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不是说不去参与就可以避免所有灾难的,陈大河当然可以不介入美国股市,但美股从来都是世界金融市场的风向标,八七年的这一次也不例外,纽约和纳斯达克两大股市的急剧下跌,引起了伦敦东京香江等全球主要股市同时暴跌,造成一场席卷全球的灾难。而第三国际银行和QC基金在全球各大金融市场都有投资,面对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股灾,他不可能要求杰罗姆和卢卡从现在开始就停止或压缩金融市场的投入,转而投资实体行业吧。

陈大河敲着脑袋,在奥利弗诡异的目光中来回走动。

先冷静冷静,复盘一下这次股灾,或许情况没那么糟糕。

首先,爆发股灾的原因是什么?

陈大河刚好走到窗前,突然站定,看着窗外的夜色,搜肠刮肚地回忆那一点点遥不可及的知识点。

想想啊,好像是和美国赤字有点关系,应该是因为赤字高于各大金融机构的分析,使得市场对政策走向持悲观态度,

悲观?

陈大河眉头微皱,对了,还跟一个谣言有关,是取消税收优惠还是要加税什么的?

反正先是美股连创新高,然后在谣言的影响下,股市开始小幅下行,持续了大约一周,跌幅是大约百分之九,然后等待了周末的两天之后,星期一的开盘并没有迎来反弹,反而是大量的抛售,最终当日标普五百指数大挫百分之二十。

后果呢?

陈大河捏着下巴皱眉蹙额,脑子里的回忆倒是越来越清晰,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辟谣加降息。

对了,就是降息!

陈大河打了响指,终于想起这场威力甚大的股灾,后续影响却远远不如后世零八年的那一次,因为此时美联储手里的筹码简直不要太多。

除了由白宫主导的税收政策之外,美联储应对金融风暴的万年法宝便是利率,由于通货膨胀原因,此时的美联储利率高达百分之十一,这还是下调后的结果——四年前的利率竟然是百分之十九!因为只有这么高的利率才能勉强冲抵一丢丢通货膨胀带来的负面影响。

所以只需要将利率降低一点点,并继续保持宽松的税收政策,重新刺激市场投资,美联储完全能将这场风波的影响控制在最低。

想到这里,陈大河长出了一口气,就是说嘛,八十年代全球金融市场分明是整体上扬,怎么可能一场股灾就一蹶不振了呢,嗯,如果这次股灾自己真的不能躲过去,那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多等一两年,等股市涨起来之后就没事了,而且自己还可以利用股灾爆发之后的机会,大肆低价购入优质股票用来补仓,说不定最后还能赚上一些。

确定最坏的结果也可以接受之后,陈大河脑子又活动起来,如果能大赚一笔,谁愿意只是保本或小赚呢,不过抛开记忆的金手指,这种市场分析的确不是他的强项,他所能做的,就是将方向指出来,然后让其他的专业人士去全身心地投入努力,自己只需要等着收获就好——反正亏不了,何不放手一搏!

打定主意,便准备跟奥利弗商量,结果刚一回头,就看见这姑娘站在咫尺之外,瞪着两只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你干嘛?”陈大河眨眨眼,“干嘛这么看我?”

“问我干嘛,我还问你干嘛?”奥利弗双臂环抱在胸前,上下来回打量着他,“说到一半突然又不说了,还发神经似的抓头拍脑,从这头跑到那头,没事吧你?”

陈大河嘴角一垮,“拜托请不要用这种关爱智障人士的眼光看着我,谢谢!我刚才只是突然想到几个问题而已,现在想好了,我们需要重新商量一下。”

“好吧,”奥利弗耸耸肩,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昂着脑袋看着他说道,“现在,请开始你的表演。”

陈大河翻了个白眼,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虚点,“首先,我只能判断有这么一场金融危机,根据市场的客观规律,它是必可避免一定会发生的,只不过,我没法判断它发生的具体时间,也许最晚在两年之后,也许很快,就在明天!”

现在他是真不能判断这场股灾什么时候会来,但最晚也不会晚过他记忆中的那个时间点,因为现在美国的金融市场热度和赤字对比上一世都要更高,按照正常规律,这场股灾只会提前不会推后。

“明天不可能,”奥利弗冷冷一笑,在陈大河莫名的目光中,淡然说道,“明天是周末,股市不开市!”

看着满脸囧色的陈大河,奥利弗继续说道,“而且你的分析毫无疑义,连一个关心股市的小学生都知道,经济发展存在周期性,区别是周期的长短而已。明天到两年?尽管你已经将这个时间段缩短在两年的范围之内,但还是太长,不具备参考价值。”

陈大河轻叹一口气,他决定忽视某人的话,继续自己的思路,“具体原因我刚才说了一些,包括投资过热,赤字增加,除此之外,据我的分析,每一次股灾的爆发,除了市场本身和政策的影响,导火索都源自于投资人的信心不足,哪怕是在股市暴涨的时候,他们也会有一种担心存在,那就是股市随时会跌,所以,当市场上出现让投资人信心不足的东西的时候,我们就要注意了——股灾即将出现!而现在美国的现实就是,一方面投资过热,一方面赤字增加,这些都会影响到投资人的判断,所以只需要一点点火星,哪怕是谣言,就能引爆他们的担忧。”

听到这里,奥利弗脸色终于有了变化,“那么,火星是什么?”

陈大河耸耸肩,“也许是加税,也许……”

话还没说完,就被奥利弗打断,“加税不可能,里根只要在任上,他就会坚持宽松的税收政策,否则也不会出现财政赤字逐年上升的情况。”

“呃,”陈大河咽了口气,继续自己未说完的话,“也许,是取消现有的税收优惠,比如说,融资税收优惠!”

不等奥利弗反驳,陈大河自己就抢先说道,“别说不可能,我刚才说了,谣言也可能是火星!”

听完这些,奥利弗闭上眼睛,开始自己的思考。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