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忆以前经常在某些文艺青年喜欢去的旅游景点比如说什么云南丽江边看到,有一些头发总是很风骚的艺术家,会摆摊当街作画贩卖,他们可以直接将画呈现在T恤上,非常厉害,很有逼格。

而她接下来所要做的,自然就是向这些牛人们学习。她一直觉得,当街作画是一件很赞很文艺很有逼格的事情……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

她将自己当街作画的地点选在了每天人流量都算不错的靠近市中心的地下步行通道,因为在这里,经常有拉二胡卖艺的在,还有一些熟面孔的职业乞丐,看他们的收入还挺不错的样子……

可不知为何,她将自己吃饭的家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到这个地下步行通道中,摆出架势,准备为顾客创作时,在旁边那水平低劣的二胡弹奏,以及趴在那里装可怜的职业乞丐衬托之下,她感觉自己一点也不文艺也没逼格,画风根本就不对好吗?

是不是她也要在自己的面前摆个可怜的缺口铁碗?

安忆就这样愣愣地站在自己的支架前,全身冻得要死,却没有一个人上来问她的画是怎么卖的,许多人都行色匆匆,不过大部分男性都会忍不住面带好奇地欣赏一下她那美丽的身姿,毕竟安忆的颜值确实非常高,虽然她完全不会打扮自己,也没有任何作为美女的自觉。

整整一天,安忆没有任何收入,倒是她旁边的职业乞丐与三流二胡水准的老者,收入起码破百……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安忆郁闷得想死,这就是艺术家的悲哀么?

她终于体会到了梵高的感觉!

实际上主要还是她太拘谨太内向了,完全没有跟路过的人表明自己是当街给人速写,然后卖画的,人家都以为她就是来这儿练习绘画的,顺便闷声装个大逼,这种人怎么可能缺钱呢?

上次还有一个在这儿吹萨克斯的,吹完后开着价值千万的国产“华龙”超跑走人了……让不少路人都惊掉了眼珠。

她一连四天,就这样傻傻地带着自己的画具来到这地下步行通道,哪怕每天都冻得要死,也要做下去,她还就不信了!

直到第五天,那位脸上胡子拉碴实际上非常年轻的职业乞丐,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收工时,来到安忆的面前,道:“画画的?”

安忆觉得这乞丐长得有点像她那个世界曾在网络上风靡一时的“犀利哥”,尤其是他现在嘴上还叼着一根刚刚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软中华……

乞丐也抽软中华?果然是职业的吧!

“嗯。”安忆闷闷地答了一声,对方不是女性,她才不怕。

“可以看看你的作品么?”乞丐这样问道,居然有些文质彬彬。

“请。”安忆还带了几幅以前那位安忆的油画作品,都装裱好了,但却并不准备贩卖,只是为了向顾客展示自己的绘画水平。

这油画的外框可是很讲究的,它是完整油画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写实性较强的作品,外框起到了界定作品视域的作用,往往可以使画面显得集中、紧凑。并且画中的景物因为边框的限定,更给人无尽想象的空间。画框的材料多为木料、石膏、铝合金等,其大小、厚薄依据作品情况而定。

乞丐拿起一幅画欣赏,金黄碧绿的田地,欧洲式的农舍,一条泥路从近处铺向远方,整幅画在极其写实的同时,又非常具有艺术气息,画风依旧是绚烂美丽到了极致,足见绘画者的高超水准!

这还是安忆初中时的作品。

“不错。”乞丐点了点头,装作很在行的样子评价道。

“谢谢。”安忆也随口答道。

“西班牙?你去过。”

“不,是瑞士。”

“好家伙,挺行的嘛,瑞士怎么样?”

“没去过。”

“呃……那你怎么把瑞士画得这么像瑞士?”

“你刚才不还认为这是西班牙么?”

乞丐顿时被噎住了,他苦笑了一下,才道:“好吧,认识一下,我叫欧何,欧几里德几何的欧何,是个流浪作家,最近想写一部关于乞丐生活的小说,所以每天来这体验生活,然后居然发现乞讨的钱还比我的稿费高……你叫什么,画家?”

“别叫我画家,是家就不来这儿了。”安忆一边回答,一边使劲地往自己冰冷的小手上呵气。

“好,怎么称呼,画画的?”欧何总觉得他这样的称呼像是在形容幼儿园的小朋友,但眼前这个过分年轻的少女,其画技确实非常高超,至少在他看来,比他几个圈内的自称画家艺术家的朋友要棒!

“安忆。”

“王安忆?”

“不是。”

“李安忆?”

“我就叫安忆,姓‘安’,名‘忆’,‘平安’的‘安’,‘记忆’的‘忆’。”

就在欧何与安忆搭讪闲聊时,不少其他带有好奇心的人围了过来,大多是男士。这足见在卖东西时,有个托儿的重要性,当然卖主的颜值高同样也是一件正义的事情……

而得到少女名字的青年作家与兼职乞丐欧何,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便道:“这幅画不错,我买了。”

“这个不卖!”安忆赶紧将他手中的油画夺过来,护在自己的怀中,像是保护鸡仔的母鸡。

欧何愣了愣,又道:“那你卖什么?”

“速写,我就现在画,最快半小时可以完成。”安忆这样说道。

欧何其实心里就想帮这个貌似挺缺钱的女孩一把,并不在意能买到怎样的画,所以他便道:“可以,你就画一幅我的肖像画吧,如果能再写点与我这作家身份匹配的寄语,就更好了。”

安忆当然答应,并为自己能够做成第一笔生意而心中雀跃,浑然不知这只是欧何对这个楚楚可怜的少女动了恻隐之心。

而欧何见到不少好奇的人都围过来观看少女作画时,他不由感叹道:“其实我挺羡慕你们这些画家,包括书法家,因为可以当街作画,出尽风头,可我这一个狗爬字的作家,总不能搬张桌子出来当街写……”

当安忆拿起画笔时,她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给人一种仿佛要燃烧起来的样子!

在这一刻,她是如此美丽、如此耀眼!

喜欢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请大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卧笑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笑伊人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