市三级组织的会议,去了不投,面子上过不去,投的话,跟自己过不去,但参加文化交流团的招待庆功会就不会有这个顾虑,来的人自然会更多。

“信,当然信,”蔡志明拍拍大腿,“我说你鸡贼,又没说不办,不就是一场招待酒会吗,所有材料我们包了,场地费也我们出,就当是为国庆功!”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