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别走啊。”

陈大河赶紧叫住她,上前两步拉住不肯回头的姑娘,拖着按到沙发上坐下。

看着依然横眉瞪眼的奥利弗,陈大河呵呵直笑,“行啦,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就跟你说,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别整的好像商务谈判似的,话也不会直接说,还小心思猜呀猜,不嫌累得慌啊?”

奥利弗刚有些恢复的脸色再次通红,耳朵都有些发烫,两只脸颊鼓的像金鱼,眼睛依然瞪啊瞪,心里忍不住暗骂,

呸,你小子现在婚也结了,娃也生了,跟老娘也分家了,你有你的第三银行,我有我的EO集团,天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想法,要是老娘还像以前那个二愣子一样直来直往,万一被你怼回来多尴尬!

唔,现在被挑破小心思也挺尴尬的,女生不要面子的啊?!

不过心里竟然好像没那么生气,反而还有点想笑是怎么回事?

嗯,憋住,我正在生气,不能笑,不能笑!

眼看着奥利弗似乎气消了些,嘴唇线也越来越宽,陈大河抿抿嘴探着脑袋,嘿嘿笑道,“你是认为我在苏联有什么项目,却没有告诉你,所以生气啦?”

奥利弗脑袋高高昂起,咧开的嘴唇再次抿起,眼睛直接挪到额头顶上,“谁稀罕。”

那就应该是了!

陈大河长舒一口气,故作轻松地点点头,“不稀罕就好,”

看着奥利弗一个白眼球飞了过来,陈大河忍不住咧嘴直笑,眼看着这位姐又要发火,赶紧说道,“你看啊,第三国际银行旗下那么多项目,我也不可能什么都跟你说是吧,更何况还是这种小生意,再不然那杰罗姆每个月的工作报表都给你抄送一份?!”

奥利弗眨眨眼睛没理这一茬,想了想扭头看着他,“那你的意思,就是没有在苏联布局?”

说着不禁低头沉思,“那就奇怪了,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管他什么布局不布局,她只要确定陈大河的态度没变就好,至于真实原因自然不会说,便顺着陈大河的话转移话题往下聊。

她不再纠结,陈大河更不会傻缠着不放,伸出手指敲了敲脑门,不解地问道,“美国针对苏联有行动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奇怪的?”

从政治到经济到军事到民生,二战之后两大阵营的头号老大互相之间的针对就没停止过,启动个新行动应该很正常吧。

“这次不一样,”奥利弗摇着头,咬咬嘴唇看了看他,“如果是常规行动,他们应该是走CIA那条线,那样的话也不可能被我的情报人员打探到消息,但现在他们动用的是民间力量,征集了不少专业能力很强,但名气一般的经济及金融专家,我也是在准备聘请其中某些人的时候才知道人不在了,后来派人追查下去才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因为失踪的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专职研究苏联的。”

陈大河听了立刻眉头轻挑,肃声说道,“没有打草惊蛇吧?”

连联邦政府行动她都敢调查,这姑娘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没有,”奥利弗正色摇了摇头,“我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真正的精锐,是我从两年前开始组建培养的,每一个人都是精挑细选,负责人就是珍妮和布兰妮。”

陈大河恍然点点头,原来是她们,难怪后来没见她们跟随在奥利弗身边贴身保护,而是换成其他一队普通保镖,合着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任务。

只是没想到,奥利弗竟然也开始玩情报中心了,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哪家大型跨国公司还没点自己的情报机构,如今的EO集团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跨国公司,当然需要自己的情报渠道,她没重组黑水之类的暴力公司就算是好的。

好吧,奥利弗还真组了家类似的公司,只是没跟任何人说,也没放在美国而已,可能只有饶山会猜到一点东西,因为奥利弗找他要了全套的安保和情报人员的训练教材,还亲自帮忙训练了珍妮和布兰妮一段时间,但具体情况他也不敢肯定,就没有跟陈大河上报。

所以说,谁还没点秘密了呢。

“那情报呢?”陈大河想了想继续问道,“情报的详细内容是什么?”

“没有详细内容,”奥利弗无奈地撇撇嘴角,“针对苏联这个结论,是我的情报中心利用所有资源分析后得来的,否则无法解释那么多研究苏联的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的秘密去向,因为其他地方完全用不着!”

陈大河又敲了敲脑袋,站起来走了几步,然后原地站定,转身看着奥利弗,“对于这个事,我有几点要说。”

果然有情况!

奥利弗顿时精神一震,直起腰肢看着他,眼睛眨也不眨。

陈大河伸出一根手指,正色说道,“第一,通过这件事,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虽然EO集团如今在美国风声水起,琼斯家族也晋升为一流家族,但是,你们还是没能真正进入美国的核心圈子!”

奥利弗小脸一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用你说!”

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好吧,等了半天你就给我听这个?

美国的核心圈子向来只有掌控国家命脉行业的那几家,其他哪怕是同为大型联合财团,也没有深入核心的机会,EO集团区区一个新贵自然更不可能,除非能送一个人入主白宫还差不多。

陈大河呵呵一笑,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他们的目的地你没有猜错,百分之百就是苏联!”

奥利弗再次振作精神,终于上正戏了,满眼期待地看着他,“为什么?呃,我是说,为什么是苏联?”

接着又摇摇头,“也不对,我是想说,为什么是在这个时间针对苏联,而且是经济?”

陈大河转过身,拿起桌上的那份纽约时报晃了晃,笑着说道,“这篇文章里面也有写,现在苏联对改革的呼声很高,而资格很老的契尔年科同样具有改革精神,只不过他上台之后,受身体拖累,再加上他的思想还是偏向保守,意图采用渐进式改革,所以取得的成绩屈指可数,而这个时候,如果契尔熬不过去,你猜一猜,接班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奥利弗蹭地一下站起来,两只眼睛放着光,“激进改革派?!”

这点不难理解,现在几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苏联整个上层都盼望再来一次改革,以改变日益僵硬的体制,而从所收集到的的情报来看,似乎那边的利益集团耐心不是很足啊,比起契尔的不温不火,可能他们更希望来一场狂风暴雨!

陈大河抿嘴笑了笑,将手一松,任由报纸跌落到桌面,轻声说道,“那么,机会来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