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世金城有四大会所,中国会,加上长安、金城、美洲三个俱乐部,名字一个比一个俗,陈大河压根儿就看不上。

如今他也弄了个文艺会所,才发现要起个恰当的名字确实是挺难的。

就在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叶正根拿着大板砖敲敲门走了进来,往陈大河面前一杵,“张老将军的电话。”

“嗯?”

陈大河和张铁军相视一眼。

张铁军抓抓脑袋,“老爷子电话怎么打你那儿去了?”

陈大河撇撇嘴,抓起大板砖凑到耳边,“老爷子,干啥呢?”

“麻溜儿地滚过来。”

一句话说完,张老爷子啪地一声把电话撂下,听筒里只有嘟嘟的声音。

陈大河看看手里的板砖,说话不清不楚的,什么意思啊?还麻溜儿地,他能有什么急事?

对面的张铁军眼珠子一转,“老爷子没说我吧?”

陈大河摇摇头,“没。”

“那就行,”张铁军立刻站起来就往外跑,“名字你先想着,我去看看那边大楼建得怎么样了,回见啊。”

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陈大河挑挑眉头,将板砖递给叶正根,“得,走吧,去东城。”

一车杀到东城,图安和叶正根照常留守,陈大河自己进了院子。

陈大河每次来都很奇怪,张老爷子家里人也不少,除了老伴儿不在了,剩下三个儿子七个孙辈和更小的重孙辈,加起来也有二十来号人,可陈大河每次过来,就只有他老人家自己一个人在,顶多一个警卫员陪着,莫非没住一块儿?

此时张老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石桌前,桌上还摆着几盘卤肉,边上还有瓶关三炮制的老酒。

陈大河嘴角上翘,呵,看来今儿个是好事啊。

“坐。”

张老看见陈大河进来,直接给他倒了杯酒。

陈大河也不含糊,端起酒杯就跟老爷子碰了一个。

张老哈了一口酒气,乐呵呵地笑道,“去年送非洲去的人全回来了,三十五个,一个没少。”

“哦?”

陈大河还真不知道这个,刘建设这段时间一直把工作重点放在非洲大战上,连猎人学校的事提都没提。

不过这批人也是去年十月份送过去的,到现在正好一年,时间上差不多,应该回来了。

张老此时满面红光,冲着陈大河打了个手势,“三十五个,全部都是从战场上活着下来的,三个月的实战,猎人学校战损十七人,咱们的人一个没少!呵呵!”

“战场?”

陈大河眨眨眼,“什么战场?”

国内可没有关于非洲大战的报告,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只不过,猎人学校的学员也参战啦?

张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猎人学校的装备都是这小子出面,从国内采购过去的,而且他和那个第三银行行长杰罗姆关系匪浅,真能不知道猎人学校的事?!

陈大河直晃脑袋,“不知道啊。”

这话他说得理直气壮,他是真不知道这批人也上了非洲战场啊。

老爷子眼神盯了他几秒,也没深究,端起酒杯笑道,“行,不知道就不知道,我老头子给你讲讲,”

抿了一口老酒,才继续说道,“他们一过去,就被拆分到各个训练小组,和许多欧洲还有非洲本地的学员一起学习,先训练了三个月,然后就开始进行模拟实战训练,从沙漠到城市巷战,从森林到湿地,从海洋到沼泽,各种地形是一样没落下,对手也是千奇百怪,各种势力的各种战法都有,

而且使用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欧美的,老毛子的,连咱们的武器都有,这样一练就是半年,直到三个多月前,非洲突然爆发大范围的武装冲突,

也不知道那个猎人学校用了什么办法,把他们分别安排到不同的部族武装里面,直接参与实战,”

说到这里,老爷子突然嘿嘿一笑,“要不怎么说子弹不长眼睛呢,都是各国训练有素的精兵,跟拿着步枪当穿天猴使的土著打仗,竟然都有十七个战损,八个当场就没了,九个是重伤,经过抢救也没法重返战场的,不过还好,回去以后还能当当教官,起码一身本事没白学。”

陈大河一直听着没说话。

等老爷子说完,默然点点头,片刻后说道,“那些非洲土著士兵虽然训练不精,但总有百战余生凭借天赋成才的,所以说实战才是最好的训练。”

“唔,”

张老爷子应了一声,眼珠子轱辘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半晌才猛地抬起头,“哦,对了,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是为了汽车采购的事。”

“嗯?”

陈大河眨眨眼,“采购汽车?”

他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老爷子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吧。

“对啊,”张老爷子点点头,“我先给你透个底,去年一汽伊法公司先用英国伊法公司的原厂配件,生产了三百辆组装车,当时除了国院定下的五十辆,剩下的当场就被各级地方给抢完了,他们用过后都说好,不比国外的一流好车差,

到了今年,部分自产配件的量产车也即将下线,初步估计每天的生产量能达到五十辆,这第一批即将下线的车里面,有两百辆车已经被国院定下。”

“哦哦,”陈大河笑着点点头,这事儿他知道,连穆·卡梅伦在工作报告里有说过。

只有那两百辆预定的事他还没说,可能是还没收到消息,或者觉得不重要,估计老爷子要说的就是这个。

可这时张老摇摇头笑道,“我今天要跟你说的主要是另一个,二汽伊法越野车项目也要完成了,试制出来的十几辆样车,都通过实战路况检测,总后非常满意,决定先订这么多。”

说着伸出了一个巴掌。

陈大河瞪着眼睛,“五百辆?”

张老爷子脸色不变,嘴里吐出几个字,“五千辆!”

哈?

这下陈大河是真惊着了,五千辆?有没有搞错?

当时他怂恿老爷子促成这次合作,也没想到能拿下这么大一笔订单啊。

看到陈大河的表情,张老爷子非常满意,平时就感觉这小子永远波澜不惊的,似乎没什么能刺激到他,

现在怎么样,嘿嘿,还是惊到了吧!

当即得意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晃着脑袋说道,“五百辆还需要老头子我出面?瞧不起谁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