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敞开的窗户,寒风夹着几点雪花吹进来,陈大河摊开掌心,将一点冰凉握在手中,不回头地轻声说道,“他们身上那些杀气,恐怕手底下都有不少亡魂吧。”

图安和叶正根还好,关鹏和图全两个,那双眼珠子都是红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的城,幸好现在是晚上,风雪夜路上的人不多,如果让外人看见,弄不好要出大事。

关三脸上的表情渐渐淡去,抄着双手上前两步说道,“上古有练气士求仙问道,中古有战国春秋千载杀伐,前者求于山野,与野兽为伴,后者求于红尘,入人道争锋,最终于乱世之中合流,在后古相互渗透发展,融贯东西汇通古今,才有了百年前的国术盛世,但接着就是太平年华,现在这个时代,烽烟不起四海升平,对普通百姓来说,是最好的年代,可对传承国术的人来说,却是最坏的年代,别看我和图安都已经站在国术境界的最巅峰,当世几乎不可能有人再与我等比肩,但比起百年前的那几位高人,也就是伯仲之间,而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这一身的修为都是靠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堆起来,否则的话,若是怜惜人命,”

说到这里,关三顿了顿,哂然一笑,“要么就做个普通人,什么都别学,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要么就做个贵人,有专人护法守卫,可以不去管什么打斗杀术,安然练气锻体求个长寿,可当年的情况,我们要是什么都不学,恐怕也活不到现在这个太平年月,而且我们也没有做贵人的命,所以事到如今,就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为自己为家人搏他一个前程。”

陈大河转过身看了看他,嘴角微抽,“关老,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办法让他们不用去非洲,也能度过这个坎?都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杀得多了,稍有疏忽就有被反杀的时候,你看看他们那两双眼珠子,红得跟兔子眼睛似的,我怕他们闯不过这关呐。”

“哦,您是说他们的眼睛?”关三恍然点点头,随即摇头失笑,“您多虑了,关鹏两个身上那身杀气,确实需要几天时间来平复,但那眼珠子,完全就是因为赶路,没睡好导致的,图安跟根子两个修为高,能调整自身气血,所以看上去没什么异常,那两个就不行了,还得多练!”

陈大河脸色一僵,会不会聊天啊,重点不是眼珠子,重点是安全,安全!

还好关三听明白陈大河的意思,又继续说道,“至于他们的安危,您更不用担心,就算他们两个都栽在非洲,根子还可以过去替您坐镇,家里有图安一个就够了!再不行我还能找几个后生来,就是培养起来又得四五年,不划算。”

陈大河老脸一垮,这天都没法聊了,咱们说的是一回事儿吗?

便很不耐地挥挥手,“不说了,睡觉。”

关三笑盈盈地抄起手拱了一拱,“那您先歇着,明天满月喜宴,您可得受累!”

说着才晃悠悠地出去。

开玩笑,别说他们两个没闯过这个关口,就算闯过了,四兄弟里边儿也得过去两个人,当初他们出发的时候,自己可是仔仔细细交代过一件事的,而这一年下来,他们几个也把这件差事办得差不多。

现在世界列强不是搞什么特种部队吗,说白了就是古时候的死士那一套,无非是训练的东西不同罢了,这方面他老关是祖传的行家啊,捣腾几个十来岁的娃娃,用这个法那个法,一堆药材往里泡,加上洗脑那一套,好好练上个五六年,就能堪大用,到时候别的不说,搞起暗杀来,恐怕关鹏图全这种级别的都未必能挡得住,而且还是死忠,只要东家一句话,干什么都特麻溜儿,让他们自己抹脖子都不带犹豫的。

就是他的这种法子有点折寿,那是地地道道的活不过五十,这个活不过和关鹏他们不一样,他们只要境界上去了,加上一些外物就能补回来,这个是再怎么补都没有,五十还是往高了说,若是执行任务时留下严重的暗伤,四十都未必能挺过去,说起来确实有损阴德,再一个如今国内不适用,也怕给东家惹麻烦,所以之前关三才没动。

可后来他知道东家在非洲还有那一摊东西,便忍不住动了小心思,非洲别的没有,就是人多啊,随随便便拉几百个小朋友,用自家家传的古法,配合根子从外国学的那一套新法,说不定还能练出什么新花样来,到时候也是东家手里的一把尖刀。

而且这时候非洲正闹饥荒,就算没有他们招收人,那些个娃娃也是要丢命的,招了他们就是救了他们的命,不算损阴德!

在关三心里,比起那什么谁谁谁跟谁谁谁凑一块儿,拉着老毛子搞起了的混合军团,这个才应该是东家的嫡系,身为手下雄兵十万的贵人,怎么能没有敢打敢拼的嫡系呢!

可惜现在只过了一年,时间太短还出不了效果,关三自然不敢说,也不许叶正根他们说,这点小秘密还是等到时候尖刀铸成,再奉给东家就好,至于功劳不功劳的,咱不在意!

真不在意!关三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唔,当然有功劳最好,也能体现咱老关的价值嘛!

陈大河可不是关三肚子里的蛔虫,自然更不知道他的小心思,此时的他,也没管明天的满月宴,速度回到房间,钻进被窝睡大觉。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西王胡同的积雪就被清扫一空,一辆接一辆的小汽车开进胡同里,就这么沿着墙根停着,直接将整条胡同塞满。

幸好这条胡同本身就不太长,住户也不多,总算没有惊扰到邻居。

好吧,压根就没邻居,陈大河这套宅子,是西王胡同九号,也是最大的一套,隔壁的七号就是曾静姝家,再隔壁是她弟弟曾茂行家,曾茂行的对面是马佳彤,马佳彤的隔壁是后来接替曾静姝出任北金琼斯公司总经理的祝小琴家,那个祝小琴还是当年陈大河去解救李慧芳的时候,顺道一块儿带回北金的,后来有了钱,就想把这套宅子给买下来了,嗯,通过曾静姝从关三那里买下来的!

因为除了他们这几家,剩下的干脆直接被关三想办法买下,也就是说这里都成了陈大河的家业,如今这条西王胡同,压根就没有外人,只是之前陈大河自己不知道而已,早起的时候还特意交代关三去拜访邻居,送点小礼物表达一下惊扰的歉意。

等听关三这么一说,连他自己都惊到了,等反应过来,当即大手一挥,将鞭炮给我从大门口一直铺到巷子口,放他个惊天动地!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