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陈大河只是简单的分析市场,奥利弗想到的东西则更多一些。的确本世纪上半叶西方的几次经济危机,是因市场调节能力的受限和金融制度的不完善而产生的,并且也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但是在金融市场日益发展完善的今天,不说每一次,大部分所谓金融危机发生的背后,反而更多了几分人为因素,因此相比起早期的哀鸿遍野,后来每次危机的发生,多多少少都会有输有赢。

以最近一次的英国股市暴跌,并引起全球范围的股市跟跌为例,不也是由于撒夫人政策走向的体现么,而事实上伦敦股市暴跌之后,几乎所有的变化都在撒夫人的预测范围之内,并最终为她赢得胜利,遭受损失的无非是些与她无关的人而已,至于其他什么全球股市跟跌之类,谁管他,只要自己的目标达成就好!

当然,市场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东西,没有人能将它彻底研究透,那些所谓的幕后黑手能做的,就是将即将可能发生的危机引爆,并尽量引导在可控范围之内,以便自己以及盟友能及时应对,至于最终后果,没人能预测,包括那些黑手也不能。正是这种两败俱伤的可能性依然存在,所以他们每一次发动之前,都会经过周密的考虑和衡量,而不是拍拍脑袋就能做决定。

所以在奥利弗看来,陈大河分析的美国金融危机确实很有可能发生,但此时她脑子里所想的,是这次的金融危机背后,有多少只手在暗中操纵,他们什么时候会发动,引起的后果又会有多大?

陈大河转到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看着旁边脸色变幻不定的奥利弗,不由得有些奇怪,抿着嘴问道,“很简单的经济分析,需要想这么久吗?”

“不是那么简单,”奥利弗面色沉重轻轻摇头,“此事背后,必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陈大河两眼上翻,你以为自己是元芳啊,

“姑娘你真的想多了,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场空头和多头的博弈,你只要抓住几个关键信息点,就不会押错宝,”

稍微停顿一下,又说道,“哪怕押错了也没关系,后期整体走势还是积极向上的,区别只不过是少了一次横财机会而已。”

可惜,陈大河的话并没有打消奥利弗的疑虑,她轻轻摇头说道,“我刚才想了很多东西,似乎猜到一点,为什么亚当斯叔叔会通过我的爷爷,让我关停这边的文化公司了。”

陈大河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诧异地看着她,“不是在说金融危机吗,你怎么又提起这件事?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他不知道那个亚当斯叔叔又是哪位大神,但很明显这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好伐。

“不,”奥利弗身体后仰靠在沙发背上,两道绣眉紧紧绞在一起,“这两件事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我只是想到其他一种可能性,或许,我爷爷的心愿很快就要实现了。”

好嘛,那两个还没扯清楚,现在又冒出一个,这姑娘是想闹哪样?

“入主纽约时报?”陈大河诧异地看着她,“洛克菲勒肯将这块阵地放手?”

自从几十年前纽约时报的创始人将报社卖掉之后,只剩下琼斯的后人还在坚守阵地,可惜后来琼斯家族逐渐崛起,发展成为纽约上流社会的一支小家族,却还是没能收回先祖乔治·琼斯创下的家业,因为这时候纽约时报集团的持有者·索尔兹伯格家族与洛克菲勒家族关系密切,报社也早已成为洛克菲勒的喉舌,除非洛克菲勒开口,否则老琼斯绝对没有拿回家业的可能性。

现在奥利弗却突然说起老琼斯的心愿可能会实现,由不得他不奇怪,难道是为了拉拢奥利弗?毕竟现在EO广播电视网的影响力也不弱,与纽约时报集团可以称得上非常有力的互补,的确有拉拢的价值。

“所以才需要考验,”奥利弗站起来捶捶脑袋,“现在的信息太少,我脑子有点乱,”

说着来回走了几步,奥利弗突然站定转身看着陈大河,“陈,我决定不去日本了,后天的投资意向签约仪式之后,就直接回美国,另外,如果这次回去证实我的猜想,那么九月份的开放大学开校典礼我也不会来了,到时候你安排人去一趟美国找我,我们重新约定联络方式。”

陈大河满脸茫然地看着她,“什么情况,怎么搞得像地下工作似的?”

奥利弗拍拍脑门,想了想说道,“也许,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的联系真的要像特工一样,而且,表面上会呈现另外一种姿态,那就是分道扬镳!”

陈大河先是一愣,疑惑地看了看她,想了半天之后,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看着她试探地问道,“要不要演出戏,给他们一个分道扬镳的理由?”

奥利弗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不过还是摇头笑道,“这个不需要,我会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理由,至于你这里,以后不管任何人问起我,你只需要不说话就可以了。”

陈大河挑挑眉头,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他也没问,只是笑着耸耸肩,“装深沉嘛,这个没问题,不过既然是分道扬镳,国内的琼斯公司业务是不是应该再重新做个分配?”

奥利弗拍拍手掌,仰起头想了想,随后说道,“深阵的几家工厂,除了服装厂和通信电子厂之外,其他的包括造纸厂、印刷厂、出版公司和顺风货运公司,和北金琼斯文化公司一起,全部打包出售给第三国际银行,全部现金交易,不要股份!”

“断得还挺彻底,”陈大河咧嘴笑道,“那其他的呢?琼斯餐饮和奥莉服饰肯定要保留,但北金、广洲和深阵的三家移动通信公司,温泉的酒店,这些都跟EO集团的联系不深,要不要也出手?还有香江的公司,要不要一起处理?”

“还是不要,”奥利弗笑着眨眨眼,“别忘了,我可是一个真正的生意人,怎么可能因为一时之气而放弃前景无限的通信公司,而酒店是跟你们国家首长敲定的项目,琼斯公司在国内还有投资,也不可能随意抛售,至于香江那边的公司,我觉得还是由EO集团来掌控比较好,如果换个老板,哪怕是第三国际银行,香英当局未必会买账。哦,对了,”

奥利弗说着眨眨眼睛,“你的私人飞机也需要买回去,顺便我再安排EO航空多卖你两架旧飞机,反正你的公司越来越大,肯定能用得上。”

陈大河耸耸肩,转身拿起书桌上的水杯,冲着她晃了晃,笑着说道,“就这么说定了,祝你此去鹏程万里,一切顺利。”

奥利弗笑着摇了摇头,拿起茶几上的牛奶回敬过去,“但愿如此!”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