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颗炸弹震得夏伯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翘着个二郎腿,小心翼翼搂着儿子睡觉的陈大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顿了半天,夏伯平才摇着头苦笑道,“你小子就跟牙膏似的,挤一点就出来一点,先是那么大一家商业银行,现在又出来一个跨国粮食集团公司,以后该不会哪天又放颗大卫星吧?”

陈大河依然咧着嘴不说话。

开玩笑,有些东西能说,有些东西打死都不能说,前面的第三国际银行,再加上这个五洲粮食集团,差不多也就够了,后面的苏联布局非洲佣兵团之类是绝对不能透露的,QC基金他更不会提,那是他给自己安排的最后退路,虽然不一定用得上,总之就是小金库。

夏伯平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不过看他那样子,多半还有,这小子,简直不让人安生。

不过还好,虽然他在国外创下那么大的家业,但不像那些一心想着移民的年轻人,至少心还是在国内的,更没有移民的打算,有这两点就够了。

夏伯平打起精神呵呵一笑,“照这么说,他们过来考察也是你安排的?”

“那没有,”陈大河耸耸肩,“我这一年都在国内,根本就没管过那边的事,按我的想法,要等那边将所有资源整合完成,才会考虑投资国内的事,对了,”

说着扭头看向夏伯平,“三哥,他们领头的是谁?”

“一个女的,”夏伯平扬扬下巴,“是公司董事长,全名叫艾玛·伊蕾娜·佩蒂特,看护照是个瑞士人,她应该是认识你的吧?”

如果连堂堂董事长都不认识他这个幕后老板,夏伯平会很怀疑他到底是怎么管理这家公司的。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整个五洲粮食集团也就只有她认识我,行,既然是她亲自过来,那这两天我找个时间见见她,看看在国内什么地方投资比较好。”

他这么一说,投资就是板上钉钉了,如果是刚来的时候,夏伯平肯定非常惊喜,但现在嘛,感觉就跟多发了几十块钱的奖金差不多,兴奋度非常有限!

怎么说呢,完全没有成就感啊!

枉费这些天下足了工夫,结果到头来小老弟一句话,这公司我的!算怎么回事儿嘛。

“得,既然这样,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夏伯平拍拍大腿,非常淡定地说道,“他们就住北金饭店,你自己过去找她也行,让我来安排也可以,回头跟我说一声就行,我也不耽误你逗儿子,拜拜!”

说着就往外走。

“唉,三哥,”陈大河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来都来了,吃了晚饭再走啊。”

“不吃了,”夏伯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晚上陪你那个董事长吃饭,没工夫。”

嘿,还有小脾气了,不就是一个外资考察团,还需要你堂堂一个司长陪么!

陈大河缓缓站起来,冲正熟睡的儿子嘿嘿笑道,“儿咂,你长大了可得大气点,别跟伯伯学知道不。”

小家伙眼睛也不睁开,biabia小嘴巴晃晃脑袋继续睡。

陈大河低下脑袋啃了一口,随后一步一摇地抱着儿子回了屋里,叫来兰婶在边上看着,便换了件衣服准备出门。

艾玛主动带着人过来考察投资环境,弄不好就是为了来找他的,只不过知道他在国内联系方式的只有老提奥和杰罗姆,艾玛确实不清楚,只能瞎猫碰死耗子,但是这种方式明显没用啊,难不成她还以为自己能上新闻,然后让自己看到?!又不是十年后外资最香的那个年代,这时候上新闻是绝对不存在的。要不是今天夏伯平过来,恐怕再过半个月自己都不知道,那她就真成了瞎猫一只。

算了,估计这几天艾玛也没少操心,自己还是先去见见她,看是个什么情况。

陈大河也不担心会不会是公司里面出了什么问题,毕竟刘建设一直在那边盯着呢,真要出了大事,自己肯定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所以他也不心急,具体什么事,且去看看再说。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张铁军堵了个正着。

张铁军打量了他一眼,“怎么,你有事儿要出去啊?”

“啊,”陈大河看看他,“急匆匆地干嘛呀?”

张铁军摆摆手没接他的话,“急不急,不急先说我的。”

陈大河一看他那火急火燎的样子,无奈地将脑袋往后面一摆,“那进去说话。”

还急不急,他那架势分明是不管急不急都不让自己出门,反正艾玛那里也不差一时半会儿的,先处理他的得了。

说起来除了小子一出生和满月,张铁军匆匆过来露了个脸,他还是在儿子出生前来过一回,这段时间都没来过,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忙的什么鬼。

将张铁军带到会客室,陈大河提起茶壶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说吧,什么情况?”

“有麻烦啊,”张铁军苦恼地抓抓脑袋,“今天老爷子特地找人把我叫回去,详细问了我公司的一些情况,本来他开始是想让我把公司暂时关一段时间,可后来一听,我那四家超市,一家超市就有上千号人,还有相配套的仓库和运输队,再加上投了好几千万的车桥厂,零零散散加起来不仅涉及到数千万的资金,更牵扯到六七千号人的生计,他也觉得头大,也不跟我说该怎么办,就一脚把我踹了出来,我寻思着你的眼光一向挺准,就过来问问你的意见,你说我这公司,到底该怎么处理啊?”

陈大河听得有点懵圈,闭上眼睛拍拍脑门,“等等啊,你这前言不搭后语,我怎么听不明白?”

“嗯?不明白吗?”张铁军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我说得很清楚了啊,老爷子想让我关门,可关门影响又太大,现在就卡在那儿,不上不下憋得难受,就过来请你帮忙拿个主意。”

陈大河脑门上青筋直爆,淡淡地问道,“大兄弟,你让我给你拿主意,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吧,无缘无故,你家老爷子干嘛让你关门大吉?你外边闯祸了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