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之后,卢卡才缓缓摇头苦笑,“以前我总认为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投机人,没想到强中更有强中手,他们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竟然敢直接操纵美国股市,就算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掌权人,这种魄力未免也太大了些。”

听到这话,陈大河冷冷一笑,“不是他们够魄力,而是他们够大胆!”

反正如果是他自己,再给他一万颗豹子胆,也绝对不会也不敢在自己国家的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

也就是那帮目中无人的美国人,才会为了私利而置国家利益不顾,只要能赚钱,哪管别人的死活。至于联邦政府,对他们而言恐怕也就是一张擦手纸而已,无非起个擦屁股的作用,事实上在那次股灾中也正是如此。

美联储和白宫连番上阵,费尽心力总算将风波抹平,只不过降息之后美联储手中的经济调节筹码又少了几个,为下一次股灾的无能为力埋下隐患,白宫也在日后多次尝到屡次减税带来的赤字苦果,而这一切,最终将由联邦民众买单。

不过也好,如果不是因为这帮人的胡作非为,哪来下一任总统上台后的集中清算,九十年代对国内来说是最好的发展时代,但对美国财团来说,却是一个持续隐退的时代,一桩桩反垄断诉讼将他们一一割裂,不得不退出舞台舔舐伤口,这才给了后来新兴财团上位的机会。

虽说老旧财阀依然死而不僵,多年来隐居幕后上下其手,手段也更为隐蔽,但总归还是打破了那层看不见的天花板,每隔几年都会涌现出不少联邦新贵不是!

好吧,这其实就是一场新与旧的交锋,而且新兴势力的胜利早已注定,没办法,谁让老财团丧失了人心道义呢。

卢卡可不知道老板那么多的心理活动,他脑子里一直在思考基金的下一步动向,有了大致思路后,便斟酌着说道,“boss,就算您的判断是正确的,但很有可能我们已经失去了最佳进场时机,尽管目前市场上有太多太多的多头存在,但毕竟那笔资金量实在太大,尤其是以杠杆倍数撬动之后,几乎能吞下大半的多头买单,而且,”

说到这里,卢卡显得有些无奈,“我们毕竟是游资,所有的操作都需要足够的隐蔽性,在美国我们并没有地利优势,如果能提前一个月的时间看到这份资料就好了,也许我们不会比他们做得更好,但也绝对不会更差!”

魄力和胆识他也许不如,但专业度方面他绝不承认落后于人!

听了卢卡的话,陈大河也意识到这确实是个问题,一时间不禁眉头紧皱,无意识地喝了一口咖啡,想了想说道,“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卢卡也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放下后手指在桌面轻轻敲动,“主战场肯定是美国,虽然他们已经完成布局,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只不过收益不会太高而已,我在想,要不,直接从美国市场全部撤出,专赌外围股市?!”

所谓的外围股市只是相对而言,如果说美国是这场即将到来的风暴中心,那全球所有金融市场都可以算外围市场,包括伦敦、法兰克福、悉尼、东京、新加坡,以及他们现在所在的香江。

这些金融市场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同样具有极高的地位,各个盘子里的资金量也不少,伦敦和东京自然不用说,就连香江,在奥利弗一战成名之后,也有越来越多的国际资本注意到这个城市级别的股票交易所,使得香江越来越有国际金融中心的风范。

要是真的在这几个市场中布局,一来操作空间上会大许多,二来也能保证足够的利润,换句话说,就是有足够多的人和钱可以亏!

但要陈大河面对近在嘴边的美国肥肉不咬上一口,他实在不甘心,四年前吃的大亏,他可一刻都没忘记呢。尽管他将报复时间一下子推到了下个时代,非洲石油和英国股灾也分别让他收获了两次利息,但这并不妨碍他只要见着机会就啃上一口的决心。

而且要是放着主菜不吃,尽挑些零食,岂不是白费了一翻功夫。

闭上眼睛将手指放到太阳穴上轻轻按动,片刻之后,陈大河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卢卡问道,“其他股市肯定会有跌幅,但幅度也绝对没有美国股市严重,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也许要几年后QC基金才能上百亿规模,真的不能在纽约找到机会?”

看见老板似乎并不愿意放弃狙击美国,卢卡也重新开始思考。

如同陈大河一样,他也不想轻易放弃成为百亿基金负责人的机会,要知道一旦基金规模超过百亿,一般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拆分成几个规模更小的基金,继续成为国际游资的一份子,要么,走向台前,向世人宣告一个大型跨国投资基金的诞生!

以他对老板性格的了解,极有可能会是后者,也只能是后者,他需要把握这次机会,因为,他也想和杰罗姆一样,成为世人瞩目的杰出银行家!

两人相对思索,在舒缓的背景音乐下,一时间整个咖啡馆都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卢卡突然将手按在桌面的文件袋上,并缓缓推向桌子中间,同时看着陈大河沉声说道,“只有一个办法,以这一战向世人宣告基金的存在,明着做空原油期货,实际做空股指期货!”

陈大河继续保持着皱眉思索的姿势表情,愣愣地看着他。

卢卡的话里有两个意思,首先是宣告公开基金的存在。他先前之所以说失去了最佳进场时机,主要是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作为国际投机游资,必须保证资金运作的隐蔽性,否则一旦被某只大鳄盯上,或许没捕到食,反而成了他人嘴里的肥肉,投机界就是这么残酷。

可若是直接公开操作,不再隐藏痕迹,危险性反而会降低许多,在交易操作上也会更流畅。

另一个原因则是由于那笔巨额资金的涌入,极有可能会吞掉绝大部分的多头订单,但绝大部分不代表全部,既然他们要用这样隐蔽的方式来操控市场,那在彻底引爆股灾前就不会让市场形成一片倒的局面,在没有其他竞争者的情况下,就给了QC基金补位的机会。

从理论上来说,在确定进入美国股市的前提下,卢卡的方案的确是最有操作性,而且风险值也是最低的。

但是真的要在现在这个关口将QC基金暴露于世人眼中吗?

陈大河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