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军夹了颗花生丢嘴里,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知道,查不出来。”

陈大河一愣,“查不出来?”

身为北金城的地头蛇,最顶级一层的大院子弟,竟然还有查不出来的人?

这下陈大河是真意外了。

“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什么都查清楚,”张铁军脸上浮现一丝苦笑,叹着气比划道,“全特么是匿名信,一天十几封往衙门口寄,什么工商、公检法不用说,报社也不少,特么就连部队口都有,加起来几百封举报信,寄信点在全城各个邮筒,连字都是用油墨机印出来的,指纹也没有,怎么查?!”

“哦,”

陈大河撇撇嘴,这还真没法查。

如今可不比往后,监控没有,侦查手段单一,哪怕在全国最先进的北金,公检单位里面也没几台专业的检测仪器,人家研究机构还不够用呢,哪有多的往那儿摆。

甭说张铁军,前两年的时候,有位大佬亲儿子没了,不也是连人都没抓住,这时候破案,真得靠运气的。

陈大河抿了一口酒,问道,“都是些什么内容?”

“还能什么,不就是违规呗,”张铁军满脸的不屑,“就逮着今年五月发的文件,还有俩月前发的通知说事儿,你要说五月份的文件,那确实有点问题,可这么干的人还少吗?他怎么不去举报别人?至于这次的,更是八竿子打不着,偏偏生拉硬扯的,你说气不气人。”

八月份的通知是清理各类公司,五月份的文件陈大河也知道,严禁中高级别以上干部直系家属经商,除了可以在国有、集体、合资之类有公家背景的企业任职,不许经营私人企业,也不许在这类公司任职。只不过如今文件发了没多长时间,乖乖听话的还不多,但要不了多久,肯定会清查。

毫无疑问,张铁军他一家人都属于禁止范围之内,就他自己一个不在体制内的直系亲属,他算是撞枪口上了。

嗯,茜茜和自己不算,都没法律关系的好伐啦。

陈大河耸耸鼻子,连饭也不吃了,把筷子搁下,双臂撑在桌上,看着他问道,“那,来人查了?”

“可不是,”张铁军抓起酒杯子一口闷干,吐出一口闷气,“一天来俩拨,有时候还有好几拨撞一块儿,要不是我属铁的,非给拍成渣不可。”

陈大河努着嘴巴,眼睛眯成一条缝,看来这回麻烦真不小啊。

想了想又问道,“后来呢,他们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着,耗着呗,”张铁军呲笑一声,“各个口子都是咱大院的兄弟,他们也无非是工作安排下来,就走走流程罢了,还能真把我怎么着?就算他寄报社又怎么样,谁敢发?这两个月就这么耗下来的,只是生意受了不少影响,营业额下降了不少。”

陈大河颇有些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关心营业额?!

用手按了按眉心,看着他说道,“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别说你找不出这个人,就算你找着了,能保证再没别人闹事?报社是不会发,但别忘了,现今可有不少地下小报,只要肯花点钱,把你当反面例子批判的肯定有。”

自打前两年文学复兴,一大批打着文学旗号的三教九流纷纷涌现,够条件的找单位挂靠办报刊杂志,更多不够条件的就自己找印刷厂,随便乱七八糟的凑点字数,自己编辑出版销售一条龙,生意还不错。

没办法,如今可读刊物太少,但凡印点字的东西都能卖出价来,否则马佳彤那四本杂志哪来那么大的销量,就那还是盗版横行的结果,不然再翻个几倍都不稀奇。

所以真要搞事,用不着找正规报社,去找那些地下小报一样能达到目的,说不定在特定范围内还效果更好。

“你说的我都知道,”张铁军摆摆头,说着嘿嘿一笑,“本来我也打算要不干脆把这几家公司都关了得了,回头继续干我的无证倒爷去,要不然那些兄弟日子也不好过啊,天天跑谁受得了?可是,就在我打算收摊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陈大河一愣,莫非这事还能玩翻转?

对了,他刚才说问题已经解决,可就算张老爷子也没这本事吧。

“哈哈,实不相瞒,”张铁军撸起袖子身体前倾,神秘兮兮地说道,“就在几天前,那些检查的突然都不来了。”

都不来了?

陈大河很是不解,也没打断他的话,等着张铁军继续往下说。

“刚开始我也奇怪啊,难道是那个写匿名信的放弃了?后来找朋友一打听,还真不是,”张铁军抄起酒瓶给自己满上,先灌了一口,才说道,“匿名信还有,而且是天天来,数量都没变过,只不过上面有人说不用查了,这才让我逃过一劫!”

“不用查?”陈大河眉头就没送下来过,诧异地看着他,“原因呢?”

结果更意外,张铁军手指一伸指着他,“当然是因为你啊!”

我?

陈大河下意识地眼睛微眯,脑子转的飞快。

“是啊,”张铁军嘿嘿笑道,“我也奇怪,但我那朋友就是这么说的,具体原因他也不知道,所以今天我才特意过来问问,哎,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儿啊?”

要说这便宜妹夫,他是真心佩服,年纪没自己大,家世更不能比,却在这北金城里牌面十足,如今连自己都得仰仗他的面子,真是当初怎么都没想到啊。

可陈大河当即摆头,“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怎么了就不是?”张铁军一看他那样子,也不像作假,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那是为什么啊?”

他不知道原因,陈大河已经猜到了,能让各个口子都收手的,估计只有中枢的人,但首长肯定不会下这样的命令,那不是他的风格,所以,多半是那天有人漏了点口风,下面的人便揣测心思,投其所好?!

真实原因肯定没人敢往外兜的,但只需要稍微提点一下,说什么首长很欣赏某某人,就够够的了。

甚至这种漏口风的行为极有可能是故意为之,目的也很简单,不能明着赏,就暗地里给点方便,却没想到让正撞枪口上的张铁军捡了个便宜,但账绝对是算自己头上了。

只是这种事情不能接啊,一来五月份的文件那是大势所趋,甭说张铁军,就是张老爷子也不能改,之所以老人家没第一时间交代,多半还是心疼孙子,让他多显摆几天,陈大河敢拿一屋子的茅台酒打赌,就算没这件事,最多翻过年,他也会让张铁军收手。

至于第二,那就是中枢的面子不是那么好接的,尤其是这种不清不楚的事情上,一旦让首长知道,弄不好那天自己就白折腾了,所以,张铁军这个摊子,必须得收。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