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多月前的第一次商量开始,到现在新情况出现后的综合考量,陈大河和刘建设就在这间小书房里,你一言我一语地将非洲军团的未来规划确定下来。

首先是引起刘建设回国的那支涉及苏丹的万人佣兵团问题,这支军团将从原有的序列中独立出去,由刘建设直接管控,明面上他们将化为苏丹政府军的一部分,驻扎在苏丹南部,并修建一座空军训练基地和一座海军训练基地,暗地里为整个军团提供空军和海军训练,这个也将成为未来军团的一支秘密武器。

其次便是佣兵团的改革,无论现在的各个佣兵团是多大的规模,将全部拆分为两千人以内的编制,按七八十万人的总兵力规模,足以组建成三四百个兵团,并在全非洲范围内设立六大军分区,所有兵团接受相应军分区的管理,而军分区只有传达权和少量的应变管理权,主要的指挥权依然归情报指挥中心统一管辖。

其三便是特战队的组建,在每个军分区建立一支特战大队,编制规模为三千人,这支部队将直接接受总部指挥中心的管理,然后在这支大队的基础上进行选拔,建立一支总部特战队,而这支特战队将作为王牌核心,由以刘建设为首的核心小组领导,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当然,不管是最低的佣兵团,还是最高的王牌特战队,陈大河这里都会有一套独立的调兵号令,可以越过任何人进行指挥。

在完成军制改制之后,最后便是猎人学校的建立。

要建立猎人学校,首先就要成立具有第三国际银行背景的独立安保公司,这支安保公司普通作战人员不做要求,但小分队及以上的指挥人员,将从各个佣兵团进行抽调,这些人都是佣兵团的老人,并知道总部指挥中心的存在,可以接受相应的临时调配安排,从而保证对部队的管控。而安保公司的管理层,反而是由杰罗姆那边负责解决,反正他们也只是安排一下第三系产业需要的保护方案而已,没必要纳入到核心层,这样也减少了安保公司与军团自己关系暴露的可能。

安保公司组建完成,才轮到猎人学校的建立,这支猎人学校的所有教官,将以安保公司的名义,向欧美及苏联特种部队出身的退伍精英进行招募,一方面负责公司内部的培训,另一方面将军事培养作为一门生意,接受外部培训委托,只看学费不问出身,名义上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培训,但必须接受死亡名额。

实际上什么人能进来,什么人不能进来,都会由军团总部指挥中心进行分析后确定,对于那些不能进来却也不能拒绝的,处理办法很简单,死亡名额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损员方式有很多,训练、演习、实战,都有可能造成伤亡,这点谁都没话可说。

在这种情况下,收点佣金,接纳来自遥远东方战斗人员的训练,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而且那些知道陈大河身份的老狐狸心里非常清楚,陈大河一直没有放弃本国国籍加入西方国家,心里肯定对祖国有所倾向,那么在有条件并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为祖国培训几个人才也是应有之义,谁还能说个不字不成!

军团的规划完成之后,还需要解决的就是军械。

此前一方面采购渠道不足,另一方面也是军团的人数发展太快,如今的佣兵团跟那些非洲土著势力真没多大的区别,都是人手一只步枪便算完了,手枪那是军官才有的装备,另外再就是少量的机枪火箭筒或者防空机枪之类的高档货,汽车倒是有不少,但装甲车却非常有限,顶多能保证一个佣兵团有个三五辆。

就这种装备水平,也难怪那些西方国家间谍没有多大疑心。

但对于军团本身来说,这样的装备很显然无助于战斗力的提升,尤其像陈大河这种,见识过老美在两次海湾战争中欺负小朋友的打法,那就是完全依靠装备优势进行碾压,自然不能接受自己的军团弄得像个土匪军的现实。

重武器要有,防空武器要有,必要的单兵装备要有,以连排为作战单位的电台、火箭炮、迫击炮要有,以团为单位的直升飞机要有,以军分区为核心,进行划片管控的空军支援中队要有。

这么一算,光靠董建磊偷偷摸摸地在乌克兰挖苏联的墙角来解决,非常地不现实,而且老董如今正在执行陈大河的第二阶段计划,为后期拆苏维埃城墙做准备,哪能随随便便暴露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开拓新的军火来源渠道自然就非常重要,而刘建设提出来国内采购,为祖国献外汇的方案,自然得到了陈大河的充分肯定。

国内的装备虽然算不上一流,但继承了苏式军械的风格,结实耐用更胜一筹,搁非洲那地方正好。

将整个规划方案逐字逐句地写在纸上,双手递给陈大河看过无误之后,刘建设又接回来默默背诵了一遍,便掏出打火机点燃烧掉。

这个方案只会印在他的脑子里,绝不会出现在任何明面的地方。

等最后一点火苗熄灭,刘建设便站起身说道,“老板,那我先回龙江,通知一声老部队的领导,以他们的效率,我估计等我们的猎人学校建好,也不一定能得到审批并选好人手,还是早做通知的好。”

陈大河站起来点点头,“至于学习费用,你可以往少了说,报个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价就成,而且告诉他,只需要交一次学费,和负担往返的交通费用就可以,其他所有的生活费用都不需要他们管,争取让他们多派些人过去,回头等具体学费金额出来之后,由你这边补足就行。”

如果说十分之一还是个成本价,那百分之一就跟白送没什么区别,最起码训练期间消耗的军火都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所以一听这话,刘建设就知道老板又在做人情了。

不过他也没多说,只是用力点头,表示明白。

倒是陈大河捏捏下巴,又提出一个问题,“老刘啊,你打算用什么样的理由跟你的老领导说呢?就算你去非洲工作,也不一定能接触到这些信息啊。”

刘建设咧嘴一笑,“这我早就想过了,说什么借口都不合适,最好的办法,就是坦白明说!直接告诉他,我就是在非洲干雇佣兵的,挣的是卖命钱,他知道我一直在帮助战友,肯定不会多说什么。”

直说啊?陈大河咂咂嘴,甩甩手说道,“也行吧,你自己安排好就好。”

“嗯,”刘建设点点头,“那,老板,我就走了啊,回头就不过来了,买好机票直接去非洲。”

“嗯嗯,”陈大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自己小心。”

等刘建设离开,陈大河长舒一口气,老刘会非洲整军,自己也该去谋划谋划军械的事了,努力成为一个超级军火商!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把宝贝儿子送回房间睡觉去。

转身搓着双手,乐呵呵地将儿子抱起来,紧接着眉头一皱,随后淡然地走出书房来到院子里,仰天一声长啸,“兰婶,换尿片啦!”

天大地大儿子最大,什么事儿都等换完尿片再说!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