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第一次军火交易紧锣密鼓进行当中的时候,时间转到六月份,首长终于公开宣布裁军百万,拉开轰轰烈烈的军改大幕。

而在这场大幕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也被敲定下来,国家将从全军中挑选三十五名精英战士,在六月三十日前全部集中,先在北金进行培训学习,后期将派送至非洲进行为期一年的特训,至于特训的时间和地点,待定!

当陈大河从张老爷子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有些茫然,“老爷子,那边都还没准备好呢,你们这么快就选好人啦?”

“选人还不简单,”张老爷子面带不屑地撇撇嘴,傲然说道,“一个通知发下去,让每个军区选送五个人,全部写好遗嘱送到北金来,先集中训练一段时间,等到你说的那个猎人学校开张,就直接出发过去学,到时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败的死了埋在那里,成的活着派去西南,能在那里待一年活下来再派回原籍,也不用多,最多只要三年,每年派一批人去,到时候这些人就是新成立的七大军区的特种部队种子!”

写好遗嘱?!

陈大河愣了愣,咂咂嘴没有吭声,单单是这一个条件,估计就能拦下九成九的关系户,要是真有不怕死的,就算真有背景也得认,毕竟他之前说过,猎人学校也是有死亡名额的,而且三月一小考,半年一大考,全部都是不掺假的实战,战场上子弹可没长眼睛,不管你是姓谁的!

更别说闯过了猎人学校的考试,还有西南战场等着他们,那里可是要打到九零年,足够他们实习的了。

“小子,”张老爷子拍拍大腿,“我手头上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你什么时候可以走?”

他说的自然是去找自己几十年没见的乖闺女,也就是茜茜的亲妈。

陈大河回过神,轻声说道,“我都可以啊,茜茜也跟单位请好了假,随时都能走。”

“那行,”老爷子点点头,“宜早不宜迟,老子也假公济私一把,正好后天有架军机要飞荆江,我们直接坐飞机过去,到了那里再转车。”

军机?

还直飞荆江?

荆江确实有个军用机场没错,还是当年老常在的时候,为了抗战修建的简易机场,只不过那里一年也飞不了几架飞机,您老竟然说刚好明天有架军机飞过去执行公务?

此时陈大河只能呵呵。

只不过,那军机也能坐人?

幸好本帅哥早有准备!

当即微微一笑,对着张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也别等后天了,我借了一架飞机,咱们明天就直接过去吧,就是不知道荆江机场能不能停大型客机?”

“嗯?”张老爷子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你说啥?借了一架飞机?那玩意儿还能借?”

“啊,”陈大河点点头,“光都能借,飞机怎么就不能借啦!”

张老爷子愣愣地回不过神来,飞机也是能借的吗?

于是第二天,当一行人开着车来到首都机场,通过贵宾通道进入停机坪的时候,张老爷子看着眼前红白相间的大型宽体波音飞机,嘴巴还是没能合拢。

等到登上飞机之后,看着里面的豪华设施,一副土包子进城的样子,东摸摸西看看,还在安排给他的那间客房的床上打了个滚,好不容易等到飞机准备起飞,在空姐的安排下到座椅上做好,捆好安全带之后,才长出一口气,扭头看着陈大河,“小子,这飞机,是那个奥利弗的?”

“算是吧,”陈大河帮茜茜把安全带绑好,又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轻声笑道,“EO集团成立了一家航空公司,这架飞机是专门提供给高端客户的,平时就停在香江机场,也没人用,我就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先借过来用用,就是不知道荆江机场能不能停,不能的话就只能降落在汉口了。”

什么高端客户全是托词,其实这就是他那架私人飞机,除了从瑞士回国那次,这回还是自己第一次坐。

“停是肯定能停,”张老爷子唏嘘地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那里的机场经过几次翻修,虽然还不能作为正式机场,不过偶尔停几回大飞机还是没问题,只是我就在想啊,咱们堂堂这么大一个国家,这马路上跑的汽车都没几辆,他们老美竟然连私人都能买飞机了,这差距未免太大了些啊。”

“差距肯定有,但这种距离也不是大到让人绝望,”陈大河笑道,“只要咱们肯努力,一年不行就十年,一代不行就两代,总有超过他们的时候。”

“嗯,你这个精神头不错,有主席教导过的那种愚公移山的劲头儿,”张老爷子点了点头,哑然笑道,“我也就是看到差距,突然心有感慨,不过有差距咱们不怕,只要奋起直追,总能赶上他们!”

飞机进入平流层,众人将安全带解开,茜茜将儿子接过去,抱到房间去休息,叶正根图安和张老爷子的两个警卫竟然跑去娱乐室打麻将,陈大河则留在客厅里和老爷子聊天。

一段闲聊过后,老爷子突然说道,“小子,你和那个奥利弗,还有那个杰罗姆的真正关系,我也就不问了,反正问了你也不会说,只不过有一句话我要提醒你。”

陈大河眉头轻挑,“您说。”

老爷子转过头,定睛看着他,“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别忘了你的身份!”

听到这话,陈大河毫不犹豫咧嘴一笑,“老爷子,您觉得,以我和奥利弗或者杰罗姆的关系,是不能移民去美国或瑞士还是咋地?咱现在依然还是中国人呢!”

“好,”老爷子仰头哈哈一笑,“算我老头子多管闲事,不过,要我说啊,你小子还是胆子太小,明明有十分本事,却不被逼一逼压根就不露出来,而且就算逼了一把,也就显露个两三分,比我这个老头子还爱藏拙,不像个年轻人!你是信不过公家还是怎么滴?!”

陈大河撇撇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头的椽子先烂,我这是在听老祖宗的话!”

“狗屁,”张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样儿,有老头子在,怕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