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奥利弗也觉得有些不妥,她还没有意识到估值的巨大差距,主要觉得那些投资人不可能再等一年时间,要是他们趁微软融资上市的机会,转而投向微软公司,或者扶持另外一家软件公司,可能恩佐软件会遭受巨大的市场损失,毕竟软件研发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和专利,而这两方面是德英两国的强项。

于是冲着陈大河晃晃脑袋,表示不用考虑这个建议,她可不想好心办坏事,坑了陈大河。

陈大河瘪瘪嘴,摸着脑袋想了半天,在两人注视的目光中,抬起头说道,“杰罗姆,如果恩佐软件能发展顺利,别说市场价值,单单是盈利都极有可能超过星空计算机公司的水准,所以在我看来,恩佐公司的估值不能低于当时星空公司融资时的估值。”

“一百亿美元?”杰罗姆瞪大眼睛,脸上满是苦笑,“先生,这不可能,他们可以说过去的辉煌不代表未来的成功,事实也正是这样,恩佐公司不像星空公司,有很多工厂和产业链,那里只有一栋办公楼和一百多个员工,以及自成立以来申请的一百多项专利,单凭这些,任何人都不可能认同这个估值的。”

当初星空公司之所以有那么高的估值,除了开发出的几款第一代自有专利产品能顺利得到市场认可之外,跟星空公司那几个生产基地和数十家参股的零配件供应商更有莫大的关系,而软件公司不具备这些东西啊。

奥利弗眼色一动,她此时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软件公司的估值绝对不能参照实业,否则创始人太亏,而投资人也不可能接受陈大河的狮子大开口,因为谁都不能预见恩佐软件的下一个产品能否继续取得成功,想想几年前的进击游戏,一年的盈利能力接近八亿美元,还要超过现在的恩佐软件,不也才作价二十亿就转手了吗,虽然有强迫的意味,但那个价格在当时的资本市场也算合理,当然对于陈大河来说,又很不合理了。想到这里,不禁眉头紧皱,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陈大河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我也知道他们不愿意接受,而一百亿美元是我心中的理想值,但并不是非要这么多不可,当然,太低了我也不能接受,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如果他们同意,就可以按照这个方案来拟定投资协议。”

奥利弗和杰罗姆相视一眼,随后同时看向陈大河,“什么办法?”

陈大河微微一笑,嘴里吐出一个专业词组,“ValuationAdjustmentMechanism,简称VAM。”

估值调整机制,在国内更多人喜欢称之为对赌协议。

陈大河不知道这种可转换股的另类期权应用形式在国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在八五年这个时间段,他还没有听说过世界上任何一起跟投资相关的对赌协议应用,而在前世,国内最早的应用则是零二年的时候,摩根士丹利投资蒙牛,通过对赌,蒙牛以高业绩赢得巨额股份,而摩根也因高业绩引起的估值暴涨而得以受益。

这东西用好了,对投资人和创始人都有巨大的好处,但要是用不好,可能对其中一方就是不可挽回的伤害,甚至有可能对双方都造成巨大损失,所以这也是一把名副其实的双刃剑。

只不过所谓的双刃剑那是对普通人而言,对能预见到结果的陈大河来说,那就是明目张胆作弊的道具,先把恩佐软件公司的估值放低一点没关系,但会跟那些投资人签订一个对赌协议,后期再用高业绩,将他们拿走的那部分股份拿回来,还让他们无话可说,甚至是喜笑颜开双手奉上,这就是他坑人的本事。

迎着两人疑惑的目光,陈大河将这个协议的内容讲解了一遍,最后笑着说道,“杰罗姆,你回去之后,先抛出去百亿美元的估值,吊一下他们胃口,然后再慢慢和他们磨,最后只要软件公司的估值不低于三十亿美元,就可以接受,但前提是必须签订一份对赌协议,具体的对赌内容,你和公司战略部商量过后再给我来定,主要以财务绩效为准,另外赌注要写清楚,我今天交出去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旦业绩达标,我要无偿拿回来其中的一半!”

杰罗姆一边点着头,一边声也不吭地在刚拿出来的笔记本上速记,同时脑子转得飞快,不断衡量其中的利益得失,并思考这种模式的优缺点。

而一直在边上倾听的奥利弗此时也变了颜色,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看着陈大河说道,“陈,你的金融知识是在哪里学的?”

“啊?”陈大河一愣,转头看着他,“呃,自己看书看的,怎么啦?”

这辈子确实没学过金融,而且连专业书都没看过,最多看过一些金融报刊和资料,很多东西都是上辈子在大学里听老师吹牛的时候记下的。

“看书就能看会,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奥利弗晃了晃脑袋,苦笑着说道,“也许你只是把这个估值调整机制当做融资方案中的一个道具,但专业做投资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具有广泛应用前景的专业金融工具,也许要不了多久,全世界的投行都要向你交专利费!”

写完最后一个字母,杰罗姆也猛地抬起头连连点头表示附和,他就是专业的银行家,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工具的价值,而且已经想到将这个作为特色卖点,增加旗下投行的竞争力了,显而易见,奥利弗也有同样的想法,要知道EO集团旗下也是有投行和证券业务的。

陈大河咧嘴哈哈一笑,“好啊,回头杰罗姆你就拿这个去申请专利,多收点专利费回来。”

杰罗姆也咧嘴笑道,“当然,银行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这件事谈完,杰罗姆继续他的工作汇报,“先生,除了恩佐软件公司,美国的进击游戏公司也同样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只不过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对恩佐公司感兴趣的全在欧洲,而对游戏公司感兴趣的,则全在美国。”

“嗯?”陈大河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你的意思是,他们把我的公司,当做可以随意分配的猎物了吗?”

杰罗姆脸上浮现一丝苦笑,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奥利弗,他之所以坚持等奥利弗飞机降落之后,跟她一起过来,就是想拉她分担一下火力,身为陪着老板一同走过来的元老,杰罗姆又怎么会不知道老板对美国人的意见之大,而且最反感自己被人当成砧板上的肉,但利益均分本来就是资本世界的潜规则,他也没办法打破规则,要想说服老板,就只能求助琼斯小姐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