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学校还是陈大河的提议,为的是解决企业发展中人才不足的问题,但深阵市府不敢批,就上报到省里,省里也不好做决定,便继续往教育局报,这报来报去就没了下文,也就这个申请是琼斯公司提的,上面一直这么拖着,换成别人早给毙了。

最后马佳彤也没办法,又去找陈大河给她支招,得来一个主意,只干事不说话,反正他们要的是有本事的人,而不是一纸文凭,就用企业内部培训的方式定了下来,开了三个月的短期班,半年和一年的长期班,转眼就是一年多将近两年,不知为琼斯公司解决了多少技术和管理上的人才缺口,本来他还想着先这么继续办下去,等过几年再说,却没想到这时蔡志明会来说这个。

事实上除开社会上各种各样参差不齐的培训班,别说大学,就算是有学历学籍的正规小学,也是要在九二年才会得到审批发证,而现在蔡志明竟然说可以批准办学,确实大大出乎陈大河的意料。

“有条件的前提下?”陈大河重复了这句话,试探着问道,“什么条件?”

“挂靠,”蔡志明伸出一根手指,“挂靠在深阵大学名下,作为深阵大学的一个大专分校存在。”

深阵大学是去年在北大、清华和人大的援建下成立的,虽说如今连校园都没建好,正是开山烧荒的时候,但从援建学校就能看出国家对这所新生大学的重视,现在直接把琼斯公司的培训班转过去作为大专分校,态度不可谓不够看重。

不过,都成了深阵大学的分校,那还是琼斯公司的学校吗?!

但陈大河眉头皱了皱又松开,没有关注这个,而是问道,“只是挂靠那么简单?师资,招生,就业,经费,都怎么解决?现有的几百号学员怎么安排?”

“哈哈,”蔡志明先打了个哈哈,随后信心满满地笑着说道,“既然是挂靠在深阵大学名下,那当然是要统一管理,师资也接受教育局的安排,我们可以给琼斯公司现在的老师正式编制,让他们都成为真正的老师,另外再从深大调一批,从师范毕业的学生中补充一批,这不就有了,至于招生就业更简单,统一招生,统一分配工作,

当然了,既然这个学校是由琼斯公司转制来的,分配上肯定会优先满足琼斯公司,对于现有学员这一块,我们的办法是全部转到新学校,按一年级算,教育局为他们建学籍,经三年学习考核通过发给结业证,到时候他们也是大专生,你说这算不算好事,不过,这些人只能算自费生,学杂费要自己承担,也可以由琼斯公司承担他们的费用,等毕业后依然回琼斯公司工作,后面招生的再由市里统一分配。”

是结业证,不是毕业证,不过陈大河没有在这方面纠结,而是眼神微眯说道,“说重点,经费!”

“这分配上既然向琼斯公司倾斜,经费上琼斯公司肯定是要分担一些的,”蔡志明呵呵笑道,“市政府可以划出一块地皮给学校,以后教师工资和日常维护费用也由市政府承担,但其他的教学楼和设施由琼斯公司出资解决,另外每年出一笔费用维护,其实那些教学设备他们不是有现成的吗,只需要建几栋楼就行了,后面的维护费用也没几个钱。”

“哦,”陈大河故作恍然,点着头说道,“我明白了,也就是说,琼斯公司培训部,全部的教学设备,和他们辛辛苦苦培养的老师和招来的工人学员,你们全部拿走不说,还得让他们再建一个校园,完了他们能得到的东西就是,把本来就是他们的学员重新分配给他们,是这个意思吧?”

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满是怒意,这些学员可不像第一期随随便便招的,基本上都是没考上大学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又没门路进工厂工作的,论底子比普通工人强多了,而且加上工厂里的实训课程,能力甚至比普通大学里的学生更强,蔡志明说的这套方案,等于是挖了琼斯公司的根,还好事,好个屁。

“当然不止,”蔡志明连忙说道,“深阵大学和其他地区分配到深阵的应届毕业生,都属于给琼斯公司的分配对象,我刚才不是说有两个问题吗,一个是投资基建,另一个就是人才问题,这人才问题要是能解决,他们琼斯公司也可以受益,对吧。”

听了这话,陈大河才怒意稍退,若是能得到其他大学的毕业生补充,总算不是太过分,但这种条件他依然不能接受。

歪着头朝他看了半天,又皱着眉头说道,“蔡哥,这么说吧,他们这个培训部就是在我的建议下办起来的,目的也确实是为了解决人才缺口的问题,而这一两年也颇有成效,如果,这个培训部门能够得到审批,成为有办学资质的正规学校,可以给员工迁户口档案,发毕业证,那固然是最好,可要是以你刚才提出来的条件,平白让他们将这两年的心血奉献出来,你认为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啊?”蔡志明疑惑地看着他,“又不是白要他们的,我们也是拿条件换,的确,开始的时候他们是会吃点亏,要多投点钱进去建校园,但这所学校起来之后,那人才可是源源不断的啊,而且还是正儿八经拿毕业证,除了深阵的还有全国来的,不比他们现在这个野路子强百倍?!再不行,那笔设备维护费用也不用他们出,以后的办学经费都由市政府承担,琼斯公司等于一次投资终生受益,有什么不合适的?”

陈大河忍不住拍拍额头,这价值观不一样,谈不到一块儿去啊。

他们觉得有个证书很重要,甚至可能琼斯公司培训班的学员也觉得这东西很重要,但陈大河不这么看,奥利弗更不这么看,对于琼斯公司来说,我要的就是能干活的人,至于你拿的是大专毕业证还是公司内部的培训结业证,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给我干活儿!

另一个,市府虽说是承诺在分配毕业生工作的时候优先照顾琼斯公司,但这东西也没个标准,别说他们不可能白纸黑字签合同,就算异想天开真的签了,哪天反悔了也拿他们没办法,以深阵的发展速度,琼斯公司的重要性必然是越来越低,天知道哪天他们就会翻脸。

很简单的例子,当年琼斯公司过来投资的时候,市府也承诺过帮助解决用工,但第一批工人还是他们自己招的,承诺能当饭吃?!

我自己就能招生培训,培养出来的学生还都是我自己的,干嘛要拱手让出去让你来分配,还倒贴一笔钱啊?就为了学生的户口档案,和那一纸证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