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传统美术界对奖项层次的划分还是比较明确的,像以“陈忠志”命名的国画奖,这陈忠志就是一位在世的当代著名国画大家,他擅长人物,也画花鸟山水。他的人物画的一大特点,是有民族气派。他是一位谙熟中国画传统的画家。他既掌握了写意文入画的技巧,又对汉唐传统绘画有很深研究。他作画很注意笔墨,把文人画笔墨的放纵、简练运用到现代人物的创造中,像这种以当代著名画家命名的奖项,就是第二层次的奖项,共有三十个左右,奖项名字会在不断变化,但每位当代大师能够成为被该奖项命名的话,却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奖金最高上限就是十万元。

而第一层次的诸如“蒋兆和水墨画大奖”这样的奖项,就是以逝世的绘画大师来命名的,这第一层次的大奖数量不超过十个,每年的大奖名字甚至也会有变化,它就是为了来纪念那些逝世的大师,奖金最高上限是五十万元。

顶尖的三项大奖其分量却不必多提,虽然它们的奖金也不过百万,但一旦得到其中一项,其画家本身的作品价值,会飞速增长,就好比安忆那个世界的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本身文学奖的奖金也不算丰厚,但其作品的销量,肯定会暴增。当然,在某些盗版横行的国度,网上随便一搜就能看到完整无错的作品,那作者还不如期待文学奖的奖金。

盗版对原创作者的积极性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这也会限制精品的诞生。

除了这三个层次的国家级奖项以外,当然还有一个新人奖,它就是由当地书画协会举办的,而只有首先获得新人奖,才有资格向国家级的绘画奖发起冲击,这就直接排除了不少水平不足的画家。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通过走关系拿下新人奖,获得资格后去参加国家级的奖项,但在严谨而又公开公正的国家级大奖的评选机制下,到底是个什么水准,当场作画之下,一见便知。

所以说,江子墨能够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拿下国家级的绘画大奖,确实实力过硬,他是徐礼永的得意门生!

“我能画出怎样的竹子?嗯……像这种画,应该是我小学时的水平吧。”安忆又看了看那幅画,再和自己记忆中的所画的关于竹子的国画对比了一下,确认道。

江子墨听到这话,终于失去了风度,有些气急败坏地反问道:“你说我这幅画的水平还不如你小学时的水平?哈哈,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一个女孩居然这么会说大话!我没时间在这和你扯淡了,我去拜访我的老师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却又见两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便是沈宁凡的父亲沈成天,还有一个,正是江子墨与安忆的老师,徐礼永大师。

中年气质型男沈成天看到家中这么热闹,不由呵呵笑道:“哎哟,今天家里可真热闹,来了好些客人啊,小凡小雅,你们也不知道给大家泡杯茶,都站在这里干什么?”

沈成天给人的感觉十分和蔼,如沐春风。

他身边的徐礼永,长相一般,形态比较怪异,因为他总是歪着脖子,看人的时候微微仰着下颚,总给人一种他在鄙视你的感觉。

徐礼永扫过了安忆,懒得多看她一眼,在看到江子墨时,才出声道:“这次你拿下了陈忠志国画奖,很不错,虽然我觉得那老家伙能用来当这奖的名字,就是走了狗屎运。你画的那幅得奖作品虽然是垃圾,但其他的都是猪一样对手,能得奖也不奇怪。所以不要骄傲,以后继续努力。”

江子墨听到徐礼永这么说,显然已经习惯了,他反而觉得挺光荣,一般的作品,在徐礼永眼中,可是连垃圾都评不上的。

他得意地瞥了安忆一眼,却不知道,安忆也是徐礼永的学生,而安忆对他这种作品被骂成垃圾都还得意的样子,表示不解,这家伙难道是个抖M么?

江子墨十分恭敬地向徐礼永问好,然后又忍不住将刚刚安忆与他之间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徐礼永瞥了一眼江子墨的《雨中听竹》,歪着脑袋,斜视安忆,道:“你如果评价这幅画‘水平还行’,说明你的国画水平已经惨不忍睹了!这些就是你画的?什么破玩意!以后别提你是我的学生!”

