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这些老爷子平时在家里或单位,为了保持自身的威严,那表情一个比一个严肃,自然没什么发泄天性的机会,好不容易到了这里,身边都是老伙伴,对着的也是忘年交,那股子顽童劲就全给冒了出来。

而且几个月前,陈大河找来老中医给他们调理身体,又下了血本搞出一大堆药丸子给他们当营养品,现在身体一个比一个的棒,这一闹起来劲更大,整得屋子里乱哄哄的直让人头皮发麻。

他们这一闹,爱清静爱睡觉的子一小朋友便不满意了,嘴巴一撇眼睛不睁,就开始啊啊啊地哭,从安英怀里转到曾静姝怀里,再转到奥利弗怀里也不管用,边上的几个老太太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当即凤颜大怒,冲过去逮着群老不修就是一顿臭骂,这下好了,世界立刻清静下来。

其实呢,说是他们这些老爷子争着教小宝宝东西,可小家伙才丁点儿大,怎么学啊,而且就算以后长大了,这些老干部也是退休不退岗,一个比一个的忙,自己家里的事都顾不上,哪来的闲工夫真去教他,这里争的也无非就是个乐子,谁较真谁真傻。

所以呢,这个小家伙最后一个师傅也没捞着,反倒多了一堆曾爷爷曾奶奶,那众星捧月的劲儿,看得陈大河头发都快愁没了,这可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不会养出个混世小魔王来吧?!

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成为小魔王的子一小朋友出来秀了一把,哭过一阵后又睡着了,然后窝在安英的怀里,在众多宾客面前露了个脸,又被送了回妈妈身边。

接下来就到了陈大河表演的时候,先不说关系有多铁,今天既然来了,那就都是客,该有的礼行不能少,老人家那屋里还好,一杯酒一屋子人,就算过去了,领导师兄师姐那里也还成,一桌子一杯酒便算过关,可到了同事朋友桌上,尤其是同学们那一屋,一人一杯那是标配,碰上个爱起哄的,三五杯也是常事,就算陈大河酒量不错,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之前还说那些同学都好久不见了,今天除了远在法国的林如平和扎根内盟的李慧芳,其他人都在这里,他还想趁这个机会跟大家好好聊聊聚聚,这下倒好,酒宴还没结束,就让叶正根背回屋里,聚啊聊啊什么的,等下回吧。

这一觉睡下去就没能赶上晚饭,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这时茜茜还在熟睡,炕旁边婴儿床里的小宝宝也睡得很香,陈大河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轻手轻脚爬下炕,到浴室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穿好衣服,精神气爽地推开了房门。

穿过后院来到中院,本以为自己够早的,却发现奥利弗和彭雪晴已经坐正屋檐下赏雪聊天。

“你们怎么起这么早?”陈大河到也不拿椅子,准备直接到廊檐下连着栏杆的长椅上坐下。

结果被奥利弗一巴掌拍开,“下了一夜的雪,不嫌冷啊,进屋拿椅子去。”

“不是挺干净的吗,”陈大河嘟囔了一句,但还是进屋里搬了把椅子出来,凑到小火炉边上坐下,“你们聊什么呢?”

彭雪晴不动声色地瞟了他一眼,然后看了看奥利弗,见她没有说话的打算,便扬起笑脸说道,“闲聊,什么都有,有以前我们班上的事儿,还有一些其他的,唔,也说了你们搞的那个大计划,就是为非洲饥荒筹款的大型演唱会,挺厉害的啊,这个点子你都能想到,佩服!”

说着还竖起两根大拇指,笑盈盈地点了两个赞。

等她把话说完,奥利弗突然看向陈大河,开口说道,“你觉得,把这个演唱会作为玛丽恩的出道舞台,怎么样?”

“哈?”陈大河一愣,跟她确认过眼神,发现竟然是认真的,再看看脸上明显有些意外的彭雪晴,皱眉问道,“她不是唱歌剧的吗,也能上这种演唱会?”

虽说这个演唱会计划邀请的都是各国一线以上的明星,没有邀请任何其他新人表演,哪怕刚出道没几天的美国偶像那批人也不能算纯粹的新人,相反都是具有超高人气的明星选手,但他们两个都没考虑过彭雪晴是新人的问题,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让任何人上台,要是连这点都办不到,那这场演唱会也别开了,还主办方呢,说出去都丢人。

再一个对于各国的观众来说,除了真正的国际巨星和本地明星,其他地方的人谁认识啊!还管他什么新人不新人,上了台都一个样。

“唱歌剧怎么了,”奥利弗有些不以为然,“演唱会就是唱现场,正好适合唱歌剧,而且不唱歌剧,唱流行音乐也行啊,百老汇里的那些歌星就有不少发过流行音乐唱片,无非是唱法技巧不同而已,只要有一首好作品,也能走红,公司曲库里好作品不要太多,中文英文的都有,随便挑。”

陈大河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看向彭雪晴,“老彭,你自己怎么想的?”

前些天彭雪晴还说过想回国发展,只不过还没确定,也难怪,在临近毕业的十字路口,大部分人都会走得很忐忑,而彭雪晴的优势在于,无论她想往哪个方向,都一个可以帮她打开那扇大门的好帮手,但进了门之后,这条路该怎么走还得看她自己,需要慎重考虑也属正常。

彭雪晴撅起小嘴,两条好看的眉毛拧到一起,好半天才摇摇头苦笑道,“其实我自己现在也挺迷茫的,以前觉得歌剧很高雅,很美好,但在歌剧院呆了三年多,这才发现其实也没那么美好,所以后来才想回国,可我心里也一直在纠结,学了四年戏剧文学,又练了这么久的歌剧,我不干这个能干什么呀?”

陈大河眨眨眼,似乎有点明白这姑娘现在的状态,当年她就是被自己带偏了,如果不是因为追着自己去了瑞士,多半她现在也就和夏萍她们一样,进一家外事单位,过着忙碌但安稳的生活。

可后来去了瑞士,自己催着她选学校选专业,而她又正好在学校里表演过歌剧,收获了一大片赞扬,再加上自身的嗓子条件确实不错,就稀里糊涂报了这个专业。

说起来她跟后世的高考生没有两样,靠着身边人的建议,或者是网上搜来的片面信息,报了一个自己也不熟悉的专业,然后勤勤恳恳读完四年大学,等到即将踏入社会找工作的时候,却又陷入了迷茫,能做什么?想做什么?这是个问题!

想到这些,陈大河就知道该怎么给她开药方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