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学之前,安忆依旧被她的哥哥重新规范了作息时间,否则以她那典型的晚睡晚起的风格,肯定会不适应学校生活。

别的女孩如果这样做的话,或许会因为内分泌失调导致皮肤变差、长痘痘什么的,但安忆却从来没有这样的困扰,她的皮肤虽然略显苍白,但却无比光滑柔嫩,没有一丝瑕疵,她即使一直素面朝天,也依旧魅力逼人。

不知为何,她本人的新陈代谢很缓慢,明明已经今年已经16周岁了,但和去年的她相比,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她自己也懵懵懂懂的,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

虽然安立一直认为自家妹妹自称是“夜之眷属”很扯淡,典型的中二期幻想症状,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在妹妹身上,时间的流逝,显得更加缓慢,这或许也属于天生丽质的范畴吧。

有钱之后,安立曾带妹妹去汉京最好的医院检查身体,得到的结果就是本身就是虚寒体制、畏寒喜热,然后身体偏虚弱、营养不良,但总体来说还是很健康的。

营养不良的原因那还用说么?

因为自家妹妹完全不沾荤腥,闻到那种明明很美味的肉食,都要犯恶心,他总不能逼着自家妹妹吃肉吧?

如此一来,倒是让安立精通各种素菜的烹饪方法,还知道了如何榨出最适合妹妹口味的果汁,这全是通过他大量的试验取得的成果……以及各种蛋糕、甜点、巧克力、冰淇淋的做法,他也愈发精通了,谁让自家妹妹喜欢呢?

安立曾在自己公司随意展露了一下他的厨艺,结果导致不少女孩望向他的目光都亮晶晶的,这年头很少有女孩不喜欢甜食。

而与妹妹的青春靓丽不同,明明只有23周岁的安立,穿上正装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像年龄接近30岁、事业有成的大叔,他以前的气质就比同龄人更成熟,毕竟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现在又居于高位,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他给人的感觉愈发威严,用安忆的话来说,就是越来越有“霸道总裁”的风范了。

安立与安忆走在一起,如果前者穿得显老一些,后者穿得洛丽塔一些,给外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兄妹,不如说是父女,不过话又说回来,对安忆来说,安立确实是又当爹又当妈。

比如说此时,安忆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穿上深大附中的春季校服,上身是纯白的衬衫,下身外表看起来似乎是短裙,其实却是裙裤,即使被风吹起,也不会走光。

深大附中里面的权贵子弟虽然相对来说有很多,但学风还是非常严谨的,不过严格程度,却比不上完全就是纯“应试教育”的常岭市一中,一中简直就是封闭式的监狱学园。

而深大附中,里面却有各种各样的社团,丰富了学生的课余生活,虽然也很重视学生的成绩,但素质教育的成果也不赖,许多优等生不仅成绩好,还有属于自己的特长。

这就是有钱人家的优势了,从小就已经让自家孩子学习美术、音乐等。

当然,在深大附中也有那些家庭条件不怎么样,也没什么特长,但成绩却特别优秀的尖子生。

安忆穿上裙裤之后,却怎么也无法将裙裤边缘的拉链拉好,她顿时就不耐烦了,而且现在她还处于“起床气”的状态之下,于是她便直接朝门外喊道:“哥哥,快来帮我穿裙子啊,这破裙子根本不会穿!”

安立早就起床了,并且还为妹妹准备好了早餐,听到妹妹又在喊他,他的脸上习惯性地露出了无奈的神色,然后便轻车熟路地进入自家妹妹的房间,闻到了淡淡的香味,独属于妹妹的幽香。

而他每次进入这个由妹妹自己亲手设计的房间,总觉得就像是来到了星空一般的世界,整个房间的色调为深蓝系,墙壁一些由她亲手泼墨绘制的抽象画,散发着无尽的艺术气息……

与妹妹的房间一对比,安立他自己的房间就显得异常单调了,不过他的房间永远是整洁无比的,而妹妹的房间呢,如果他一天不帮妹妹打扫,那就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凌乱不堪”,尤其是在妹妹的衣服、裙子、丝袜的种类越来越多之后。

最近妹妹似乎对摄影感兴趣了起来,喜欢玩自拍,有时还要请他来帮忙,一边试穿各种各样的衣服,一边指挥哥哥给她拍照,声称是为了刺激“自画像”的灵感。

安立一听与妹妹的绘画有关,他顿时就当成了一件大事来对待,很认真地完成了妹妹的吩咐,结果他却偶然听到妹妹自顾自地嘀咕说,“萌妹子的角色实在太少了啊,我都不知道该把自己扮演成谁好,更没有那些专门的角色扮演服装,就算我能完美地模仿她们的声音,也实在缺乏代入感啊!”

安立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又被妹妹耍了,她分明就是在玩cosplay,还口口声声说要寻找“自画像”的灵感,真是太懂得利用他的弱点了,真是气死他了,妹妹简直要上天了!

于是安立直接没收了自家妹妹的作案工具,想要将单反里的照片全部删掉,然而他自己欣赏了一遍之后,却又舍不得了,再加上妹妹又来撒娇卖萌、“诚恳道歉”(不用说下次肯定还会再犯),得了,这个喜欢cosplay的爱好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也知道,妹妹只会在家里,在他面前这样干……

安忆看到自家妹妹气哼哼地坐在她的床上,上身的白衬衫连扣子都扣错了,而下身的裙裤也不知道她怎么胡乱地反穿着,唯一穿对的,大概只有那很保暖的灰黑色丝袜了。

“你真是越活越小了,连裙子都不会穿了。”安立见状,又忍不住像母亲一样数落道。

“这不能怪我,明明是这裙子不好,反正你给我穿嘛!哥哥、哥哥~”安忆最后拉长了声音。

“行了行了,你这声‘哥哥’,恶心得我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安立皱眉道。

“嘁……”安忆更加气哼哼的了,她觉得哥哥是隐藏得很深的傲娇。

不过在哥哥很娴熟地帮她把裙子穿好,衬衫的扣子重新解开并扣好,再帮她戴好红色的蝴蝶结,以及精致的校徽之后,安忆吃着哥哥亲手做的早饭,终于消气了。

她看着一身漆黑正装,也要去公司上班的哥哥,忍不住想道——

哥哥果然是万能的黑执事!塞巴斯酱!

--------------

今日第一更~~~求推荐票、月票!!!又有一位盟主【池中】诞生了~~~~再欠两更~~~

喜欢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请大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卧笑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笑伊人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