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会所前院的牡丹厅中,张铁军少见一身中山装打扮,登上临时搭建的小讲台,面对三百七十六位来宾,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演讲稿。

陈大河在下面看得分外清楚,这小子双手竟然在发抖。

哎哟喂,他还有紧张的时候?生平仅见啊!

张铁军干咳一声,对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露了个僵硬的笑脸,然后低下头照着稿子开始念。

先是欢迎辞,然后从国内文化艺术发展历史说起,上溯三皇五帝,下至即将到来的1987,中间又经历了多少苦难波折,然后到现在的百花齐放,借此盛世良机,个人以微薄之力,与众多友人义士一道,成立百花文艺俱乐部,愿为文艺的交流推广略尽绵力。

最后,小张同志表示,俱乐部会尽心尽力为诸位文艺大家服务,为文艺创作者服务,为诸位搭建与众多文艺爱好者交流探讨的平台,致力于文艺事业的兴旺发展。

演讲完毕,诸多大佬饶有兴致地拍手鼓掌,有几个老资格还在下面瞎起哄,哎哟张老头这调皮孙子也出息了啊。

引起一片哄笑。

看着张铁军在台上又是兴奋又是窘迫,陈大河在下面乐不可支。

幸好自己没出这个风头,否则就轮到自己在上面被人调侃了。

回头看了那几个带头起哄的老爷子,不禁暗暗咋舌。

竟然特么是从闫安鲁艺时期出来的,而且和张老爷子关系都还挺好,难怪敢直呼张老头,而张铁军连个屁都不敢放。

随后心里又是一喜,有这么几位坐镇,再加上自己从文化部拉来的那些个文学大家,这百花会所稳了!

只是他高兴得有点早,张铁军固然是那些老顽童的调侃对象,而他陈大河又能逃到哪里去?

等庆典仪式一结束,众人自由活动的时候,陈大河便被一群老爷子逮住,好是一番揉搓,就算他擅于插科打诨,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些个都还是玩弄文字的好手,一时间只有招架的份。

还好,很快就到午宴时间,算是暂时逃过一劫。

午宴设在与牡丹厅相对的梅花厅,由于人数太多,而且会所本来就是专供交流的地方,所以今天的午宴为自助形式,中间一长溜的餐台,中餐西点都有,两边则是一个个咖啡厅式的座椅,众人端着餐盘,一边挑选食物一边说话,倒也自在。

与雍容华贵的牡丹厅不同,梅花厅的布置显得素雅一些,墙上挂着的也是一幅幅梅花国画,大多出自当代画家之手,比如陈大河旁边墙上挂着的这副腊梅图,就是现今中年画家王成禧的作品。

他画的梅花没有古代画作中那种孤芳自赏遗世独立的意境,反而花朵丰腴饱满,明亮夺目,满树炽烈如火,通幅激情四射,既是傲雪之梅,也是报春之梅。

这种意境正符合百花会所奋力争先的愿景,所以陈大河直接包了三十幅,将整个梅花厅挂满。

唔,主要是听说这位的作品有可能大批量进入中枢,到时候立刻增价百倍,美滋滋。

此时几乎所有的来宾都在互相交流,就连一些不爱交际的,也跟三五老友吃喝闲谈,也没人来打扰陈大河,就在他自己一个人抱着一盘大虾奋战的时候,边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小陈,你这里东边一个牡丹厅,西边一个梅花厅,把梅花与牡丹并列,怎么,是认为芍药、莲、兰,都不如梅?”

陈大河抬头一看,连忙站起来,嘿嘿笑道,“王部,您可被别我茬,要不我请谢奶奶跟您辩论辩论。”

“讨打,”王老拿筷子头轻轻敲了他一下,顺势在他身边坐下,笑道,“听说尚海园林协会要搞个什么十大名花评选,这东西怎么评?我喜欢兰,你喜欢梅,各投各的,不是瞎闹吗。”

“也不能说瞎闹,”陈大河呵呵笑道,“梅兰竹菊各有所好,评个十大名花也无伤大雅,就当乐呵乐呵嘛,您老主管文化,可不能搞个人喜好。”

王老没好气地拿筷子点了点他,“也就你小子敢跟我胡咧咧,换个人我揍不死他。”

陈大河脖子一缩,笑了两声赶紧转椅话题,“哎,王部,刚才没见着您,还以为您不会来呢,不过,您亲自过来真没事儿啊?”

别看今天来的人不少,高级别的比例也很大,但正部以上的还真没有,主要是避嫌,而且就算要来,也不急于凑这天。哪怕王老过来了,也是在庆典结束之后,顶多算凑个热闹而已。

“能有什么事,”王老毫不在意的样子,捡着盘子里的菜吃,边吃边说道,“我下面一大帮子人都被你给拉过来,再不过来看看,都要成光杆司令咯。”

陈大河老脸一垮,老爷子您这是要把天聊死啊。

“哎,张家那小子呢,”王老依然不以为意,左右看了看,“怎么没见着他。”

“您找他有事儿啊?”陈大河左右看了看,这满屋子黑压压的人群,能上哪儿找去。

“嗯,也不算,就是正好来了,顺便说点小事儿。”王老回了一句,没找着张铁军也不在意,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好像他今天特意临时赶过来,就是为了吃东西似的。

他不当一回事,陈大河可不能不当,真要算起来,他这个停薪留职的副处级,还是人家手里头的小兵呢。

于是连大虾也不吃了,双肘撑在餐桌上,看着他笑道,“王部,有事儿您直说呗,我替他做主,放心,就算您让他表演蛤蟆跳,我也保管把他拉来摁下去。”

“呸,我老头子有那么无聊,”王老瞪了他一眼,随后说道,“他这儿不是文艺会所吗,还集合了这么一大帮人,我看着也挺好,就是有个小问题,我得给提点意见。”

“嗯?”陈大河眼珠子一转,“您说。”

“这花儿啊,讲究的是新老更替,”王老也放下筷子,笑着说道,“可是我看来看去,你这儿邀请的几乎都是老头子,年轻人可不多啊。”

“就这个啊?”陈大河见王老点点头,随即哈哈一笑,说道,“这事儿我知道,是这么回事儿,百花会所不是刚成立吗,这些老前辈,都是我和铁子请来镇场子的,过几天肯定要多吸纳年轻一辈的。”

王老看着他,脸色似乎不太相信,“真的?”

“当然了,”陈大河正色说道,“您想啊,这老前辈总不能天天往这儿跑吧,而且这些都是镇场子的宝贝,哪能随随便便就请出来?但他们不来,这儿拿什么办文学沙龙,办艺术品鉴会?还不是只能吸收新鲜血液!”

说到这里,陈大河猜到王老估计是有人要推荐,便直接挑明了说道,“王部,您可是咱们文化领头人,对那些有本事有潜力的后辈肯定门儿清,给介绍几个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