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办法,时间紧任务重,办护照不用多长时间,但选人要啊,没人办个屁护照。

他现在都有点后悔找陈大河了,每次找他都能给整出一大堆事来,简直就属居委大妈的。

当然,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关键是这小子脑子太清晰,多跟他聊聊肯定能少走很多弯路,比如找总编没提前问他,就找了个不合适的,还好能做管理,否则都不知道怎么跟大哥交代。

正月初六,参加过虎年春晚,又尽情玩了五天的陈新建等人,与张铁军带队的七个人汇合,尽兴而归。

接下来就是陈大河拜年时刻,该来的总会来,从刚来北金第一次过年时的十几家,到现在的三四十家,要在正月十五前全部跑完,行程不是一般的紧。每次都提前预约,然后一天跑三家,上午下午晚上各一,这些天他就没在家里吃过饭。

好不容易熬过元宵,总算放松下来。

其实也就是他有这么多时间,其他有单位的早就开始上班,李慧芳在经过两次频繁调动之后,正式履任经委副主任秘书岗位,当然,这是实际职务,挂名是经委某办公室主任科员,正儿八经的正科级,在同学中也分属头筹。

当然,陈大河这个妖孽除外,他那个副处级的位置还留着呢。

马佳彤他们早在初七就去了深阵,老爸老妈稍晚一些,也不过留到初九,其他的各回各岗,一时间宅子里又清净下来。

但清净总是短暂的,废话和折腾才是人类发展的主旋律。

二月底,去香江折腾了一通的张铁军满怀激动地回了北金,先把带去的六个人关在杂志社,命他们每人写一篇游后感,不对,应该是调研报告加发展建言。

两天后,六份厚厚一叠报告出炉,他自己先看了一眼,丢掉两份不合眼的,收起剩下的四份便往外走,可刚到门口又转了回来,把那两份也塞到包里。

嗯,自己看不上不等于陈大河看不上,万一自己又走眼了呢。

没错,如今的他就是这么没有自信。

初春的北金依旧寒冷,张铁军开着桑塔纳赶到西王胡同时,陈大河还窝在炕上,抱着儿子发呆。

小孩子这种东西,如果只是偶尔玩儿一下,还是挺好玩的,可要是一天到晚的黏着,那就有点受不了了,所以一见张铁军过来,陈大河立刻将儿子往佟济兰身上一扔,拉着他就往外走。

“哎哎,干什么呢,”

张铁军那还没三两重的骨头哪里受得住陈大河的力气,三两下就被拉到院门外。

陈大河拍着他的肩膀嘿嘿一笑,“每次来我家都吃我的,今天轮也该轮到你请我吃饭了吧。”

“想吃外面?早说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张铁军抖抖被扯乱的衣服,再次恢复人模狗样的骚包状,说着便掏出车钥匙开门,

不就是吃饭么,他每天尽吃外头了,虽然很想尝尝兰婶的手艺,但也不差这一顿。

等车门锁打开,陈大河立刻拉门钻进了副驾驶。

刚出来的叶正根和图安相视一眼,赶紧把车从车库里倒出来,紧跟在他们后面。

“哎,去哪儿啊?”张铁军扶着方向盘左右张望,“这片儿我不熟,要不去吃萝拉?”

“不去,”陈大河靠在椅子上,顺手把车窗摇下来一丝缝隙,看着外面灰蒙蒙的街景,“太远,而且吃腻了,哎,你往前边儿开,在那个路口左转。”

张铁军撇撇嘴,还吃腻了?要不是咱脸皮薄怕不好意思,拿着那张黑卡能把萝拉当饭堂,问问满北金城的老少爷们儿,有嫌萝拉吃腻的么?

算了,眼下正有求于他,不跟他一般见识。

随即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拿过皮包,塞给陈大河,“里面有几份杂志社的发展意见书,你给把把关。”

“哦,好,”陈大河接过来,从里面掏出两叠稿纸,眼睛还盯着前面,“往前开,第二个路口右转。”

随后把稿纸摊开,一目十行看完就扔,最先丢掉的就是张铁军淘汰的那两份,“这两份不行,太保守。”

张铁军往边上瞟了一眼,“嘿,咱俩眼光差不多啊,我也觉得不行,对了,其中一份就是那个总编写的,没出去是不知道,出去了才了解,他干总编真不行。”

“不是他不行,而是不适合你的杂志社,一个严肃向一个娱乐向,南辕北辙好不好,”陈大河又翻过两份稿纸,同样丢到一旁,“这两份太离谱,全部照抄香江纸媒,没点儿主见,咱们有咱们的国情,照抄外面的早晚完蛋,这种人也就只适合写写通稿,或者当狗仔。”

张铁军也不追问究竟,直接说道,“那就让他们去香江当记者,再看看最后两份怎么样,可别一个都不能用。”

话音还没落,陈大河又扔了一份,“这个和刚才两个差不多,虽然有点结合内情,但都浮于表面,不能形成自己的东西。”

张铁军撇撇嘴,顿时不吭声了,心里想着该不会真全军覆没吧?白瞎了爷的差旅费。

看到最后一份,陈大河终于认真起来,张铁军也不打扰他,认真开着车。

车子七弯八拐之后,进了一条支路,最后停在一家开了两个门脸的小楼前,门脸上方悬挂一招牌,上书桂花饭馆四个大字。

歪着头往窗外看了看,“哎,这什么地儿啊?非得跑这儿来?”

陈大河推门下车,手里还拿着最后那份稿纸,扶着车门笑道,“我同学开的餐厅,保证营养卫生经济实惠,花不了你几个钱。”

一听这话,张铁军顿时知道机会来了,推门下车,双手把纹丝不动的头发轻抚,“哥是差钱的人儿吗?告诉你,也就这是你同学家的店,要搁别的餐厅,我门都懒得进,打听打听去,我张三爷在外面一顿饭不吃个千儿八百,都不好意思说叫请客。”

以前都是被这小子的无形装叉给击中,眼下好不容易送上门的机会,当然得显摆显摆。

陈大河瘪瘪嘴,“啧啧啧,看把你能的,你跟那帮文人打交道的方式,该不会就是被他们宰大户吧?”

张铁军老脸一垮,“什么叫宰大户?我这是联络感情,不是你教的吗,把这些大院子弟都聚拢起来,哦,不给点儿甜头,人家随随便便就跟你混啊?”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凑到跟前时,陈大河拍拍他肩膀,“你这种聚拢不行,太江湖,得玩儿点有格调的,要不然人家还以为顶级大院里边儿出来的公子哥,也不过如此呢。”

“哎哎,不兴人身攻击啊,什么叫不过如此,”张铁军先甩了个脸子,随后赶紧凑近,“你给说说,怎么玩儿才有格调?”

陈大河扬了扬手里的稿纸,笑道,“没事儿,今儿个难得张三爷请客,我也就好好跟你唠唠,顺便把你那家杂志社的总编定下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