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也是个趣人,听陈大河这么一说,一点掩饰都没有,呵呵笑道,“我这儿还真有两个,一个姓侶,侶海晏,笔名就叫海晏,去年出了一部小说,叫便衣警察,很不错。另一个姓管,管莫业,笔名叫莫炎,我看过他写的东西,尤其是今年写的一篇红高粱,很不错,社会反响很大,听说西影厂有意拍成电影,”

说到这里,王老呵呵一笑,随即叹道,“有此等后生,老夫也可以封笔啦。”

陈大河听着眨眨眼睛,一个海晏,一个莫炎?

他倒是听说过,王老很欣赏莫炎,也说过莫炎一出,他可以封笔的话,当然,封笔是不可能封笔的,无非是给莫炎抬身价而已。

所以,这两个当然可以拉进来啊!

随即又伸长脖子到处找张铁军,

呃,人太多,还是找不着。

索性挥挥手找来一位妹子,“把张铁军叫过来。”

“好的,我马上去。”

妹子甜甜一笑,丝带轻舞飘然而去。

身为跟了张铁军几年的“老”人,对陈大河的身份早已门清,她们这些人也都很清楚,把这位当成老板就对了。

几分钟后,张铁军一手餐盘一手酒杯,在不断的点头致意中溜达过来,刚准备跟陈大河开个玩笑,结果一眼看见坐他旁边的王老,连忙收起脸上的嬉笑,点头笑道,“王部。”

王老笑着点点头,继续吃自己的。

张铁军坐在陈大河对面,冲他使了个眼色,什么情况?

陈大河直接笑着说道,“刚才王部给咱们会所提了个建议,就是除了邀请老一辈文艺家,也可以邀请年轻一辈的,还给推荐了两位青年才俊,一个叫海晏,一个莫炎,回头你安排下,挑选一批优秀青年文艺家,和他们两个一起吸纳进来吧。”

“海晏?莫炎?”张铁军眨眨眼,想了想说道,“这两个我好像认识。”

“你认识?”

陈大河看了看他,再看看王老,只见他也抬起了头来。

随即看向对面,笑道,“认识就好,更方便。”

“行,”张铁军呵呵一笑,看着两人说道,“去年我不老跟一些文青混一块儿吗,其中就有他们两个,就那个莫炎,在军艺文学系上学,平时也写不少文章,今年写了个故事,就是在我那个杂志上发的,反响还挺好。另外还有个叫王澍的,也挺不错,回头我一块儿给他们弄张会员卡。”

一听这话,陈大河顿时迷了,红高粱不是人民文学首发么,怎么变你杂志社去了?

看他那表情,张铁军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老脸一黑,“哎,老陈,你该不会从来没看过我弄的那杂志吧?”

边上王老噗呲一笑,以他对陈大河的了解,张铁军说的事极有可能是真的,想当初陈小子弄了个海外文化中心的建议出来,除了一开始出了把力,后来根本就没再问过,估计现在连有几个文化中心都不晓得。

陈大河什么人?能让他唬住?

当即嘴角一撇,“你那杂志还用我买?你给我送过么?!”

“呃,好像还真是,”张铁军被反将一军,也不觉尴尬,立刻放下筷子,冲边上招招手,“把新时代文学拿一套过来,从创刊号到最新一期的,都要。”

陈大河在边上撇撇嘴,新时代文学?什么破名字,还不如自己取的群星音响公司呢。

这时坐他旁边的王老突然说道,“王澍我知道,笔锋比较厉害,但局限于小情小爱,而且作品太过阴暗,不喜欢。”

张铁军茫然地看看他,再看看陈大河,不知道怎么回话。

陈大河倒是不奇怪王老会不喜欢王澍,听说,听说啊,王澍那小子写的第一篇小说橡皮人,是直接跑去青年文学出版社,投给的马伟都,马伟都打开一看,第一句就是,一起都是从我第一次yj开始的。

老马一看,真特么人才啊!没的说,立刻安排发表,连领导阻拦都不行,就这样,小王才一炮而红。

就小王写的那些东西,在年轻人中受到热捧,但在老王这一代人眼里,自然是归到辣鸡一类,能得到一声笔锋厉害的评价,已经不错了!

不过小王既然是在跟着张铁军混,好话还是要说两句的,

陈大河可不怕王老,以前王老没当正部的时候,他就没少跟王老他们这些老爷子打趣聊天,所以此时直接转过身子,故作严肃地说道,“王部,这我就要批评批评你了,咱们叫百花俱乐部,意喻就是百花齐放,可不能搞只开兰花不开梅花的那一套。您老什么格局?搁这儿那就是百花仙子啊,甭管他是芍药还是臭菊,百花仙子都得一视同仁,好好爱护,您说对不对!”

“对个屁,”王老直接喷了他一头,没好气地说道,“你才是百花仙子,还穿的裙子,老头子顶多一个挑粪施肥的!”

陈大河毫不在意,混不吝地笑道,“那施肥的也得一视同仁雨露均沾,不能你喜欢兰花,就多浇两瓢粪,不喜欢月季,你就不给它,回头一个涝死一个旱死,那百花仙子就得哭死。”

张铁军此时正夹着一块红烧肉凑到嘴边,听他们两个一个挑粪一个施肥的,连肉都不香了,直接丢餐盘里。

不过被陈大河这么一打岔,王老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嘀咕了一句,“老头子只是自己不喜欢,又没说把他咋地,要浇肥你自己浇去。”

说完就开吃。

陈大河呵呵一笑,冲张铁军摆摆手,“刚才王部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咱们百花会所虽然是在北金,但要放眼全国,不能只局限一地,其他地方也有不少非常有文采的作家、艺术家,其实都可以吸纳进来。”

张铁军愣了愣,“人都不在这里,吸纳进来干嘛?”

“提升格调啊,”陈大河眼睛一瞪,随后指指周围,“看看,老一辈的,虽然人是在北金,说起来其实也是全国各地都有,王老就河北的嘛。”

这时王老咽了咽嘴里的东西,扭头说道,“祖籍河北,小老儿土生土长的北金人,谢谢!”

“都一样,”陈大河嘿嘿一笑,随后对着张铁军说道,“年轻一辈也不能搞小团体,全国范围内吸纳,”

然后又看向王老,“哎,王部,别的地儿,有什么牛人没有?”

“有哇,”王老显然刚才就在琢磨他的话,听他一问,当即脱口而出,“陕北有个王卫国,笔名璐瑶,很不错,另外,还是陕西,有个叫贾平娃的,作品很有深度,这两个都是年轻一代出头的人物。”

陈大河点点头,璐瑶,贾平娃嘛,知道,都是名人!

然后看向张铁军,“就他们俩吧,有两个当代表,够了,别的以后再说。”

这话一出,边上两人一起瞪圆眼睛看向他,合着你废了半天话,就吸纳两个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