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你也别谦虚,咱有一说一,”梁老笑容稍微收敛,右手又拍了拍大腿,扭头看着陈大河,“小陈呐,我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有两件事,想要请你周旋周旋。”

“不敢当请,”陈大河摆摆手,身体往前倾了倾,“有事您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敢不竭尽全力!”

话虽这样说,陈大河心里却打起了鼓,梁老越是客气,他心里就越没底,而且两件事?除了开发海兰岛,还能有什么别的事?莫非是又要出钱,又要出力?

“好,”梁老抿着嘴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明说了,其实说是两件事,合起来还是一件事。”

果然,估计还是海兰岛开发的事,陈大河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过对于海兰岛,他还真没多少兴趣,有时候大并不见得强,后世的海岛,除了房地产和旅游业,似乎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吧。

就在陈大河心里算计的时候,梁老却将话风一转,看着他问道,“在说事之前,我想向你请教一下,对于深阵的发展,你怎么看?”

深阵的发展?

听到梁老的话,陈大河有些发懵。

不是海兰岛的事啊?问深阵?可深阵不是挺好的吗。

对于深阵,陈大河当然不算陌生,从开埠算起,深阵的第一家外资企业就是他说服奥利弗之后,以跟香江美信公司合资的名义投资的,那时候还没少借美信公司的资源。也是从第一批琼斯公司开始,包括服装厂,印刷厂,出版社这些,到后来的通信公司、电子配件厂、家用电器厂,以及顺风货运公司、奥利弗酒店、奥莉服装店等等,可以说EO集团旗下的琼斯系几乎有九成在深阵。

当然现在这些公司除了服装厂、通信公司和酒店之外,其他的都被EO集团打包转让给了第三国际银行,但对陈大河来说无非是左手换右手的事。

而这些还只是直接属于他的产业,除此之外,马佳彤七人开办的公司,饶山通过在香江的投资公司间接掌控的一千三百六十九家民营企业,都在他的直接掌控之下,再算上这些公司的上下游关联企业,可以说陈大河对深阵的影响甚至要大过于面前的梁老,更别说还有第三国际银行旗下对深阵的各类投资,这些加起来甚至能直接左右外商对这里的投资态度。

更重要的是,就算没有这些,对于深阵未来的发展,他也了然在心,之所以发懵,自然并不是因为这个问题,而是由于对梁老目的的猜测错误,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见陈大河有些发愣,梁老也不催促,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吹了口热气,小口喝着茶水,耐心等待。

陈大河很快回过神来,见梁老喝着茶,他也就不急于说话,转而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

片刻后,才小声问道,“一个城市的发展,可以有很多方面,经济、民生、城建、环境、乃至于城市文化,不知梁老您说的发展,指的是哪一方面?”

“唔,不愧是出国留学过的大学生,见识就是不一样,”梁老先是哈哈一笑,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这才继续说道,“就你刚才那一番话,我们两套班子里面能弄懂的就没几个,现在跟他们谈发展,说来说去就一个字,钱!”

“哈哈,”陈大河也仰头一笑,说道,“梁老说笑的,其实不是他们不懂,只是顾及不到罢了,咱们的基础还是太差,要搞好城市建设发展,无论哪一方面都需要钱,没钱,不就是难为无米之炊了。”

“哎,大致也就是这个意思,”梁老摆摆手,似乎不想就这个话题深聊,略微停顿之后,继续说道,“要说城市发展,钱确实是第一位,可怎么赚钱,怎么能赚大钱,怎么赚更多的大钱,却有不少讲究,这么说吧,”

梁老侧了侧身子,正对着陈大河,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看着他正色问道,“你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我们深阵市,有什么不可接受的缺陷?或者说有什么期望?”

陈大河闻言眉头微皱,思索片刻,抬起头看着梁老说道,“您的意思,是城市招商引资的瓶颈?”

“可以这么说,”梁老身体后仰,靠在沙发背上,正色说道,“我们做事,不能只顾眼前,更要着重长远,就目前来说,经过五六年的努力,深阵确实取得了一点成绩,但这点成绩对于我们的期望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快更好的去发展,创造另一个深阵速度!”

陈大河捏了捏下巴,视线下意识地飘忽不定,很快,就落在梁老背后那张占据了半堵墙的深阵地图上面,脑子里面突然灵光一闪。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陈大河突然说道,“这是深阵人在八二年喊出来的口号,这句口号对于生意人来说同样适用!效率且先不谈,要想抢时间,无非就两点,一个是更快地传递消息,另一个则是更快地运输方式。”

见梁老只是微笑不语,陈大河继续说道,“更快地传递消息,这个问题可以说已经得到基本解决,琼斯通信公司外接香江通信研究院,内设电子厂、通信公司,程控电话和移动电话在深阵基本得到普及,所以可以略过不提,而另一个运输方式上面,深阵陆路有建于五零年的罗湖站和长途汽车站,水路有已经建成并还在扩建的佘口港,那么,”

说到这里,陈大河意味深长地看着梁老,“您想在深阵再建一座机场?!”

“哈哈哈哈,不愧是陈大河!”梁老突然抚掌大笑,“一下子就抓住要害,没错,我就是想在深阵建一座机场,你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当然有啊,”

终于弄明白梁老的目的,陈大河不禁松了口气,随即哑然失笑,“只不过,这事儿您老没道理找我吧?”

以梁老的身份,直接跟国院对话都没问题,再不济去找民航局也比找他强,梁老却偏偏把他叫过来跟他说这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