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爷子好歹平复下怒火,没好气地说道,“现在都没出方案,鬼知道有哪些措施,无非就是那几样,提高养路费,加征车辆购置费,集资或贷款修路,修成后收费还贷,一条路的事,还能长出朵花来!”

陈大河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等政策正式出台,我可以安排人进来投资,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

政策问题他不担心,后世的公路情况确实跟李老爷子说的差不多,但有个事他不能不问。

说着扭头看向李中和,陈大河眨巴眨巴眼睛,“老爷子,第三国际银行,能拿到金融牌照不?”

他只知道,开放后进来的第一家外资银行,是日本输出入银行,七八年就在北金开了一个办事处,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李中和想了想说道,“如果是办事处,可以直接设在北金,但营业性机构,目前只能设在深阵等五个经济特区,但具体的经营内容,还有待商酌,这方面的详细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回头我找人问问。”

“只要有牌照,能办理基本的银行贷款业务就行,”陈大河耸耸肩,“我也没想过能拉多少存款,办什么零售银行业务,主要还是做放贷。”

从国外赚了钱,拿到国内来放贷,支援国家建设嘛!

好吧,有点唱高调了,实际上就是在未来十年里,国内的通货膨胀率实在太高,而银行利率更是高到吓人,尤其到了九十年代,动不动就一年百分之十几的利息,后世的民间借贷都没这么玩的,他可吃不消,还不如从欧洲那边吸纳低息存款,再到国内来高息放贷,存款利息高,贷款利息自然更高,反正有国内开了挂的经济增速撑着,风险总归不会不可控制,更别说他要投的主要还是基建项目,搞外汇进出口,赚得不比实物贸易少啊。

而且所有贷款都以美元来结算,要是再算上人民币对美元一路走跌的汇率,嘿嘿嘿,陈大河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就没问题了,”李中和瞥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国内对外汇需求量居高不下,你要是能一年输入十亿美元的贷款,所有政策允许的业务都会对你开放,那个日本的银行就是例子,他们每年为我们提供大量低息或无息贷款,在待遇上优惠条件就很高,”

日本的银行?

陈大河脑子里灵光一闪,似乎抓住了什么,挥手示意李老爷子不要说话,

随即突然抬头看着他,“我们现在跟日本银行借钱,用的是日元结算?”

“对啊,”李中和点点头,奇怪地问道,“日元也是国际结算货币,虽然不如没有范围广,但也是可以在国际金融市场流通的,他们利用这种机会推广本国货币国际化,没什么奇怪吧。”

“推广本国货币国际化自然不奇怪,但有没有别的心思,可就不好说了,”陈大河皱着眉头说道,“老爷子,你是搞国际关系研究的,就现在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巨额贸易逆差,你觉得美国会甘心吗?”

彼其娘之,美元兑人民币升值,日元兑美元升值,那小日本不是赚得更多!

作为两辈子的资深愤青,要是不给他们死劲地添堵他就不姓陈!

李中和一愣,两条眉毛开始打结,低着头一言不发沉思起来。

罗东升看看他,又看看陈大河,“什么情况?小鬼子没安好心?”

陈大河抿着嘴摆摆手,“安没安好心,他们给的钱咱们都不能不要,哪怕是高利贷,也好过无钱可用,只要咱们把基础慢慢做起来,后续发展就好说了,那时候几倍的利息也还得起。”

“呼,”李中和吐出一口长气,苦笑着说道,“臭小子说的没错,哪怕明知是杯毒酒,也得捏着鼻子往下灌呐,只不过,”

他说着抬起头,看着陈大河淡然一笑,“如果第三国际银行能高调进入国内,日本那边未必也不能争取一下。”

很多事情其实并不复杂,有时候就隔了一层窗户纸,现在让陈大河把这层纸捅破,李中和很快就想通其中的关键,之前的卢卡也好,奥利弗也好,一说就通,都是一个道理。

“借力打力呗,”陈大河耸耸肩,“只要优惠条件给到位,我倒是不介意配合他们向日本压压价,比起小日本,咱们都是自家人嘛。”

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有了第三国际银行的大举投入,日本的所谓的援助贷款就没那么迫切和必需,而对于早已有所准备的日本金融界来说,一个优质的金融避风港却不可或缺,到时候我国就多了许多可以周旋的余地,就算不能规避掉所有风险,但将还款方式改为组合形式,却不是没有可能的。

“臭小子,”罗东升瞪着眼睛,“你都赚了那么多钱,给国家让点利会死啊。”

“这不是让不让的问题,”

不等陈大河开口,李中和就摆着手说道,“大河支起那么大的摊子也不容易,一家大型跨国商业银行,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进入一个新兴市场?最高优惠条件,不只是说服银行管理层的理由,也是给他套的一层保护色,更是让日本银行信以为真的关键。”

对这两人打的哑谜,罗老爷子表示完全不懂,鼓起腮帮子不说话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他这种老实人不明白。

帮魏老头的儿子拉到资金,又顺带扯出一个大问题,李中和脑子也有点乱,一壶茶喝完,才稍微缓了口气,却又突然想到另一件事,“大河,第三国际银行旗下有个汽车公司,那你们造不造飞机的?”

“哈?”陈大河抬起头,满脸的愕然,这俩老头怎么回事,一茬接着一茬,刚说完路又扯上飞机,脑袋撞飞机上啦?

“造也不在国内造!”

开口的是罗东升,只见他一手抄着茶壶,一手撑在大腿上,身体前倾着说道,“李老头,论国际关系你甩我八条街,但论国内关系我能甩你一条黄河!大飞机,碰不得!”

大飞机?

陈大河看着他眨眨眼,随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原来是大飞机,确实碰不得,可惜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