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前面传来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一道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接着一个重心不稳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快!是我们的人,他受伤了。”朱元忠回头冲赵国庆叫道。

赵国庆紧跟着朱元忠的步伐来到伤者身边,匆匆瞟了一眼伤者。伤者趴在地上,一身的特种兵装备,背部一片血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伤得非常重。

朱元忠知道赵国庆会医术,叫道:“你快救他,我负责掩护!”说完就端枪起身,一脸警惕地盯着伤者前来的方向。

赵国庆蹲在伤者身边,将狙击步枪放在地上,取出随身携带的金针。

金针不离身,这已经成了赵国庆的一个重要习惯。即使比赛规定不准携带多余的武器装备,赵国庆会留下自己的飞刀,但金针却始终带在身上。

战斗时随身携带的金针可以在受伤时自我医治或者救治其他伤员,关键时候金针还可作为意想不到的武器来杀敌毙命。

赵国庆右手捏着金针,看起来像是要为伤者止血,可左手却突然使出鹰爪功中的鹰拿手法扣住了伤者右手脉门,几乎同时将右手捏着的金针没入伤者后颈脊椎处。

“嗯。”伤者发出一声闷哼。

朱元忠听到叫声感觉有些好奇,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你在干什么吗?”

赵国庆微微一笑,反问:“你还没看出来吗?”

“看出什么?”朱元忠不解地问。

“这家伙不是我们的人。”赵国庆说着抽出军刀在此人后背处一划。布满血迹的上衣被划破一道口子,露出里面整洁的肌肤,哪儿有半寸的伤口?既然没有伤口,那血迹是从哪来的?

赵国庆接着伸手抓着对方的脸抬了起来,“你看。”

朱元忠盯着对方的脸,面色完全变了,阴沉的脸布满了杀气。

昨天夜里赵国庆、朱元忠和其他参赛的特种兵们住在一个帐篷里,大家彼此之间虽然不熟悉,有的人甚至连名字也叫不出来,但是每个人的脸却是记得的。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和其他十二名参赛特种兵的任何一位都对不上号,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冒牌货。

“忍者杀手?”朱元忠问,面色又阴沉了几分。

“应该错不了。”赵国庆点头应道。

“他怎么不动?”朱元忠好奇地问。

赵国庆伸手指着对方后颈脊椎上的金针说:“你看,我把金针刺入了他的重要穴位上,就好像一根电线被切断了一样,现在他脖子以下的位置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

眼前的“伤者”确实是一位忍者杀手,他原本是想伪装成受伤的特种兵来分散赵国庆、朱元忠的注意力,然后再伺机偷袭,以此来杀了赵国庆。

让人没想到的是,赵国庆观察力远超常人,记忆力更是超群,早已经记下了每个参赛特种兵的体貌特征,只是瞟一眼就从身材上判断出眼前的家伙是冒牌货,随后蹲下身来发现此人背上的血迹也有问题,这才出手制服了对方。此时赵国庆伸手托着对方的脸,一方面是让朱元忠看清楚这家伙是个冒牌货,另一方面是借机卡在对方下巴上面,使敌人无法咬舌自尽或吞毒,同时也使对方无法呼喊求救。

“附近说不定还有其他敌人,你掩护,我要问他几个问题。”赵国庆吩咐道。

“好。”朱元忠点头应道,向前走出五六米的距离潜伏了下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警戒着四周。

要想让对方说话就必须得松开手才行,可那样的话敌人又有自尽的可能性。为了防止这种状况出现,赵国庆干脆将对方的牙全打了下来,又对敌人的口腔进行了搜查,确认没有隐藏的毒物才松开了手。

倒霉的敌人连一颗牙都没有了,连说话都吃力,更别说是咬舌自尽了。这才刚碰面就领教了赵国庆的手段,忍者杀手一脸怨恨地盯着赵国庆,说话漏风地讲道:“杀了我,有种的话杀了我!”

“啪!”赵国庆给了对方一个超响亮的耳光。

“老子有种没种跟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赵国庆说着将刀尖顶在对方的眼皮上,沉声讲道,“告诉我,你们一共有几个人?”

牙被统统打掉,现在又挨了一耳朵,敌人的整张脸都麻木了,却还是强硬地说:“呸!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没用!哼,老子什么手段没见过?想吓唬?你还嫩了点儿!”

