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11月9日,农历十月初八,星期日,昨天刚刚立冬,今天早上就下起了小雪,是个好日子。

和往常一样,洛德先生起了个大早,但没有和往常一样去教堂,而是在家里简单做完礼拜,便准备出门。

秘书杰瑞将一份包得四四方方的礼物和一个红色信封送到他手上,轻声问道,“先生,真不需要我陪同过去吗?”

“不用,”洛德很干脆地摇摇头,看着他笑道,“这是一场文人、艺术家和文艺爱好者的聚会,如果我夫人在的话,她倒是可以陪我过去,你就算了。”

洛德先生的夫人是一位在美国颇有名气的作家,也是位华裔,只是如今在美国家里,并没有跟他来北金。

杰瑞很无奈地耸耸肩,“其实我也算文艺爱好者的,比如我经常看小说,霍比特人和魔戒我都看完了。”

“好吧,我承认你是个文艺爱好者,”洛德呵呵笑着耸耸肩,晃了晃手里的红色信封,“但是他们没有邀请您,没有给你发请柬,更没有为你送上一张免费的会员卡!”

“我认为这是他们的失误!”杰瑞的脸色显得非常认真,但眼神里更多是好奇,“真是个奇迹,在北金竟然会出现一家会所?!太不可思议了!”

“没有什么是不可思议的,”洛德先生接过侍者递来的礼帽戴上,又整了整大衣,将请柬放在大衣内口袋里,礼物拎在手上,轻声笑道,“这个国度每天都在发生碰撞,新与旧,内与外,一切的碰撞都是为了变得更加美好,愿上帝保佑,他们能与我们更亲密,这样我们才能一致对抗那个顽固的巨人。”

杰瑞眨眨眼,“听说巨人也开始自我改变了,您说,会不会哪一天苏联也会出现俱乐部?”

“他们当然有俱乐部,而且很早就有,”洛德先生转过头一笑,“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倒是这里,许多年前也有过,现在么,呵呵,虽然只是一个以文艺为主题的俱乐部,但也是,唔,用他们的话怎么说的?”

歪着头想了想,洛德先生嘴里蹦出四个发音不太标准的字节,“石破天惊,没错,石破天惊的改变!”

随后又对着秘书杰瑞笑了笑,“没发现吗,这两天使馆里连上个月女王访华的话题都谈得少了,注意力都转到了这家会所上面,我很期待,这里的会所能给我不一样的感受。”

英王访华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世界上最大的新闻,哪怕女王殿下已经返回英国,但绝大部分的驻金使节和外资企业驻金代表,都还在对女王的行程细节津津乐道,此时竟然能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讨论起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会所,可见对他们的思想冲击之大。

这里竟然有会所了?!

一个连商业市场都不发达的地方,竟然会开起一家俱乐部会所?

简直无法想象!

包括洛德先生自己,此时依然感觉有些新奇。

杰瑞将洛德先生送到门外,立刻撑起伞为他遮住飘落的雪花,然后将他送往使馆门口,慢走了几步,沉着脸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先生,听说,这间会所跟那位陈先生有点关系?如果是真的,会不会有什么需要避讳的地方?”

洛德先生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晃晃脑袋,“避讳?为什么要避讳?就因为他和以前的好朋友,如今堪称顶级权势人物的琼斯小姐交恶?别那么肤浅杰瑞,在那些大人物的眼里,从来没有真正的敌人和朋友,

你看,琼斯小姐能为了搭上洛克菲勒的大船,转身就把帮她起家的好朋友抛弃,如果有一天洛克菲勒不在意了,或者这位好朋友对他的帮助比洛克菲勒还大,她未尝不能再次转换立场,至于别的人,根本就无关紧要。”

杰瑞忍不住咧了下嘴,“对她的帮助比洛克菲勒还大?先生,您真会开玩笑!”

“现在或许是玩笑,但未来某一天未必不能成为事实,”洛德先生耸耸肩,看了看铁栅门外面的大街,小声说道,“如果琼斯小姐意图重返这里,洛克菲勒可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这位陈先生,听说很不简单呐。”

司机早已等在那辆清洗干净的黑色凯迪拉克旁边,见洛德先生过来,立刻上前打开车门。

洛德先生直接钻进车里,将手里的礼物放到一旁,扭头看向外面的大街。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来北金上任,就发现比起十多年前随博士秘密访问的时候,这里的变化已经非常大,而这一年的时间,给他的感觉变化依然不小。

正如刚才他对杰瑞所说的话一样,这里无时不刻不在发生着变化,也许有好有坏,但目的总归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

专车一路向西,经长安街穿过故宫后,往北拐了个弯,没多久就到了积水潭。

司机不需要停车去问地址,只需要跟上前面那辆挂着223开头外事牌照的轿车,就能直接去到目的地。

两辆车一前一后拐进一条小路,然后在几名保安人员的指挥下,继续往前开,最后顺着一个地下入口进入地下车库,直到进入车库的那一刻,他才看见边上停着一辆没熄火的摩托车,骑手还坐在上面,很显然刚才是他在前面引路。

洛德先生坐在后排微微一笑,虽然还没进去,但从这种细节上可以看出,组织者非常用心,不禁对这家会所又多了几分期待。

顺着地下通道往下走,以司机多年的工作经验,很确定这个地下车库的深度在十米以上,这让他很是诧异。

如今北金汽车保有量并不大,地面都没停满,几乎不会有人修建地下车库,莫非是什么防空建筑改造的?

就在他脑洞大开的时候,前面的车稳稳停住,司机立刻松油门,缓踩刹车将车停稳。

洛德先生拎着礼物盒从车里钻出来,正好看见前面的伊文思先生,立刻迎了上去。

“伊文思爵士!”

“洛德先生!”

两人双手紧紧握住,随后哈哈一笑,美英作为天然盟友,他们之间自然有许多共同语言。

但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更不是聊天的地方。

此时一位身穿浅色曲裾广袖汉服,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皮草披肩的华人美女正俏生生地站在一旁,等他们寒暄完,立刻迈步上前,先微微躬身,随后用流利的牛津英语说道,“伊文思爵士、洛德先生,欢迎来到百花文艺会所,希望百花会所能为二位带来一个舒心愉快的周末。两位先生,这边请!”

没错,张铁军作为一个比陈大河还无能的起名废,哪怕在问过十几个文青,听了无数个或文艺或直白的词语之后,最终还是用了百花会所这个名称。

特酿的,百花就百花,总比那些个听上去要么无病呻吟,要么牵强附会,要么听着就感觉羞耻的破名儿好。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