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春晚将场地定在哪里,陈大河要两张门票还是很简单的,所以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从夏伯平那里出来,他脑子里还想着地产公司的事。

搁后世是个人都知道,搞房地产那是暴利中的暴利,赚起钱来不要太狠,虽然国内的房地产行业真正兴起,是为了拉动经济,在零三年将房地产确定为国家经济发展支柱行业之后的事,但在此之前,并不代表没有房产公司和房产开发。

事实上,比起后世那些本土品牌的房企巨头,最早进入房地产市场的反而是外资公司,早在八零年的时候,深阵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就和香江妙丽集团搞合作,以土地入股开发了第一个商业楼盘,占据大额股份,挖到第一桶金,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兴建多个商业小区,还在八二年建了第一个高档别墅小区,连首长视察时都对这种方式表达了认可的态度,由此开启了外资投身房地产的热潮。

但是比起国内的房企急功冒进,外资地产公司更喜欢稳打稳扎,而且主要集中在沿海一带几个中心城市,所以才在一众巨头的遮掩下名声不显。

稳打稳扎自然有求稳的好处,比起本土品牌的负面消息不断,那些外资房企就很少听到什么负债率过高,资金链濒临断裂的新闻,但是急功近利也有急功近利的优点,没有几分锐气,怎么能将公司做大呢,只要资金链能跟得上,跑得再快也没有关系!

陈大河现在要投房地产,便决定综合一下两者的优点,前期稳打稳扎,以积累经验和拿地为主,而说到拿地,随便一块工业地皮都要超过一般的住宅小区规模,从这一块入手,自然是占有优势,等到时机成熟,政策出台了,郊区也变成市区,这些工业区就是最好的土地开发资源,只需要将工业用地转为住宅用地或商业用地,那地产公司就能趁势而起一飞冲天,什么恒碧万绿都要往后靠。

呼,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再一个,开发工业地产也是能挣钱的呐,如果要资金周转快,当然是直接卖厂房更合适,可要是放眼长远,绝对是租赁划算,先慢慢收租金,等二十年后那么一拆,利润率爆棚啊!

而且夏伯平也是希望他开发以租赁为主的工业地产吧,否则为什么会说回报周期长呢!

现在是郎有情妾有意,估计只等杰罗姆人过来,这家房地产公司就要开张了。

等陈大河回到家里,才突然发现还没到下班时间,自己怎么就回来了呢?这个时候应该去单位的吧。

好吧,不管了,反正在单位也是闲着无聊,回来一样躺。

快到晚饭时间,茜茜和安英准点到家,以前她们还经常随节目组加加班,现在完全没这么回事,到点就走,一分也不拖延。

和往常一样,安英到屋就去忙自己的事,茜茜则回到里屋,被陈大河拉着说话。

陈大河一手搂着她,一手拉着她的小手,歪躺在沙发上说道,“听说今年的春节晚会要在工人体育馆办,这谁出的馊主意?”

十月份的北金天气已经有点凉了,茜茜挺着大肚子,在老公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哼哼着说道,“怎么是馊主意呢,当初办春晚的初衷本来就是为了丰富老百姓的业余生活,现在把晚会办到群众中去,有什么不好吗?”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干,”陈大河撇着嘴角嘿嘿一笑,“你觉得,以电视台现在的技术水平,能支撑起露天晚会的直播吗?哼,弄不好最基本的收音就是个大问题,不信你等着瞧,这次晚会肯定就是灾难现场。”

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电视台在新闻联播里道歉,就是因为八五年晚会的这场演出事故,了解过春晚历史的人都知道,陈大河自然也清楚,虽然他不能确定是哪一年,但只要听到是在工人体育馆办,就知道跑不了。

“啊?”茜茜也傻眼了,直起身子问道,“那怎么办啊?消息都放出去了,改也来不及啊,这个决定是黄导力排众议定下来的,要是真出了问题,那可就糟了。”

陈大河耸耸肩,“这事儿我也没办法,技术条件就摆在那里,就算凤凰台能借用更好的设备,也只能将影响稍微降低,但不能完全避免,所以呢,我的建议就是,要么,改场地,要么,”

说到这里,陈大河顿了顿,冲着迷惑的茜茜微微一笑,凑到她耳边说道,“假唱。”

“什么?”茜茜瞪着眼睛,“那怎么行,那不是骗人吗。”

到现在为止,春晚也只办了两届,但每一届都是全体演播人员用最高的热情奉献出来的,绝不可能做出假唱这种事,甚至想都不敢想。

茜茜心里嘀咕着,老公说黄导是馊主意,我看他才是馊主意!

陈大河咧着嘴嘿嘿笑道,“都是为了给观众提供最好的节目嘛,怎么能说是骗人呢,就算这回不假唱,等出了事故,你信不信,从明年开始所有的歌唱节目都会假唱,甚至连其他语言类节目也会准备录播带以防万一,哦,对了,”

陈大河皱皱眉头,“唱歌可以假唱,那相声小品怎么办呢?难道,要录音频?”

茜茜两眼呆滞,好半天才愣愣说道,“没那么夸张吧?!”

陈大河撇着嘴伸了个懒腰,“夸不夸张到时候你就知道,幸好你今年不用主持春晚,否则非得一块儿掉坑里不可。”

这个宝贝来得可真及时啊,要不是因为有了身孕,茜茜这个主持人绝对没跑,她现在就是电视台的主持台柱子,名气直追赵老师,要不是还要顾着那档首长也在关注的见字如面,电视台早就调她去主持新闻联播了,一年才一回的春晚,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她。

看到茜茜嗔怪的眼神,陈大河呵呵一笑,“这不是我幸灾乐祸啊,鄙人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我当然也希望咱们的春晚年年都是经典,但现在这事儿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如今消息已经放出去,估计连王台长都没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茜茜长叹一口气,她也知道这事自然怪不到老公头上,只得闷闷不乐地说道,“好吧,我待会儿给老师打个电话,把你的意见跟他说一下,看看能不能尽量补救。”

陈大河眉头一挑,“呵,老婆你变聪明了呢,知道拿徐老爷子当枪使了,有进步!”

“什么呀。”茜茜剜了他一眼,满脸通红下了沙发,“肚子饿了,出去吃饭。”

陈大河一个鲤鱼打挺翻下来,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小俩口到了前院饭厅。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