赵国庆不急不恼,只是将刀尖轻轻地向前一推,忍者杀手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

朱元忠回头看了一眼,低声提醒道:“你最好快点儿让他闭嘴,会把其他敌人引过来的!”

“那样更好,省得我们再去找他们了。”赵国庆嘿嘿一笑,他不阻止敌人叫喊的用意正在于此。

朱元忠一听也对,不再理会俘虏叫喊,还希望他的叫声更大一点,自己所要做的事就只是端枪准备迎战就行了。

俘虏现在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恐怖,鲜血从眼睛里面流出,染红了整张脸,刀尖刺破眼球所带来的强烈刺痛更是一波波冲击着大脑的痛感神经。

普通人遭到这种疼痛的冲击怕是早就精神崩溃了,可这名忍者杀手表现的却还是非常强硬,还露出阴森的笑容,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赵国庆说:“没用的!我说了,不管你使出什么手段,对我来说都没有一点儿作用!老子受过你难以想象的地狱式训练,这点儿疼痛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说着微微一顿,喘了口气又哼了一声,叫嚣道:“小子,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吧。等你杀了我之后,我的同伴会为我报仇的,到时候我所遭受的折磨会十倍二十倍还给你!”

“是吗,只是怕你永远也没有机会看到了。”赵国庆拔出刀尖就向对方另一只眼睛刺去。

“啊!”忍者杀手痛叫一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啪!”又是一个超响亮的耳光。

“他妈的!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怕呢。”赵国庆轻声骂道,刀尖根本没有刺进对方的眼睛,在还有两公分时就停了下来。

忍者杀手被玩了,脸一阵的骚红,咬了咬牙……不,他已经没有牙了。“小子,你最好快点儿杀了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赵国庆也知道眼前的家伙受到过难以想象的训练,普通的手段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效果。

换成其他人,眼前的家伙或许真能撑到最后,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赵国庆。赵国庆没有受到过专业的刑讯训练,可他贵在聪明,有的是手段逼对方开口。

忍者杀手突然见到一只手放到了他脸前,那是他自己的手,只是控制神经被金针阻断之后让他感觉不到许多东西,那只手被赵国庆拿到眼前时感觉就像是别人的手似的。

“你……你想干什么?”忍者杀手突然间恐惧地问道,潜意识里认为赵国庆接下来要做出他难以想象的事。

“呼!”风声吹过,忍者杀手右手大拇指被军刀砍了下来。

“感觉怎么样,很爽是吧?”赵国庆笑呵呵地问,接着讲道:“如果你再不回答我的问题,那么接下来我会砍掉你第二根手指,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所有手指都被砍下来后,我会一点点切掉你的手掌,然后是手臂和身体其他部位,直到你开口或者流血而亡时为止。不过你放心,我的医术还不错,因此你会比想象中更难以死去。”

这叫什么?这就叫生不如死!忍者杀手听得是冷汗直冒。

诚然,他受到过最专业的训练。此时虽然控制神经被阻,但并不代表着他完全感觉不到脖子以下部位所传来的疼痛,就算是真的感觉不到,亲眼看着自己身体被一点点地切掉,那场面依然是非常恐怖的,对心灵的震撼更是巨大的,世界上恐怕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了。

赵国庆见对方不说话了,就随手砍掉了对方右手食指,这一砍就相当于击破了对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

“住……住手,快住手!”忍者杀手嘶声吼道。

“你们一共几个人?”赵国庆问。

“六……六个。”忍者杀手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都在什么位置?”赵国庆接着问道。

“组长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你们继续往前的话会碰到我另外三名同伴,他们在那里等着你。”忍者杀手说到这里,脸上突然泛起一片红光,没有了刚才的恐惧表情,一脸兴奋地说:“你认为我身上这身皮是从哪儿来的?是你们的人,我们抓到了一个特种兵,这身皮就是从他身上扒下来的!”

负责警戒的朱元忠听到这话猛地回头看去,赵国庆也是脸色一变。这帮家伙终于还是向其他人下手了!

赵国庆有些自责,认为是自己连累了其他人,将危险带给了别人。

“噗!”军刀直接贯穿忍者杀手的手掌,将它死死地钉在了地面上。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