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夏伯平的话,陈大河若有所思地低着头想了想,片刻后抬起头问道,“就因为这个,你就过来找我?”

“也不全是,”夏伯平摇摇头,皱着眉头说道,“坦白说,他们的行程和考察内容虽然很奇怪,但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甚至有些东西都是我们农业部会主动对外公布的,只要肯费点心思,这些信息都不难收集到,问题是,我摸不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你说他们那么大一帮人跑过来,就为了收集这些粗浅的信息,不能吧?!不光是我,我们部里的领导也有些摸不透,我就想着你不是在欧洲搞了个那么大的银行么,应该对这家公司多少会了解一点,就过来问问你,看你知道这家公司多少情况?”

陈大河咂咂嘴,想了想说道,“那你想了解什么?”

夏伯平眉头微皱,“嗯,将你知道的都说一下吧。”

“哦,”陈大河应了一声,随后看着怀里迅速入睡的小家伙,拿起桌上的毛毯裹在他身上,轻声细语地说道,“这家公司成立没几年,也就是在前年的时候吧,趁着非洲饥荒的机会一下子崛起的,去年呢,他们利用非洲饥荒土地大幅度贬值的时机,大量买入土地,兴建各类种植基地和养殖基地,并修建了相配套的食品加工企业,然后又趁着非洲对粮食的需求,大量低价倾销产品,不仅一下子打开了局面,也收获了不少非洲本土势力的友谊,在非洲彻底站稳脚跟,算算时间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基本上完成对去年购入土地的消化,下一阶段便是高速发展期。”

“你了解的情况跟我们掌握的差不多,但更细致一些,”夏伯平边听边点头,“虽然趁人之危买入土地有点不太光明,但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来说,这样做也无可厚非,而且他们能反过来向非洲低价供应粮食,说起来也不失道义,起码去年的时候,因为他们的行动,让非洲的灾情有了极大的缓解,这么看来的话,这家公司倒也不是那种专注剥削剩余价值的黑心企业,相反还有些社会责任感的!”

陈大河咧嘴笑笑,也不做声。

这时夏伯平又问道,“不过,既然是非洲饥荒,照说整个非洲的粮食种植都会有很大的影响,为什么别的地方都歉收,就只有他们的农场能保证收获呢?”

“这就跟投入有关了,”陈大河将儿子往怀里搂了搂,轻笑着说道,“五洲粮食集团的所有种植基地,全部采用的是当今在最先进的农业技术,包括深井取水,管道滴灌,精准施肥,等等等等,所以哪怕非洲这几年雨水不足,他们也能通过吸取地下水对农作物进行培育,保证了农作物的正常生长,这样一来,产量自然不受影响。”

也就是现在国力不足,外部的情报机构严重缺乏人力物力,才连这种基本信息都打探不到,若是往后推二十年,不需要夏伯平亲自过问,早就有相应的情报部门将所有信息全部汇报上来,哪里还用得着来问他。

“原来是这样,”夏伯平恍然地点了点头,“用科技手段来管理农业种养,确实是一种非常不错的办法,只不过,”

夏伯平说着抬起了头,“这种办法需要的投入不少吧?”

“嗯,”陈大河撇撇嘴,“确实不少,据不完全估计,单是农场的前期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就不下于十亿美元!”

“十亿美元?”夏伯平忍不住有些咋舌,随即连连摇头,“用不起,真的用不起,这十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咱们国家一半的家当,哪个敢用哦!”

一句话说完,夏伯平顿时陷入遐想,眼神也失去了焦距。

陈大河朝他看了看,依然笑笑不说话。

沉默了片刻,夏伯平突然长出一口气,“要是这次五洲粮食集团,能在我们国内投资一个农业种植项目,将欧洲最尖端的农业科技引过来,那就好咯!”

说着扭头看向陈大河,轻声问道,“大河,你在欧洲的时候,你的银行跟这家公司打过交道没有,认不认识他们的老板?要是认识的话,能不能跟他说说,也在我们国家投资?”

陈大河眨眨眼,半天不做声。

这个怎么回答呢?

拒绝吧,以后要是五洲粮食也被捅出来是自己的,三哥这里绝对讨不了好。

答应吧,是不是又太直接了点,而且,还是那个问题,既然答应了,这个投资就非投不可,否则和前面那个问题一样,捅破那天该怎么解释?!

没等到陈大河的回应,夏伯平也没发觉什么不对,依然自顾自地说道,“如果不认识也没关系,我就是想弄清楚,他们这回过来,究竟是为了投资考察,还是有别的什么打算,虽说他们的科技水平远远超出我们国内,对我们这边的东西也没什么好惦记的,可他们的行为确实有些奇怪啊。”

陈大河张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夏伯平终于看到他的样子,不禁有些奇怪,等了半晌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说呢,”陈大河呲牙咧嘴地咂咂嘴皮子,脸色古怪地看了看他,“如果我跟你说,这家公司就是过来看看,没别的什么坏心思,你信不信?”

夏伯平一听更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眼神古怪地打量了陈大河片刻,突然脸色一变,“莫非,这家公司的老板你真认识?”

随即大喜地拍拍手,“认识好啊,这样,也不用你去当说客,跟我拉根线做个介绍,剩下的我们自己谈!”

“嗯嗯,”陈大河扎着脑袋,随即抬起头冲他咧嘴一笑,“你也认识!”

“啊?”夏伯平先是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什么,猛地抬头看着他,“莫非,是奥利弗?”

陈大河一愣,这个三哥怎么会想到奥利弗身上去的?

随即摇摇头,“不是他。”

“不是他?”夏伯平眉头紧皱,片刻之后眼神微动,缓缓转过头看着他,压低声音问道,“该不会,该不会就是你吧?!”

“呵呵,”陈大河昂起头,冲着他呵呵直笑,“可不就是我么!”

谜底揭开,夏伯平被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真被他猜中了,可是,怎么就是这小子了呢?

不过,这小子作为幕后老板,也说得过去啊,可是他心里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算算时间,这小子是八一年九月份去的欧洲留学,八四年四月份回的国,前前后后加起来还不到三年的时间,充其量也就两年半,这么短的时间,先是打造出一个第三国际银行也就罢了,怎么今天又冒出来一个五洲粮食集团了呢,还竟然是非洲的?他到底去的是欧洲还是非洲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