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安国说完,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厚厚一叠稿纸,放在陈大河面前,“看看,这些都是挑剩下的,你觉得能拿过去唱吗?”

陈大河翻开看了看,不一会儿就忍不住往桌上一丢,捂着眼睛仰头无语。

不能说写得不好,但这里面的时代烙印未免也太浓厚了些吧,鬼知道是怎么摊派下去的任务,这玩意儿能拿出去唱才怪,还不如改编一首摇滚版的茉莉花呢。

看到他的样子,马安国忍不住呵呵直笑,“我要是不出一趟国,多半也和这些人一样,认为这么写肯定没问题,可出去转了一圈,在回头看看这些,确实不太应景。”

陈大河瘪瘪嘴,“您老说话真委婉,别说拿出去唱,就这些东西,现在搁内地都没多少人听。”

现在流行的是邓丽筠,除了老同志还爱听点革命歌曲,年轻人谁还听这个。

马安国将桌上的稿纸收拢,边整理边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要不你再挑几首?”

陈大河摇摇头,“不是我不肯挑,主要是这跟美声和民歌都不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去的,这玩意儿既要应景,还要让上头同意批准,复杂着呢。”

现在内地根本就没几首流行歌曲,选择的余地太少啊。

马安国点点头,“也是,别看每年赴外演出的场次不少,但很多节目其实都是重复的,而且都是以欢快为主,”

说到这儿,马安国顿了顿,抬头看着他,“哎,我听说,美国有个摇滚歌手,也打算搞这么一场演唱会,好像声势弄得挺大,找了好多摇滚歌手,你说这摇滚都能开慈善演唱会,咱们弄几首欢快的曲子,不过分吧。”

陈大河微微一愣,身体前倾两肘撑在膝盖上,看着他说道,“摇滚演唱会?组织人是谁?”

马安国眼睛皮上翻想了想,“好像是叫鲍勃盖尔多夫,我也不爱听歌,更不听那些吵吵闹闹垂头丧气的摇滚,也就不认识他,不过听说好像名气还挺大的。”

“呵呵,那名气可不是一般的大,”陈大河嘿嘿一笑,“而且这个歌手跟一般的摇滚歌手不一样,回头你好好找找他的资料查一下就知道,还有,他不是美国人,具体是英国还是爱尔兰的记不清了,如果EO唱片能将他收到麾下,无疑是添了一员大将。”

其实之前鲍勃的名气还不是特别大,至少在美国就一般,他所在的乐队主要大本营还是在英国,不过去年他做召集人,制作了一首慈善摇滚单曲,dotheyknowit\'schristmas?这首单曲一经发行就在欧美地区引起轰动,不仅为他打开了美国市场,还启发了另一首世界名曲,迈克尔杰克逊和莱昂内尔里奇合作完成的wearetheworld,也为今年的摇滚慈善演唱会埋下伏笔。

别看EO传媒的慈善演唱会声势浩大,但在那些桀骜不驯的摇滚歌星眼里,只管自己愿不愿意去做,从来不会考虑别的问题,所以历史上那次轰动世界的拯救生命演唱会多半还会重现。

而哪怕有EO传媒的演唱会珠玉在前,但有一百多位著名摇滚歌星出手,号召力绝不会弱到哪里去。

只不过,现在拯救生命这个主题被EO传媒拿了过来,他又会想一个什么主题呢?!

“是吗,”马安国挑挑眉头,“那我回头好好了解一下,如果有可能,他们的那台演唱会我们也赞助得了,就算挖不来人,也好歹是个人情嘛。”

“你倒是会做生意,”陈大河嘿嘿一笑,随即沉着脸,又看向他手里的稿纸,“五月十九号,只剩一个多月了啊,创作完还要录制,时间确实有点紧。”

“所以咯,要不我会来找你,”马安国耸耸肩,“整台演唱会一百多歌星,其他人我都没管,连邓丽筠都是老邓在负责,也就是咱们内地的节目我才亲自过问,可别恰好就在我这里出了什么岔子。”

“出不了事,”陈大河摆摆手,捂着脸想了想,随后又看着他问道,“通过的那几首歌,是哪些词曲作家写的?能不能再请他们写几首?”

马安国苦笑着摇摇头,“你以为我没找他们啊,问题是先得听那些个领导扯半天的大道理,太累心。”

“那也不能不得到他们的同意啊,”陈大河两手一摊,“怎么说人家也是领导,还不能发表意见啦!”

马安国两眼一翻,“那你去沟通?”

“我不去,”陈大河连连摇头,这种苦差事想想都烦,抓着脑袋说道,“行吧,回头我再想想,看有什么歌合适的,万一不行,”

说到这儿,他突然眼睛一亮,“唉,你说,让咱们的歌星唱香江和台弯的歌,怎么样?”

“嗯?”马安国愣了愣,皱着眉头想了片刻,也反应过来,“这倒是个办法,不需要去唱什么流行歌曲,就唱传唱度很广的经典作品,稍微改编一下就行,国内的领导也多半不会拒绝。”

陈大河拍拍手,“两岸一家亲,肯定行,就这样办,你先回去挑歌,明天就把这事儿定下来,不能再拖了。”

“行,那我先回去,”马安国说着站起来,拍拍屁股笑道,“我发现啊,我和老爷子他们都是给你打工的,忙来忙去结果就你最闲!”

“怎么会,”陈大河理直气壮地指指后面,“我还要回去哄娃呢,可忙了!”

“嘚瑟,”马安国轻嗤一声,转身便往外走。

接下来几天,老马和两位老爷子都没过来,等两位老爷子再登门的时候,老马已经回香江去了,而最终开放大学的校长也确定下来,还是李中和!

因为请的人都不愿意去做这个校长,只能李老爷子亲自出马,将这幅重担挑起来。虽说没能请到校长,但两位老爷子搞串联拉过去吃饭的八位在科学院担任学部委员的老科学家,全部同意去开放大学担任客座教授。

他们可不是一个人,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研究团队,而且也没提别的要求,就是学校必须提供相应的科学实验室,只要实验室合格,此外研究经费充足,别说客座教授,他们直接申请调过去担任专职教授都没问题!

刚开始听李老爷子这么说的时候,陈大河还有些惊讶,这可是学部委员,那就是如假包换的院士,不过要再过十来年才换称呼,什么时候院士这么好请了?!

直到听李老爷子解释一番,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就在前年,国家提出明确要求,中国科学院的方针应当是,大力加强应用研究,积极而有选择地参加发展工作,继续重视基础研究。在这种指导方针下,偏向于基础研究的研究院何去何从都成了问题,大量课题搁置,研究经费普遍短缺。

现在难得有一所不差钱的大学过来邀请他们,又有老熟人李中和做担保,自然是一拍即合。

而李中和做校长也是他们这帮人赶鸭子上架抬上去的,因为这样才更好伸手要经费啊!

陈大河听完这个解释,先是愣了半晌,接着便鼓动两位老爷子继续拉人,多多益善!

不就是钱么,赚了就是花的,只要能将这帮可遇不可求的国宝绑上学校的战车,还怕这所新生大学打不出名气?更何况搞研发投入哪有亏钱的道理,只要牢牢掌握专利,以后就能成百上千倍地赚回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