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忆脑袋歪了歪,忍不住用手抓了抓那永远柔顺充满发香的头发,脸上确实出现了一个“大写的懵比”这样的神情,因为她之前可是信誓旦旦地对林清诺声称,作词的纳兰性德是一位现代的隐士……

当时林清诺明明相信了她的说法,为何现在直接说她安忆就是纳兰性德?

她哪有纳兰性德的才华,只不过前世非常喜欢《饮水词》的她,将这一切背了下来而已,前世安忆不仅是个死宅,通晓各种游戏、动漫、小说,还是个文艺青年来着,对文学、音乐、艺术等都有涉猎,最喜欢朗读和背诵各种诗词散文,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林清诺当时确实被被安忆骗过去了,因为安忆说起“纳兰性德”来时,一副非常笃定的样子,仿佛这世上确实出现过“纳兰性德”这样一位词人,可她在这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

然后她又动用了一下自己那广泛的社会关系,她便发现,安忆根本就没可能认识什么隐士“纳兰性德”,安忆现在仅有一个亲人,那就是她的亲哥哥安立,而这个安立在理工科上的颇有建树,尤其是在新兴的计算机领域,不过在文学领域,安立根本就没有任何天赋。

反倒是安忆,她可是对大中华传统的水墨画都无比精通的画家,而水墨画这种国画,若是具备深厚的国学底蕴,肯定能画得更好,安忆为了让自己在国画上的造诣更高,便去钻研的诗词歌赋,然后便有了深厚的底蕴,上次便是她厚积而薄发……

通过这一番脑补,林清诺直接将安忆与纳兰性德画上了等号,说起来,这位班长大人不愧是一位天才作家,脑补能力特强,比如说之前她还脑补出了安忆为何会厌恶绘画。

而林清诺是个颇为偏执的完美主义者,她认定的东西,怎么都不会改变,就像她已经将安忆当成了自己的好友,能够配得上她的好友。

所以她在得到安忆的同意之后,便运用自己的口才,绘声绘色地向同学们讲述了安忆是如何当场作画写词,以一种无可辩驳的才华,征服了她的心的具体过程。

林清诺的口才很棒,可不是安忆那种一点也不擅长言辞的女孩,她的一番话,吸引很多同学来兴致勃勃地听她说书。

当林清诺说完之后,安忆那“诗画双绝”的超级才女形象,已经深入人心,配合她给林清诺画的唯美插画,以及《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这首词,林清诺的说辞,无疑很具备说服力!

沈宁凡这个时候也欣赏到了安忆给林清诺画的插画,当他看到这幅画中有词,词中有画的作品时,他在心中产生了深深的赞叹,明明是一副商业性质的插画,竟然被安忆硬生生地画出了艺术作品的感觉……

作为一个学过艺术绘画的半专业人士,即将出道的新人漫画家,沈宁凡这鉴赏画作水准,可比一般学生要高的多,普通人在看一幅画好不好时,主要就是看这画画得像不像、美不美。

若是这样的话,安忆画出来的每一幅油画,都会让普通人大声叫好,因为它足够唯美、逼真,却很少有人会去从构图、明暗关系、色彩关系、透视关系等方面去剖析、品鉴,也没有人去分别它是属于哪个绘画流派,又是怎样的绘画风格,更没有人去挖掘一幅艺术画作作者所要表达出的精神内核。

艺术,终究是属于阳春白雪的,格调高的艺术画作,永远是曲高和寡的。

以沈宁凡的水准,他用记忆中老师交给他的鉴赏画作的方式来品鉴这样一幅插画,却发现安忆完全做到了他心目中的完美地步……哪怕这仅仅只是一幅商业插画。

能够将一幅插画,画得这样清新脱俗、唯美梦幻的,也只有安忆了!

他只是觉得,在安忆放弃画笔的日子中,她的绘画功力非但没有退步,还更加精进了——她正在一点点找回原本属于她的灵气!

以后那灵气与技巧兼备的安忆,所画出来的作品,到底有多么优秀多么出色多么震撼人心,他现在已经直观地感受到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惊与喜悦,他只知道,安忆回来了,那个超级天才回来了,她重新拿起了画笔,她重新振作了起来!

以后她必将在那传统美术界,掀起一股狂潮!

他刚刚也听了林清诺所讲的故事,虽然林清诺并没有明说是用金钱打动安忆的,但他却也可以猜得出来,父母双亡的安忆不像他,出自于中上层的家庭,他的父亲还是本市书画协会的副会长,而她家的经济条件却非常拮据,还住在那种跟囚笼似的小区之中,所以她现在重新拿起画笔,以这种方式来补贴家用……

这让沈宁凡很为安忆感到心疼,在他看来,安忆分明就不应该为金钱这种俗物所累,她应该将自己才华全部释放在那名传千古的绝世画作之上,但是她的家庭条件,却并不允许她那样无忧无虑地画画。

沈宁凡不知为何想起了徐礼永这位教他画画的“大师”经常说的话——养不活自己的画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没钱学什么艺术,趁早滚蛋!

他忽然觉得,徐礼永说得其实很有道理,另外,这位教出了许多新锐画家的大师,还说——没有经历过最苦难的时刻、最巨大的打击的画家,是永远也画不出打动人心的作品的!“破茧成蝶”这个词很好,可你们这群只能在小时候浪费时间学画的垃圾,连茧都没法成为,别说蝶了!

后面一句话,徐礼永却从来没有对安忆说过,他习惯高高在上地嘲讽、批判所有跟随他学画的孩子,将他们打击得体无完肤,只有安忆,有时让他都实在找不出任何借口来批评她,只能用那种很没有干货的方式来打击安忆……他给予安忆最大的打击,或许就是让安忆滚蛋了吧?

他不是爱钱,桃李遍天下的他,也并不缺钱,而是安忆再跟着他学,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教给安忆了。

沈宁凡此时忽然明白了,为何徐礼永是一位大师。

而经历了人生最低谷之后的安忆,已经重生,破茧成蝶!

----------------

求收藏、会员点击、推荐票~~~~

喜欢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请大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卧笑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笑伊人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