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来得突然,走得也快,他去北金的时间就定在半个月后。

陈大河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香江,所以必须在今天晚上将事情安排妥当,为了不泄密,他没有使用酒店的电话,而是找到龙江公司在这里的一个保安,先联系上饶山,没想到饶山就在酒店,等了几分钟他就过来房间,再拿他的保密电话打给马安国。

对于这点小事,马安国问都懒得问,虽然他今年都没有去内地视察的计划,但改个行程而已,又不是多大的事,正好可以顺便去看看老师。

反倒是调笑了一句,陈大河的私人飞机奥利弗坐过,他和霍先生也要坐一回,就他自己只能干看着,去和别的人一起挤普通航班,不如干脆自己把自己曝光算了,也好在香江当个大富豪,最多辛苦一点,往内地多跑几次嘛,反正有自己的飞机,又不是出不起油钱!

对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衰人,陈大河的态度就是直接挂断电话,然后砸向在一旁偷笑的饶山。

“笑个屁啊笑,有什么好笑的。”

饶山将电话收好,轻轻干咳一声,“其实老马说的没错啊,真曝光了又怎么样,你看看我,”

说着还张开双臂抖了两下,“拿电话坐豪车,回去内地走到哪里还不是被人好吃好喝供着,过年回老家连县里领导都登门拜访,多有面子!要我说,真没事儿!”

“屁,”陈大河白了他一眼,“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个买办,而我呢,那是大资本家,天知道到时候把我高高供起来,是为了上香,还是在下面添火,”

随即不耐烦地甩甩手,“先不提这个,以后再说,行了,你先走吧,我要睡觉。”

“现在还不能睡,”饶山左臂夹着公文包,将右臂一展,“楼上廖主任和赖局长找你有事儿,请吧。”

陈大河一愣,“这么晚了,什么情况?”

“不知道,”饶山耸耸肩,“刚才霍先生在你这儿谈事情,廖主任和赖局长就同他的一个替身在下面的咖啡厅打掩护,我当时也在下面,等霍先生走了才上来,他们估计也就是交代两句什么的吧。”

陈大河撇撇嘴,在这儿瞎猜也没用,上去就知道了,便甩手就出了门。

到了楼上赖局长的房间,廖雪萍和蔡志明也在,见到陈大河过来,廖雪萍根本就没提霍先生的事,而是站起来说道,“大河,赖局这边还有点事,请你和他们去一趟深阵,明天你就和他们一起走吧,我还要收拾东西,就先回房间了,你们慢慢聊。”

去深阵?陈大河有点眼晕,改自己行程都不提前通知的?都出来一个月了,他还惦记着家里的老婆呢。

廖雪萍说完,不等陈大河说话,便拍拍他的肩膀出去。

紧接着饶山也笑着挥挥手,“你们聊,我也先回去。”

“来来,这边坐,”蔡志明站起来将陈大河摁到椅子上坐下,笑着说道,“你说都来香江了,跟深阵就隔一条河,老爹老娘都在河对面,你就不想回去看看他们老人家啊。”

“就是,”赖家伟顺手甩给他一支烟,昂着头笑道,“再说你有多久没去深阵了,那边是一天一个变化,如今的琼斯公司可不得了,整个琼斯工业园气派得很,好多头一回来深阵的人都把那儿当景点过去参观,可惜园区不让随便进,他们就在旁边搭窝,那里都聚成了一条商业街,琼斯公司有今天可都是你的功劳啊,正好趁这次机会,跟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嘛。”

他这话有点夸张,那地方陈大河也知道,自发形成的商业街确实有琼斯公司的原因在里面,但周围几百家大大小小的电子厂也功不可没,包括从香江过来的水货,各种中低档产品品类繁多,前来拿货的各地倒爷也络绎不绝,后世华南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此时已初具雏形,深阵市府也正在对那里进行规划,计划将那里打造成深阵的一张名片。

陈大河两根手指头夹着烟屁股,看看赖家伟,再看看蔡志明,眯着眼睛满脸的狐疑,“有事,绝对有事,你们不跟我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你那是什么眼神呐,”蔡志明义形于色,用不入流的演技抻着脖子叫道,“难道我和赖局的话不对?难道说你不想去看看你老爹老娘过得好不好?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现在的深阵?!”

陈大河干脆不去看他,拿起烟灰缸里的火柴抽出一支划燃,把烟点上后甩灭,丢进烟灰缸里,吐出一口浓雾,“再不说我回去睡觉了啊,早上还要赶飞机呢。”

赖家伟拦住还要说话的蔡志明,无奈地拍拍桌子,“得得,那我跟你明说了,今天下午我们跟梁书记通了电话,梁书记特别交代,一定要请你过去深阵住几天,这可是硬性任务,你就别为难我们了,行吧!”

“那总得有个原因吧,”陈大河弹弹烟灰,侧身看着他,“我就不信只是叫我过去住几天那么简单。”

经过大半个月的相处,陈大河和他也混熟了,交情还算不错,才留下来听他的解释,否则就算有廖雪萍说项,也休想勉强他,别说他只比赖家伟低了一级,哪怕是梁书记亲自出面,也管不到他的头上。

“确实有点事,”赖家伟抠抠脑袋壳,笑着说道,“前天我们不是搞了个投资签约仪式吗,效果不错,梁书记也很满意,只不过,你也知道,那就是个意向协议,钱不到账,签再多也是白搭,所以梁书记想请你想想办法,能不能帮帮忙,帮我们催一催?”

接住陈大河瞟来的眼神,赖家伟嘿嘿笑道,“当然,也不用管其他人的,EO集团一家就行,请EO集团的马总尽快把资金给我们拨付过来,也好今早动工啊!”

经过这次的谈判,他们心里将陈大河对EO集团的影响作用提到最高级别,这种关键时刻,自然是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投资。

“你们倒是打的好主意,”陈大河看看两人,忍不住摇头失笑,“这可是十亿美金,他们再快也有个限度,哦,钱不到账,你就打算我把留深阵一辈子啊?!”

“没有的事儿,”赖家伟用力摆了下手,伸出一根手指,“最多一个星期,我们派专车送你去广洲坐飞机回北金,就一个星期!主要是你人在深阵,和人在北金,那说的效果不一样。”

蔡志明也在一旁帮腔,“陈老弟,咱俩可是老交情了,我蔡志明什么性格你不知道?还能害你啊!我们也不强求你帮到哪一步,主要就是请你去做客,表示一下谢意,你就当是放假了,过去小住几天,行吧。”

陈大河也不回话,默默抽着烟,等一支烟抽完,才将烟屁股摁到烟灰缸里,轻声说道,“人家马总可没你们那么多花花心思,钱呢他们已经在准备了,别的项目先不管,也没那么快,就那个深广高速,要不了一个星期,你们的开工手续今天办好,我保证明天首期的一亿美金就能到账!”

看看满脸兴奋,却依然眼巴巴望着他的两人,陈大河笑着轻轻摇头,“行吧,确实有半年没见老爹了,我就陪你们走一趟。”

“好!”赖家伟一拍巴掌,兴奋地说道,“我这就安排车,保管全程最高待遇,不白跑这一趟!”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