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桌上两人的咖啡杯都换了三次,在耐心等待的卢卡期待的眼神中,低头沉思了半天的陈大河终于有了反应。

随着陈大河的缓缓摇头,卢卡眼中炙热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他也知道目前并不是公开基金最好的时机,但错过这次,真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了。

看着面色微变的卢卡,陈大河轻声说道,“卢卡,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公开基金,公然从美国财阀嘴里抢肉,会有什么后果?”

卢卡闻言顿时一惊,刚才他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超过四家顶级金融机构联手,两百亿美元的巨资投入,以美国经济为赌注,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那些人绝对不会允许意外因素出现。只是跟在他们后面暗地里喝汤也就罢了,毕竟这种事情不可避免,凡是在规则内的行为,他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如果直接摆上台面争夺利益,就算这次QC基金能趁他们无暇他顾,大获全胜啃下一块肥肉,恐怕事过之后,接下来要应对的就是来自美国金融财团的疯狂反扑了吧,到时还能有QC基金生存的机会?!当然,论金融战卢卡谁都不怕,但要是天真到以为那些老牌财团会坚守规则,恐怕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卢卡顿时满头冷汗,“boss,是我疏忽了,看来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陈大河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不重视场外因素向来是欧美金融家的典型特点,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还没有闻名世界的索罗斯重仓狙击俄罗斯卢布,意图趁胜追击将俄罗斯的金融体系彻底击溃,却没想到老毛子的头号大敌美国竟然会突然出手相助,加上老毛子直接耍赖,逼得他不得不断尾求生无功而返,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连索罗斯都能栽一个大跟头,更何况卢卡。

往大了说,金融从来都不只是处在交易市场中,有时候与战争一样,金融斗争也是政治的延续,美国可以打垮苏联,也同样需要一个苟延残喘的北极熊来作为假想敌,顺便牵扯一下欧洲盟友的时间和精力!往小了说,如今整个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都是那群掠食者建立起来的,抢食的时候好歹也要顾及一下这些人的脸面吧,否则就要轮到自己被打脸了。

除了这个原因,陈大河还有一个不能告人的因素。

如今奥利弗与那群人打成一片,眼看就要获得成功赢取信任,这时候如果突然出现一个查不出来头的大型基金跟他们争夺市场,任谁都会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而曾经与奥利弗交情匪浅的陈大河,必然是重点怀疑对象之一,而那些人,可不需要证据!

为了这个,自己已经让杰罗姆放弃美国市场,又怎么可能再搞出一个基金,把自己牵扯进去。

所以,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公开QC基金,更不能大张旗鼓地在美国市场夺食。

不过,不公开基金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

手指在桌子中间的文件袋上敲了两下,陈大河说道,“卢卡,虽然不能公开基金,但你的方案还是可以操作一下,别忘了,原油增产才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索!”

刚才卢卡提出的方案里,另一层意思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以做空原油期货为幌子,实际做空股市。

看着那个文件袋,卢卡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恢复,“没错,虽然不能公开,但也可以适当操作,只是不能全资而已。事实上之前我也收到了消息,这段时间欧佩克正在频繁接触,只是无法得到准确的信息罢了,但国际市场上也有不少人猜测他们是不是打算增产,所以现在原油期货价格已经出现了小幅下行,只不过敢下重注赌一把的人还没有出现,如果我用原油期货作为突破口,假装孤注一掷重仓做空原油期货,顺便做空石油相关股票,也是不错的机会,而且这样也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就是这样,”陈大河打了个响指,笑道,“美国财团的布局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把全部资金放在美国市场,但只需要两三成的资金量,就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利益,其他的就丢去伦敦和东京股市吧,但要记住,快进快出,以爆发当日为起点,最晚在一周内结束行动,最快的话,”

他没有将香江股市也列入名单,因为在他的记忆里,香江是唯一一个当天就宣布休市四天的交易所,虽然时间变了,但他不能贸然去赌,而且其他市场又不是没有机会,也不差一个香江。

陈大河微微顿了顿,看着卢卡郑重地说道,“如果你有本事,最好能在当天就尽量平仓,能出多少是多少!”

听到这话,卢卡顿时一惊,“这么短?”

话一出口,随即自己也反应过来,苦笑着摇摇头,“对了,他们也只是要借机捞一笔,并不是真的要彻底打垮全球经济,自然会迅速出台措施平复影响,说不定还会立刻转手做多再赚一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外如是!”

通过一场金融风暴,既可以消除一部分美国金融市场上存在的隐患,自己又能趁机大赚一笔,或许顺带还能游说政府多出台几个经济刺激计划,可以说好处全给他们占了,这些人脑袋是怎么长的?!

只是可惜了那些中小投资者,再次沦为股市动荡的牺牲品,历史总是一次次重复上演,从无例外。

收起仅有的一点怜悯,卢卡再次与陈大河一起商讨行动细节,这次他们真的是要在虎口里拔牙,容不得一丝失误。

当然,所谓的行动细节也只是细纲,具体的执行步骤还需要卢卡回去后布置,所以时间非常紧迫,他必须当晚就走。

临别之时,陈大河突然又给卢卡抛出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

“卢卡,等这次行动结束,你就将QC基金拆分出一部分,去莫斯科成立一家商业银行吧,这家银行的行长就由你来担任。”

本以为由暗转明无望的卢卡还没来得及惊喜,又瞬间呆住,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陈大河,

“莫斯科?苏联?”

看着两眼呆滞的卢卡,陈大河哈哈一笑,“别以为苏联就没有市场经济,除了经济信息,你也要多关注一些时政消息,很多时候极具投资价值的信息就潜藏在这些时政信息当中。”

卢卡晃了晃脑袋,“时政信息我当然会关注,我每天都会浏览大量的新闻报纸,只不过,苏联?难道他们真的要改革了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