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顿了几秒,马佳彤见陈大河还看着她,当即回过神来,“哦,还有免费报纸,这份报纸我取名叫做深阵信息报,主要信息来源是饶哥的万众投资公司信息部给的,目前的发行量稳定在五万份,也是通过顺风公司的同志在帮忙分发,总数是一百人,因为人员不固定,所以按次算,每人每次两块钱的辛苦费,广告收入也有一些,但大体上与成本持平,所以不赚也没亏。”

陈大河顿时眉头一皱,“你只发行五万份,广告费能上得去?”

谁都知道报纸的广告费与发行量有关,一份只有五万发行量的城市报纸,广告费能收几个钱?!这还是在商业氛围逐渐浓厚的深阵,要是搁北金,绝对血亏。

马佳彤脖子一缩,“可是这份报纸主要是给做生意的人看的,印太多了也浪费。”

“你就不会加点别的内容?”陈大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谁规定这份报纸一定是给做生意的人看?连天下汽车你都知道要把内容生活化,这份报纸你加点随便哪本杂志过期或丢弃的内容进去,不就有人看了吗,看的人多发行量大,才能涨广告费!这个还用我教?“

马佳彤俏脸一红,“明白了,我回去就改。”

她不好意思说是自己不重视这份免费报纸,就直接按照陈大河当时的交代,丢给下面的人去做了,连半分心思都没怎么花过,毕竟四份杂志就让她忙不过来,赚的钱又多,谁还愿意去管一份免费送的报纸,就算广告费再多也没卖杂志赚啊。

与此同时,在座的其他六人顿时心里打了个咯噔,连做得最好的马佳彤都被批,估计今天大家都没得跑!

陈大河才懒得理他们这些小心思,直接把视线投向马佳彤身边的叶晓琳。

叶晓琳立刻本能地将腰肢坐直,先深呼吸两口气,才开口说道,“我负责的印刷厂这一年整体盈利是两千七百多万,除了承接彤彤出版公司的业务,还接了一些原来琼斯出版公司的订单,哦,不是我找的他们,是他们主动找的我,因为他们自己的印刷厂忙不过来,就需要把一些业务外包,除了我还找了别的两家,我自己也有业务部,有专门做销售的。”

去年这时候因为自己没有积极开拓市场,就被东家训了一顿,之后确实没再敢偷懒了,现在是条件反射,生怕又被东家训。

听到她的话,陈大河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咳咳,”叶晓琳调整一下坐姿,将身体正对着陈大河,说道,“另外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请彤彤公司的人帮忙设计了几套挂历,卖得挺好的,今年也会继续做这个,还有画报,我印了很多歌星影星的画报,也有挂历,卖得也不错。其他的就暂时没了。”

“嗯,”陈大河脑袋微微抬起,“歌星影星的画报,跟他们签授权协议没有?”

“有有,”叶晓琳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您多次交代过,要重视知识产权,所以我们印的东西都签了协议,就像宫雪,我就给了一年一万的授权费,可把她给乐坏了,还有香江那边的也签了协议,是找马哥帮忙签的,就是要贵些,比如赵亚芝就花了五万,还有钟楚虹也是五万,不过她们的也卖得更好。”

陈大河嘴角微抽,宫雪一年一万也就罢了,甚至这个开价可以说非常高,毕竟现在内地演员的片酬实在不怎么样,拍一部电影挣几百块都很正常,再说这又不需要她的人出面,就是提供一批照片的事儿,难怪晓琳说她会乐坏,不过赵亚芝跟钟楚虹只要五万?恐怕是老马做人情,明卖暗送的吧。

不过陈大河也不打算说她,别说生意场,各行各业都免不了人情往来,否则自己凭什么能混得开,差不多就好。至于两千多万的利润倒也不怎么惊讶,如果只是承接印刷业务,应该挣不了这么多,但挡不住她还自己搞出版,这收入就可高可低了。

今天自己是来挑人的,找茬还是留着下回,这个叶晓琳的印刷厂跟马佳彤的公司配合的挺好,而且顺风货运基本上都是大老爷们,她一个女的过去不合适,还是从三个男的中选吧。

心里打定主意,对佟小蕾的服装公司和齐布琛的皮鞋公司也就例行公事听了一下,嗯,发展得都还不错,各级经销商都有好几百个,看来前景可期。

等到倪楚贺汇报的时候,陈大河终于打起精神竖起了耳朵,找茬时间到,看这三个家伙哪个最合适。

他要从这三个人中间抽人,并找他们过来汇报工作,倒不是说谁办得最差就挑谁,关键要能胜任这个位置,不说能把公司做得有多好吧,起码别把饶山打下的事业给弄坏了,得能守住。所以挑人的时候不能挑太有想法的,也不能选太死板的,得合适才行。

第一个,倪楚贺。

“呐个,”

倪楚贺还没开口,气势就弱了三分,不怕不行啊,要是东家不满意,能不能继续得到重用且不说,几大家子人都供着的三爷会不会敲脑袋也不论,单是自家爹娘就饶不了人,所以过去这一年,他们几个真是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是否能过关,就看今天了。

“去年我本来采购了一条冰箱生产线,一条洗衣机生产线,不过后来都转让给琼斯电器公司了,”

“嗯?”陈大河眼睛皮一翻,“怎么滴,你还不舍得是吧?”

去年就是这家伙,刚生产出电视机,就想着上冰箱洗衣机,结果让陈大河给狠批了一顿,勒令他三年内不得开拓其他业务,这家伙,黑电白电弄清楚没有?

“没,没,”倪楚贺赶紧双手直摆,讨好地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把这一年的工作从头汇报,对,从头汇报。”

见东家没吭声,他才继续说着,“当时我就记得您的教诲,一定要做专精,所以后来特意从日本请来几位技术专家,以他们为中心组建了一个研发部,在征求了他们的意见之后,又采购了两条彩电生产线,这是生产方面,在市场方面,我也征求了彤彤他们的建议,组建了一支经销商队伍,现在欢乐牌电视机在我国南方地区销量非常不错,并准备开拓北方市场。”

话音停顿了几秒,他又赶紧补充,“哦,对了,这一年的毛收入是这么多,”

说着伸出手指比了个八,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八千万!”

八千万的营业额也还行,不过陈大河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他眉头紧皱,在倪楚贺忐忑的目光中轻声说道,“你这个欢乐牌能不能给换一下,没觉得这个名字很土吗?”

很、很土?

倪楚贺愕然地看看他,再看看身边几位伙伴,欢乐这个名字很土吗?

结果其他人一致低头不语,老倪同志一看,心里顿时明白,原来真的很土啊。

“那,”老倪探询地看着陈大河,“要不,您费心给取个名字?”

一听这话,其他六人同时扭头瞪他,竟敢薅东家羊毛,无耻!

不过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呢?

更没想到的是东家竟然没拒绝,反而抬头想了想,说着,“你这个公司叫什么来着?”

倪楚贺一听都快哭出来,都一年了啊,合着您老人家还不知道我这公司名字!不过嘴上不敢怠慢,“深阵振华电器公司。”

“振华电器,”陈大河念叨了两句,便拍拍大腿,“那就叫大华牌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