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的铺子?

陈大河一听,不禁有些惊讶,“怎么有那么多,他们从哪里进的货?镇上面还有其他村的人就没意见?”

“那些货都是从深阵进的,品种多不说,还不需要批条就能买到,正好每天从深阵过来拉货的车子有不少,他们顺路就能带过来,还能省点运费,至于其他人,能有啥子意见,”杨老大仰起头晒然一笑,“镇上的人都指着进厂干活挣个编制,让他们摆个摊都不愿意,还开店?可拉倒吧!其他村的人更不用提,别说有意见,哪怕咱们村的人把铺子让给他们去做,他们都不敢!”

杨老大轻轻啐了一口,脸上带着一丝不屑,“都是些眼睛皮子浅的东西,指着承包到户的两亩地,种点庄稼卖给咱们厂子挣钱,让他们去开店做生意,一百个里边儿一百个不敢,半点忧患意识都没有,要是哪天咱们厂不收他们东西了,看他们怎么办!”

陈大河撇撇嘴没做声,你指望这年头的农民能有多少胆子去做生意?还是算了吧,别说开店了,就是让他们南下去进厂打工,愿意去的人都不多,只不过这东西好听不好说,便将话题一转,轻笑着说道,“哟,你还晓得忧患意识,不容易啊。”

“那是,”杨老大满面红光地哈哈大笑,“你以为你杨叔一辈子泥腿子,就不追求进步啦?我告诉你,自打五年前办了那个酱菜厂开始,你杨叔我每天都硬逼着自个儿看一个小时书,雷打不动!”

说着瘪了瘪嘴,“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上剅是一天比一天红火,又是农场又是加工厂的,还建了这么大的房子,可天有不测风云,鬼知道哪天就要走下坡路,所以我不光要充实自己,还号召村里的人一起进步,上学的就要好好学,工作的就要好好干,没工作的也不能闲着,咱得自己创造价值,这不,有些人就开了店,有些人就合伙做生意,这日子不就一天天好起来了吗!”

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杨老大,陈大河忍不住竖起大拇指,人都说活到老学到老,他这也算是切身实践了。

说到这里,杨老大喝了一口水,视线瞄着陈大河,嘿嘿笑道,“大河,你回来一趟不容易,要不明儿个跟着我到处走走看看,给提点意见?”

陈大河想了想,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淡然笑道,“杨叔,要说提意见,我还真有一条意见要提。”

“嘿,真有?”杨老大顿时精神一震,直起腰杆看着他,“那你快说说,给提个什么意见?”

每回这小子给提意见,村里都能增收好大一笔,有了这个前提印象在,杨向明期待值自然爆棚。

他这点小心思陈大河自然能看出来,不禁笑着摆了摆手,“我这意见不是赚钱的,反倒是花钱的。”

“花钱的?”杨老大先是一愣,随即竟然也没失望,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你说说,怎么个花法?”

陈大河脸上的笑容敛去,指着外面说道,“白天我过来的时候,发现咱们镇上的变化确实挺大,建了不少新楼,开了不少商店,路上的人也多了,大家脸上的笑容也多了,日子比以前很明显好过了许多,但是,杨叔,有个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

“问题?”杨老大不解地挠挠脑袋,“没发现啊,有什么问题?”

陈大河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他,“环境啊,杨叔,你没觉得街上的垃圾太多了吗?!”

“垃圾?”杨老大有些不明所以,“垃圾多不多,跟我没什么关系吧,要管那也是老刘的事,扫大街的又不归我管,不关我的事啊。”

“嘿嘿,”陈大河冲着他一笑,轻声说道,“杨叔,你看看现在的上剅村,种粮种菜养殖,这是农村的基本功,咱们是一样没落,农产品深加工,前前后后办起来四五家工厂,”

“十三家,”杨老大突然打断他的话,见这小子脸色突然由晴转阴,立刻抬了抬手,“你说,你说,我不插嘴。”

陈大河无奈地撇撇嘴,继续说道,“好,就十三家,放眼全国,你见过有几个村能有这份家底的?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据我所知,孙老爷子在这儿待了不少时间吧?”

“嗯嗯,”杨老大点点头,打了个手势,“待了小一年,中间离开几次不算,去年年底才回去。”

“那就是了,”陈大河耸耸肩,“孙老爷子他是想写一篇论文,探讨我国农村经济的发展思路,而上剅就是他的主要素材,等他这篇论文发表之后,你觉得来上剅村考察的人会不会多?”

“那还说个屁,”杨老大傲然地抬起头,“甭说那时候,就现在过来考察的人也不少啊,三天一小拨五天一大拨的,要不是老子一开始就定了规矩,所有来考察的人全部自费,否则吃都能把老子吃垮。”

“哦,”陈大河晃了晃脑袋,“原来现在就很多了啊,那这么说的话,他们都看到了现在的上剅了咯?”

“对啊,考察嘛,肯定要到处看看,”杨向明正说着话,突然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陈大河,“你的意思是,咱们这儿满地的垃圾,他们也都看见啦?”

陈大河忍俊不禁地噗呲一笑,“杨叔,你可真逗,他们的眼睛又不带过滤,你说看没看见!”

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而且有一点你要搞清楚,上剅的工厂可都是食品相关的啊!”

“这我可以保证,”杨老大连忙举起右手,“工厂里边儿绝对没问题,就是大街上有点儿不太干净。”

陈大河两手一摊,“厂里面干净,可厂外面邋遢,还不是一个样儿。”

杨老大想了想,猛地一拍大腿,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明天就去找老刘,哪怕上剅出一部分钱都行,一定要把平安镇的卫生问题解决!”

陈大河笑着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平安和上剅本来就是一体的,以后来考察的人更多了,看到这里脏兮兮的,刘书记也好,你杨老大也好,脸上都没光不是!”

“嗯呐嗯呐,”杨老大连连点头,总算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把这个事记在心上。

可还不到两分钟,他又故态复萌,腆着脸笑道,“大河,除了这个,还有其他意见不?管理上的也行啊。”

陈大河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该说的我以前都说了,你照着我上次回来留给你的那份大纲去走,基本上就不会有问题,现在上剅的产业规划不仅完善,而且还非常合理,只要不乱来就好,”

说到这里,陈大河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如果非要我提的话,我的想法就是好好地把品牌竖起来,这个品牌不只是针对产品的,也包括了上剅的方方面面,如果说赚钱是硬实力,那这个就是软实力。罗老爷子给参考消息写过一篇文章,说的是物资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联系,他提出一个观念,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首长也非常认可,办农场办工厂是物质文明,治理垃圾治理环境就是精神文明的体现之一,当然还有其他许多东西,你可以找刘书记好好商量一些,争取把上剅,把平安,打造成一张享誉全国的名片,到那个时候,哪怕上剅所有的工厂被一把火烧光,只要这块牌子不倒,就能一夜之间重建起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