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单纯的雷声,或许也没办法让安忆的反应这么大,但是刚刚她却处于一种胡思乱想的状态,二者相叠加,无疑对她造成了成倍的伤害……

原本安忆的性格就非常柔弱敏感,小时候更是一个爱哭鬼,她整个人就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太容易受伤了。

安立见到妹妹害怕成这种样子,单纯以为是雷声的缘故,他急忙来到妹妹身边,捡起掉在地上的筷子,便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调侃道:“都这么大了,害怕打雷啊?长大了,胆子也应该更大一些,要变得独立坚强起来,小忆。”

安立拿开妹妹一只捂着耳边的手,在她耳边这样说道。

可他这轻松调侃的话语,在安忆听来,潜台词却是:妹妹啊,你已经长大了,哥哥不能再那样对你像小孩子照顾了,哥哥呢,现在也有了心动的女孩,所以得去照顾女朋友,以后她会成为哥哥的妻子,然后你这个碍事烦人的妹妹,就赶紧给哥哥滚远一点,去独立自主地生活吧。

安立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妹妹会将他调侃的话,理解到这种程度,他也不知道,他之前小小地撒了一个慌,就让非常在意他、依恋他、没有他就没法呼吸没法生活的妹妹,刺激到这样的程度!

而安忆自己都不清楚,她本身还具备会黑化的“病娇”属性。

“我不要长大!”安忆带着哭腔,激动地喊了一声,压抑着那种即将爆发的情绪,然后像是逃避什么似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反锁房门,在漆黑的房间之中,往床上一趟,看着天花板,眼神依旧空洞着,没有焦距。

安立这会儿才觉得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不由回忆了一下刚刚妹妹吃饭时毫无食欲的样子,他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妹妹本来饭量就小,有时甚至吃些水果就算解决一顿饭了……

但现在,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刚刚妹妹除了没有食欲外,似乎连精神都显得非常忧郁,让他不由地想起了几年前的妹妹,但是在这之前,妹妹一直都好好的,在家里也总是笑得很灿烂,没心没肺地玩游戏,让他很安心。

不会是妹妹又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绘画水准,去尝试那种深层次的精神投入了吧?

安立知道妹妹在绘画上确实有非常厉害的“必杀技”,用妹妹的话说,就是可以模拟其他绘画大师的心境,用那些人的心境作画,便能在这个过程中,吸收他们的技艺,甚至是灵性……

不过她自己的精神,却会遭到极大的损伤,精神压力倍增,有严重的后遗症,这就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苍穹杯”之后,安立严令禁止自家妹妹再那样做,而妹妹也笑着同意了,但从之前妹妹的状态来看,他怎么都觉得妹妹这是在阳奉阴违!

这让安立也感到十分生气,妹妹那样不爱惜她的身心健康,最心疼的人,可还是他啊!

但很快,安立又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刚刚妹妹说了一句“我不要长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像是因为画那些艺术画作,而导致心情抑郁的啊……

安立一直自诩很了解妹妹的心理状态,甚至可以夸下海口说,妹妹的一切,他都可以洞悉,但这一次,他真的茫然了,并且也深深地明白了一句俗语——女人心,海底针。

安立急忙来到妹妹的房间前,想打开房门,却发现已经被反锁了,他这下子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了,因为妹妹无论怎样,都不会锁房门的,就算是和他闹别扭、对他发脾气,也会等他开门来哄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像是在逃避整个世界。

便在此时,外面又是几声轰隆隆的雷鸣,在漆黑的屋子中,躺在床上的安忆,赶紧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浑身蜷缩在那儿,瑟瑟发抖……

就算没有了哥哥,我还有绘画!

安忆的脑中忽然出现了这个念头,她在一瞬间,就像是溺水的人,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来到自己的写字桌之前,就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她抓住了一支画笔,她就在黑暗中作画,显然又是一幅没有任何人可以看懂的抽象画。

她只是将自己脑中出现的画面,完全倾注在笔端,但因为她身处漆黑之中,她看不到任何事物,她所拿的笔,也是最普通的铅笔,如果现在打开灯,一定可以看到,她的纸面上已经勾勒出了各种凌乱的线条,但是其线条的排列与分布,却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韵味,一般人根本就别想看懂。

可透过这样一幅抽象画,却能看出作画者此时的心境,有多么凌乱,那些线条更像是时间线一般,安忆每勾勒出一条,脑中便会想起小时候兄妹间的一件甜蜜温馨的事情,然后她的心,也就又被伤了一刀。

她本人也像是被这些时间线完全缠绕了起来,无论怎样,都没法挣脱!

真的、真的、真的不要长大啊!

长大之后,再也没办法躲在哥哥的怀里睡觉,再也没办法肆无忌惮地与哥哥亲昵,在公众场合也只能保持距离,因为她只是妹妹啊,而哥哥长大了,也要去找其他女孩成立新的家庭了,她这样的亲妹妹,分明完全就是多余的!

安忆越想越不是滋味,越画越觉得委屈不甘,她终于放下画笔,外面又是一道闪电闪过,紧接着就是轰隆隆的雷鸣,她急乎乎地躲到了写字桌下面,蜷缩在那个狭小的空间中,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浑身瑟瑟发抖,眼泪不争气地像珍珠一般滑落,无声地落泪,她又变成了幼年时的“爱哭鬼”。

外面的安立焦急得团团转,他终于想到家中还有妹妹房间的备用钥匙,他赶忙拿钥匙,毫不犹豫地打开房门,发现里面竟然连灯都没开,他打开了灯,便看到了让他差点失去理智的一幕——

妹妹蜷缩在写字桌下那个狭小的空间之中,脸上带着一种极度的惊恐,浑身瑟瑟发抖,泪如泉涌。

喜欢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请大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卧笑伊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卧笑伊人并收藏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