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安国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我刚才不是在想这个,我是在想啊,既然能做命题作文,那能不能请咱们的老艺术家,给这台演唱会写个主题曲呢?”

陈大河先是一愣,随即连连点头,“可以啊,这种国际扬名的事,朱部肯定会非常支持,不过,”

他想了想又说道,“直接定主题曲太高调了,你可以说成是主题曲征集,而且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征集,选两首,欧洲一首亚洲一首,不限形式不限语言,然后再内定个一等奖就行了。”

这话一说,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捂脸,内定获奖者的多了去,但把内定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这位还是头一个!

奥利弗揉了揉额头,看着他问道,“那要是有其他非常优秀的作品呢?我们总要考虑到公信力。”

事关公司名誉,她不得不慎重,选一首中文歌当主题曲,哪怕她再对中国有好感,也觉得不是很合适,哪怕只是一个亚洲区的分会场而已。

“那也简单,”陈大河嘿嘿一笑,“除了主题曲,还可以弄一首宣传曲,再有多的就弄个片头曲片尾曲,来个大合唱,还怕安排不过来!”

嗯?奥利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是分果果?这样倒是个办法。

马安国拿着名单走了,他得回去弄成打印文档,才好找文化部要人,否则一份铅笔写的东西像个什么样子。

送走了马安国,陈大河也拿起外套穿上,冲着李小青说道,“走吧,去汇演厅。”

“哦哦,”

小李同志立刻起身,抱起一份文件就往外走,陈大河三人紧跟在后面。

今天要审核的节目不少,三人整个下午都泡在汇演厅里,直到傍晚时分才下班回家。

不过还好,总算把六姐交代的任务完成了,这些演员将在半个月后前往阿联酋,直到春节前才会回来,至于访问地礼仪禁忌之类的培训,就用不着陈大河操心,自然会有专人负责。

开着车走在路上,陈大河看了看后视镜里的彭雪晴,“老彭,刚才看一下午的节目,感觉怎么样?”

彭雪晴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愁眉苦脸地说道,“节目的艺术性和演员的实力的都是一流的,只不过毕竟是体制内的人,还带着很浓厚的匠气,我想看看其他流行歌手的表演再说。”

“没事儿,慢慢看,”陈大河双手扶着方向盘,笑着说道,“一个月后的春晚就在工人体育馆举行,你是去看现场,还是在家里看直播?”

多年的习惯哪有那么容易改,能有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等以后倒是没了这些匠气,但也同样没了这个时代特有的质朴,都成了一个个流量主,能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这些呢。

当然,这些话就没必要说,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只能看直播了,”彭雪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想过几天回趟家,这几年总共在家里待的时间还不到十天,想利用这次机会,好好陪陪爸妈。”

“嗯,应该的,”陈大河点点头,“哎,我记得你家好像是辽省大莲的吧,你什么时候走,我叫人帮你买火车票。”

“唔,就明后天吧,”彭雪晴笑着摇摇头,“车票我自己买就行,又不是什么大事,什么都得麻烦你。”

“呵呵,这事儿你还真得麻烦下我不可,”陈大河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头笑着说道,“马上就春节,好多工人都忙着往家赶,而且现在虽然说是还限制盲流,但还是有很多农民兄弟进城做点小生意,城里也没有像往年那样一直赶,这样进城的人就更多,火车票也更不好买了,你这样跑去火车站,真不一定能买的上,还是定个回家的时间,我找人给你把火车票送来就行。”

春运可不是后来才有的专利,早在七十年代的时候,春节的出行人次就已经破亿,虽说这年头还没有打工潮,但有远离家乡的工人学生啊,他们也是要返乡过春节的,再看看这个年代的火车,那家伙,反正陈大河坐了两回之后,就再也没敢踏进火车站一步。

也就是大莲没有飞机场,否则陈大河能给她买张机票送回去。

彭雪晴一听,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想想陈大河也不至于骗她,便点点头笑道,“行,那就再麻烦你一次了。”

陈大河大手一挥,冲后面比了个手势,随后油门一踩,加速回家。

彭雪晴走了,是陈大河找魏老爷子要的一张软卧票,一路躺着舒舒服服回大莲。

马安国也走了,坐的依然是EO航空的专机,还好不是陈大河的那架,否则就真成他的私人飞机,他要回香江主持大局,一方面其他工作不能丢太久,另一方面也要筹备慈善演唱会,估计这个春节只能自己一个人在香江过。

老丈人钱卫国和丈母娘张玉梅也回了家,他们都是公职人员,不能离开太久,尤其是钱卫国,掌管一市之地,能抽空过来几天已经是难得的偷闲,估计这段时间没少积压工作,回去后又有得忙。

还好,老爸老妈二姐小妹没走,王赟和孙云东两位老爷子也没走,苏菲赛琳奥利弗都还在,看来今年这个春节会过得很热闹。

到了二月十九号,按阳历算,陈子一小朋友正好是两个月大,但按阴历算,他已经两个多月了,恰逢这天除夕,小家伙也很讨巧地没有睡觉,窝在奶奶怀里,两只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好奇地看着满屋子的人。

有了老爸老妈,还有几位老爷子在这里,陈大河自然坐不成主坐,甚至还在苏菲奥利弗和赛琳的下首,和茜茜两人窝在大圆桌的最下角,兴致盎然地看着电视里即将开始的春节联欢晚会。

尽管有了陈大河的提醒,但这届春晚的表演场地还是没变,依然在工人体育馆,只是经过茜茜的转告之后,徐闻平详细评估了表演场地和电视台的设备情况,对陈大河的推测非常认同,并找到黄导和王主任,一起商量对策,这样一来,无论是电视台还是黄导,都将警惕性提到最高,临时调拨了最好的设备和最优秀的团队,还从凤凰电视台那里借了一些人和设备,但到底还会不会跟前世一样,成为表演灾难现场,就要看这些东西和团队能取得多少效果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