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右手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拍打,片刻后说道,“这不是讨不讨好的事,而是没必要直接起冲突,当然,我们也不可能毫无原则地迎合他们,”

说着抬起头看着奥利弗,“他们让你表明立场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奥利弗眨眨眼,歪着头仔细想了想,最后才略带犹豫地说道,“其他都没关系,但琼斯文化公司要关掉。”

陈大河眉头紧皱,“为什么一定是这家公司?”

“因为代表的意义不一样,”奥利弗抿着嘴耸耸肩,捧着手里的牛奶,正色看着他,“服装厂、电子厂等几家公司是专供美国市场的,等于是制造基地,专为美国EO集团旗下的公司服务,而造纸、印刷等其他公司的销售市场基本上都在中国国内,与美国市场没有冲突,只有一家琼斯文化公司,完全将美国市场作为资金来源地,却对于美国的实体经济并无太大的益处,反而还将中国文化输入到美国,造成一定的社会影响,以上是他们给我的理由。除此之外,这家公司是我们两人合作成立的第一家公司,具有象征意义,据我分析,应该是他们预测,如果将这家公司关停,会在你我之间制造一道裂缝。如今的EO集团已经成为财团之外的第二梯队企业,而你的第三国际银行在欧洲也具有极高的影响力,如果我们两人再次像三年前那样亲密无间地合作,很有可能对他们造成不小的威胁,所以他们才会想办法遏制这种情况的出现,”

说完这些,奥利弗举起右手轻轻晃了晃,“当然,这些都是毫无证据的猜测,我也不能确定,但是,将文化公司结束经营确实是他们唯一的要求。”

陈大河听完之后默不作声,一手捏着下巴,两条眉毛皱成一团,片刻后微微摇了摇头,“应该没这么简单,那些老狐狸哪个不是身经百战,不可能为了这么点事,就这么儿戏地用一家权重占比并不高的小公司来试探你的态度,他们应该还另有打算。”

虽然琼斯文化公司一年能有几千万美元的营收,但对于整个EO集团而言,实在有些微不足道,可偏偏他们就瞄准了这家公司,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奥利弗眼睛一亮,扭头看着他,“什么打算?”

她自己也为这个事想了好久,可是一直都没有头绪,难道陈大河只是听上一遍,就能分析出背后的原因?

陈大河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摇着头说道,“现在还说不上来,不过,我猜应该跟EO集团的股份有关。”

“什么?”奥利弗满脸荒唐地瞪大眼睛,“这跟总公司的股份有什么关系?”

“我也只是猜测,”陈大河耸耸肩,“或许他们认为,你会用总公司的股份来弥合这次分歧也说不定。”

奥利弗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简直异想天开。”

哪怕她再重视这家公司,也不可能用总公司的股份来换取公司的继续存在,大不了将皮球抛给陈大河,让他去想办法就是。

陈大河撇撇嘴,果然严守商人信条才是这位姑娘的风格。

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动几下,陈大河又问道,“奥利弗,他们让你关停这家公司,给出的条件是什么?”

奥利弗睁着眼睛诧异地看了看他,“刚才不是说了吗,出手帮我完成并购,然后我要表明立场态度,就这么简单。”

陈大河先是一愣,随即愕然地看着她,“所以说,你是已经收货,却不肯付款?”

奥利弗略带羞涩地低头一笑,抬眼说道,“也不是不肯付款,这不找你商量来了么。”

陈大河顿时满脸无语,大姐,刚才这话题还是我挑起来的好伐!

轻轻叹了一口气,陈大河看着她说道,“这家公司可以关停,但是,他们得帮你继续完成几单并购。”

“啊?”奥利弗满脸的诧异,她真没想到陈大河竟然会这么说,不由得问道,“你确定要关停?”

“当然,”陈大河嘿嘿一笑,“之前我让你不要关,那是因为这家公司关系到国内两百多家单位的创汇业务,但并不是说,创汇业务非得通过这家公司不可!”

以他如今的身家,哪里还必须需要靠奥利弗来维持文化公司的经营,大不了自己接下来就是。

奥利弗眼珠一转,轻声说道,“你的意思是,重新注册一家公司,继续经营艺术品生意?”

见陈大河点点头,奥利弗又忍不住说道,“换一家公司经营,可不一定能像琼斯艺术品公司一样,将这些东西都打造成高端艺术品的!”

天知道她为了这家文化公司花费了多少心血,拜托了多少人情,一家高档艺术品公司,可不是那么容易造就的。

陈大河一如既往地耸耸肩,“我算过了,这些公司每年的采购合同也就在一千万美元左右,如果不算艺术品订制业务,还不到这个数字,所以哪怕一件不卖,这笔费用我也能承担得起,反正价格是不会降的,卖不出去就卖不出去,大不了我自己全部收藏呗,说不定以后还能升值。”

这些东西能在奥利弗的操盘下,卖出近乎于奢饰品的价格,固然与奥利弗的商业手段和人脉不无关系,但这也是基于艺术品本身高质量的前提之下,否则没人是傻子,会花大价钱去购买品质低劣的东西,所以这些东西真的万一暂时卖不出去,陈大河自己收藏了也不亏,说不定二三十年后还能狠狠赚上一大笔。

毕竟这些出口艺术品的制作者们,绝大部分都是已经上了年岁的老匠人,当商品经济到来的时候,还能有多少人像他们一样,沉下心来去搞艺术创作,确实要打个大大的问号。等那时候会做的人少了,也再做不出这样高品质的东西,如今的这些艺术品还能不值钱吗?!

听见陈大河的话,奥利弗不禁两眼上翻,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这家伙是越来越像暴发户了,真是一点贵族气质都没有。不过,这位姑娘眼珠子轻轻转动,脑子里浮现一个念头,自己要不要也顺手收藏一批呢?唔,美国那边还有不少好货,待会儿就打个电话回去,全部都不卖了,都自己收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