徐礼永不知何时掏出了安忆那些给《花季雨季》画的插画,全是杂志上剪下来的,居然还随身携带着……

但他却指着插画破口大骂,然后狠狠地撕碎!

江子墨见徐礼永这样严厉地教训这个女孩,一开始还有些幸灾乐祸,然后他一咀嚼徐礼永的话,就觉得味道不对,什么叫做“你如果评价这幅画‘水平还行’,说明你的国画水平已经惨不忍睹了”,这岂不是在说,对方的国画水准真的很高?

还有徐礼永老师的最后一句话也表明,对方也是他的学生啊……

江子墨这会儿有些懵,据他对自己老师的了解,他越严厉对待的学生,就说明他的期望就越高,他捡起一些插画的碎片,然后一眼就看出,这是那幅含有“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的插画。

这幅插画的影响力,可是已经发酵到了传统美术界了,因为那首词写得太棒了,其中那句“当时只道是寻常”不知让多少圈内的国画家交口称赞,但是与词相配的插画,却过于商业化了,与这种好词相配的画,还是最传统的国画为佳。

江子墨却没有想到,画出这幅插画的安安,居然就是她!如果她就是安安的话,那这写词作画的水准,那真是高得可怕了!

安忆被徐礼永劈头盖脸一顿教训,默默低下了头,莫名地感到委屈,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这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徐老师!小忆本来就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她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要你管啊!她如果不画这种画,我们家就没法生活了。”安立这个时候看到自家妹妹都要被骂哭了,他赶紧挡在妹妹面前,对徐礼永怒视道,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语气有些黯然,是他这个哥哥没用。

徐礼永歪着脑袋,冷漠道:“果然是没法承受打击的废物……”

他话还没说完,沈宁凡顿时就怒而打断道:“徐老狗!**的嘴上厉害,现在水平还不如安忆吧,你说她国画水平退步,有什么依据?现在就让她当场画一幅有关竹子的国画,让大家都品鉴下,这不就好了么?”

结果沈宁凡这番话又让其父沈成天狠狠地批了他一顿,说他对自己的老师不尊重,但是沈宁凡的提议却得到了徐礼永的同意。

徐礼永几个电话一打,然后一行人移步到了外面空阔的草坪上,备好了各种作画的工具,接下来,本市的几位绘画大家、品画大家都赶来了,连徐礼永最近在教的二十多位学生,都好奇地到场了,这样的阵势,让沈宁凡这个提议的人都被镇住了!

安忆自从被徐礼永严厉地责骂之后,就状态十分不佳,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许多人看到这位眼圈通红,精神恍惚的美少女时,都暗暗摇头,心说这个徐礼永实在是太残忍了,这不是让安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人么?

这种状态的安忆,能画出什么来?

“小忆!不用再勉强画了,你的画不需要任何人来评价,在哥哥心中,你的画永远是世界上最好的!”安立将自家妹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在她耳边无比坚定地说道。

妹妹那柔弱的带着淡雅体香的身体,让鼻尖萦绕着妹妹发丝清香的安立心中的疼惜仿佛要满溢出来,他最近见惯了带着灿烂笑容的妹妹,今日看到妹妹受到委屈想哭的样子,他根本承受不住!

如果徐礼永不是安忆的授业恩师,他都想狠狠揍对方一顿!

若是此时安忆放弃作画,没有任何人会嘲笑安忆,他们觉得这是符合情理的选择。

徐礼永却一脸冷漠,歪着脑袋,直接将画笔强行塞给安忆……真不知道他的心,硬到了何等程度。

当安忆接触到画笔时,她紧紧地握着,持续了一会儿,她坚定地离开哥哥那令人眷恋的温暖怀抱,她扬起了低垂的脑袋,眼中似乎有一种火焰在燃烧!

越烧越旺!

“我能画!”安忆的声音并不大,却传到了在场的所有人眼中!

安忆在画之前,已经胸有成竹!

那是长在石缝中的坚韧之竹——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

两连更~~~~~求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喜欢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请大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卧笑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笑伊人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