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间还没到吃饭的正点,但餐馆里零零散散也坐了不少人,可见生意还不错。

小饭馆没有迎宾,服务员也只有两个,用餐高峰的时候就会到前面传菜,眼下应该在后厨帮忙,收银台里面正在盘账的收银员小丹看见有人推门进来,立刻站起身,随即眼睛一亮,“大河来啦,”

随后转过头冲里面大喊,“桂花姐,大河来了。”

陈大河笑着摆摆手,“不用叫嫂子,我跟朋友过来吃个饭,”

说着冲张铁军一挥手,“就里边儿角落那个位置,我每次都坐那里。”

张铁军跟在后面东张西望,店面不大,但整洁干净,靠路边的墙上是整条的玻璃窗,能看见外面的街景,十几张桌子整齐分布,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没摆桌子,多出一片空地,虽然少了几桌,但显得没那么拥挤,给人感觉更好些。

角落里,墙上还挂着个大彩电,这时也开着,正放着电视剧。

陈大河的老座位在靠窗的地方,正好跟电视机对着,这个地方不好看电视,所以一般不会有人选这里,不过他们也不是来蹭电视看的,自然不用在意。

两人落座,郑新和的老婆刘桂花便扭着五大三粗的身材钻了出来,视线直接往这边看,嘴角咧到最大,一张嘴便是洪亮的笑声,“哎哟,大河,你可好久没来了,今天想吃点啥,嫂子给你做。”

说着抢过小丹手里的茶壶和烫过的水杯,拎着便走了过来。

陈大河笑着说道,“我就老三样,卤大肠花生米和酸菜鱼。”

“好嘞,再拿一瓶二锅头!”刘桂花笑呵呵地走到跟前,一边给他们两个倒水,一边看向张铁军,“大兄弟,你想吃点啥,墙上有菜单,随便点。”

面对外人的时候,张铁军倒是非常客气,尽显大院子弟的素质,抬起头轻笑道,“我随便,您看着安排就行。”

“那好,我给你整两个硬菜,”刘桂花倒好水,把茶壶放在桌子上,“那你们先聊着,我进去做菜了啊。”

跟两人打完招呼,她便又转身进了后厨。

这时陈大河才把那份一直拿在手里的稿纸摊开,对着张铁军说道,“这个是谁写的?”

张铁军接过去看了看落款,“杂志社一个新人,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去了部队参军,去年刚退伍,说是在连队里专门给领导捉笔杆子,我看过他写的东西,好赖看不出来,反正比我好。”

“废话,”陈大河两眼一翻,“是个人都写得比你好。”

不等张铁军发飙,他又继续说道,“虽然思路还比较幼稚,但总的来说,还是很有想法。他在报告里面建议,用我们自己的内容,借用香江的报道方式,用最简单直白的文字报道,使作品尽量接地气,这个是可行的,以这一点作为杂志社编辑的总体方针,基本没什么问题。”

“哦,”张铁军也懒得再看那份稿纸,直接问道,“你的意思,就定他当总编?”

“可以,”陈大河点点头,“不过另外还有个建议。”

张铁军顿时来了精神,“你说。”

陈大河将手按在稿纸上,轻笑道,“他的思路是用接地气的方式报道主流内容,从格调上来说,比起香江那些太过娱乐化的东西,天然就高了一等,如果能按这个方向做好,说不定你这份杂志能成为最受欢迎的大众影音类专业杂志,这一块我不准备改,

但除了这些,其实香江那种方式也可以借鉴过来,就是写点吸引人眼球的东西,另开一本纯娱乐的杂志。”

话音刚落,不等张铁军发问,陈大河便眉头微皱着摆了摆手,“还是算了,现在还不到时候,以后再说。”

眼下虽然开放,但社会争论点依然存在,而且还不少,如果普通人玩这个还行,大不了被骂几句,不疼不痒算不得什么,但张铁军不一样,这种招黑的东西沾上,容易在家里挨揍。

“啊?”张铁军愣住,“一会儿行一会儿不行的,怎么啦?”

“没什么,”陈大河拿起筷子,等服务员把卤菜和花生米端上桌,先丢了颗花生米嚼两口,又丢了一片卤大肠。

嗯,满口生香,好吃。

开酒满上,小抿一口,哈出一口酒气,才对着张铁军笑道,“你跟那帮子文化人混了俩月,有什么发现没有?”

“呃,”张铁军端着酒杯,皱起眉头想了想,随后摇摇头,“没注意。”

然后看向对面,“怎么啦?”

得。

陈大河长叹一声,幸亏这家伙没进体制,否则能让人坑死,

放下酒杯摇了摇头,陈大河看着他说道,“就没人在你面前说些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不合时宜的话,”张铁军又开始回想,片刻后眼里若有所思,“好像还真有,说什么……”

“停,”陈大河赶紧拦住,“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别说,说就死灵死。”

就算他对八十年代再不熟悉,也从老一辈口中得知,这个年代最大的风波就是从这两年开始的,要说那帮文青没人在张铁军面前讨论过这个当下最热的话题,他绝对不信。

呃,张铁军一口气差点憋死,眨着眼睛不明所以。

“总之,”陈大河敲敲桌子,看着他正色说道,“听我的,你的杂志只报道什么音乐电视电影之类娱乐类的东西,别的一概不许提。”

“可是,”张铁军满脸纠结,“我已经安排了另一家杂志社做了啊。”

嗯?做了?

陈大河眼珠子都快蹬出来,“做了什么?”

“课外辅导啊,”张铁军满脸无辜,“不是你说这个挣钱吗,我当然不能放过啊。”

陈大河眼皮一耷,满脸无语。

“哈哈哈哈,”

看着陈大河那样子,张铁军忍不住哈哈大笑,拍着桌子压低声音笑道,“你真当我傻啊?时政那东西是我能碰的?!放心,这玩意儿有多远我躲多远!下面的人也交代了千万遍,谁特么敢掺私货,我恁不死他!”

陈大河长吐一口气,两只眼忍不住往上翻,这小子还会玩儿人了,傻子不傻了啊。

这时时间也到了饭点,饭店里陆陆续续有客人进来,很快就坐满,在后厨帮忙的两位大妈也赶紧跑来前面,手脚麻利地招呼客人。

就在这时,一群小青年大包小包地走进了饭馆,打头的是个长发披肩的娃娃脸,在少数人的欢呼声中连连拱手致意,笑容满面地走到电视机下面的那小块空地上。

随后各人把带着的包打开,里面竟然是乐器。

陈大河张铁军相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里的惊讶,这特么竟然是一支乐队?!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