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陈大河的调侃,倪楚贺,富博敦和那爱新三人一齐咧嘴干笑,只得硬着头皮各自介绍了一下情况。

依靠深阵越来越好的产业配套优势,倪楚贺的厂子已经走上正轨,不过现在只有一款产品,欢乐牌十四吋黑白电视机,名字透着一股浓浓的本土气息。

名字土不土都没关系,这年头电视机在大件紧俏商品中排头号位置,地位牢牢不可撼动,而黑白电视更是以价格优势力压彩电,成为紧俏中的紧俏货,所以只卖一种产品的万家乐电器商行生意也好到爆,每天来进货的人是络绎不绝,没办法,谁叫这里的电视竟然不需要票呢!搁别的地方只能买水货,这里却敞开了卖,虽说价格贵了点,但卖的时候也可以加价啊,等于抢到就是赚到,他们不疯才怪。

而作为万家乐商行指定用车单位的快又好货运公司,生意也是好的不得了,大大小小五十辆货车还忙不过来。

这三兄弟摆明车马联起手来做霸王生意,完全不给削尖了脑袋想办法进货的倒爷选择的余地。

听完他们的介绍,陈大河背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两手搁在大腿上,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看着三人。

这三位顿时如坐针毡,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不禁将求救的目光投向马佳彤。

马佳彤立刻视线上瞟,当做没看见,自己才勉强过关,现在可不是讲义气的时候。

过了半晌,陈大河才冷冷问道,“讲完了?”

另两位刚准备点头,倪楚贺赶紧摇头,“没,刚才还有一个忘了说。”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那你继续说。”

“哦,”倪楚贺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已经采购了一条电冰箱生产线和一条洗衣机生产线,下个月就到货,完成调试后就能生产,然后等资金回笼,还会继续开别的产品线。”

“哦,”陈大河张着嘴点点头,看着他笑道,“也就是说,你现在有两条电视机生产线,在刚刚打开市场的情况下,就接着再来洗衣机电冰箱各一条,还准备继续开别的产品线,是吧?”

这笑容怎么这么冷呢?倪楚贺打了个哆嗦,硬着头皮点头,“是。”

马佳彤和佟小蕾两人已经抬起头无语望苍天,这位大哥,没救了!

“还,是,”陈大河脸色当即就冷下来,“走都没学会就开跑,你挺能耐的啊!电视机做好了吗?那两条生产线回头全部转让给琼斯电子厂,三年之内就给我专心做电视,电视销量排不进全国前五,不准上其他产品线。”

“还有你,”陈大河指着富博敦,“你见过哪家电器行只卖电视机的?琼斯电子厂的长河牌电器经销权你拿不到?他们的BP机移动电话你不能卖?不光是琼斯电子厂,一个月之内,你要是拿不到至少五个家电品牌的代理权,就把商店给我关了,到倪楚贺那里干销售去。”

最后指着那爱新,“你自己算算,五十辆货车要多少钱,要送多少趟货才能赚回来?司机押运员都是饶山给调的人吧?就是让你去给他们两个拉货的?你以为一个电视机厂就能把所有车都能用上啦?还运不过来,每一辆车都装满了吗,空余的车厢能不能装零担?路线规划懂不懂?要不要我教你啊!”

那爱新茫然地抬起头,“零担是什么?扁担吗?”

隔着老远的饶山无力地以手扶额,面带不忍地看着他,“零担就是散货,服装厂和华强街那里的批发贩子都有零担需求,随便拼一拼都有几大车,搞货运的都知道。”

那爱新顿时满脸通红,虽然他之前在琼斯公司负责过发货,但那时不需要接外面的单,都是直接转给饶山,后来也只想帮兄弟搞运输,哪里了解过什么零担,直接说散货不就完了么。

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吐吐槽,东家面前可不敢造次。

眼看兄弟就要遭殃,富博敦将牙一咬,本着有难同当的心态插话道,“大河,我们知道错了,马上就改,我明天就找合适的场地去,原来地方太小,我换个大的增加场地。”

“对对,”倪楚贺也连连点头,“我进的那两条生产线也是琼斯公司帮忙买的,明天,不,今天我就跟他们说不要了,换成电视生产线,扩大产能开足马力生产,争取早日做到全国第一!”

“还全国第一,想多了你,能进前五我就谢天谢地,”陈大河瞪了他一眼,扭头看向富博敦,“还有你,增加场地增加场地,现在两千平的场地还不够你造的?你在香江大学进修学的都是狗屁啊?连锁经营懂不懂?不懂就回去找书学,省得出来丢人。”

富博敦惭愧地低下头,可不咋地,进修学的都是企业管理,连锁经营那是另一个专业啊东家!

而且现在坐在家里就有人上门求购,开那么多门店干啥,当然这话不敢说出口,否则绝对能被骂到死。

最后指着那爱新,陈大河点了两下手指头,最后无力将手一甩,“你我就不说了,已经够丢人的,我拍一说你回去给我上吊,那老伯面前可不好交差。”

那爱新哭丧着脸,要不东家您还是骂两句吧,不然我怎么感觉自己无药可救了呢?

三个难兄难弟可怜兮兮地缩着脑袋,瞟了一眼憋着笑的四女,心里更加戚戚然。

马佳彤和佟小蕾也就算了,叶晓琳跟齐布琛比他们也强不到哪里去,怎么她们就不挨骂,自己就被骂得狗血淋头,东家区别对待的态度也太明显了吧!

陈大河翘着二郎腿,又扫了一眼他们几个,“你们这些人,在琼斯公司历练了四年,经验本事都不差,人脉资金也都是最好的,为什么有的人能做好,有的却干成一团糟,啊?”

有一团糟的吗?七人私下里眼神交流,最后四姐妹一起替三位兄弟默哀,东家说什么你们就听着吧,不骂几句怎么显得他能耐呢。

陈大河可没发觉他们的小心思,继续讲着大道理,“关键是态度啊,态度决定一切,态度没摆正,事情能干得好吗?我也不点名批评了,你们都自己回去好好想想。”

三兄弟又相视一眼,都已经骂过一轮了好吧,还需要点名吗?!

陈大河说着挥挥手,视线不觉看到饶山,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还有你老饶,别以为干出点成绩就可以沾沾自喜,投资公司的事情就没有改进的余地了吗?为什么到现在扶持的创业公司还不到五百家?是他们不愿意还是你没尽全力?”

老板好大火气啊!饶山撇撇嘴,早知道今天自己就不跟他们一起来了,白挨一顿骂。

“我跟你们说,”陈大河站起来指了一圈,进行最后的无差别攻击,“要是到年底还没有彻底的改善,都给我在深阵趴着,不用回家过年,还呆着干嘛,等我请你们吃饭啊!”

看着本来想邀功,结果挨了顿训的一群人落荒而逃,陈大河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哼,敢耽误我回家看老婆,这口气不骂出来就不舒服,他没有骂女生的习惯,那就只能逮着男的开火了,尤其是那三个,本身能力也不差,结果出去创业就混成这样子,不骂他们骂谁!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