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清楚点儿,人在哪里,现在是否还活着?”赵国庆一字一顿地问,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气,心脏跳动速度更是直接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往前一公里的山坡下,到那里你们就能见到人,速度快点儿的话他应该还活着。”忍者杀手慢条斯理地讲道。

“噌!”军刀被赵国庆拔了出来,接着刀光连闪,忍者杀手接连发出几声惨叫,他的手筋脚筋分别被挑断,变成了一个废人。

“杀了我,快点杀了我!”忍者杀手现在只求一死。

赵国庆却不让他那么轻易死掉,“啪”的一声将其打晕,手法娴熟地为对方止血包扎,接着收回了自己的金针。

朱元忠一直等在一旁,见赵国庆忙完了就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带上这家伙,过去救人。”赵国庆回道。

“好。”朱元忠轻应一声,主动将俘虏背在身上。

与此同时,相距一公里外的山坡下。

眼镜兵被绑在一棵大树上,衣服被扒光,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身上布满了血迹,各种伤口不下十处,低垂着脑袋已经奄奄一息。

眼镜兵是个狙击高手,可他的才能也只限于狙击方面,一旦被敌人发现并失去了狙击的能力,他的单兵战斗力就会降到最低。况且,眼镜兵遇到的是战斗能力远在他之上的忍者杀手,遭遇蓄意的伏击之后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对方的俘虏。

不过,眼镜兵身为特种兵精英,尿性还是有的,任凭敌人毒打逼供他也没有低头求饶,更别说是出卖自己的战友了。

距离眼镜兵十米外站着一名通体黑衣的忍者杀手,身高一米七出头,中等身材,面对着体型高大的坦克。

坦克最具优势的无疑是巨人般的身体和超强的力量,所使用的武器装备更是夸张的重火力,无奈的是同伴眼镜被擒之后他手中的重火力也就哑火了。

在敌人的逼迫下,坦克不得不放下武器装备,却并不代表着他就此认输。

坦克是个直性子,就算是死也要救出眼镜兵,因此赤手空拳和敌人干上了。

“啪!”一大一小两个拳头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坦克这一拳出于试探,只使出了六成的力道,可按理说打趴下一个身材远比自己瘦小的人也是足够了。无奈的是他面对的是来自于暗之佣兵中的精英部队,同时也是J国一支古老的忍者部队的忍者杀手。

忍者杀手的单兵战斗力远在常规特种部队之上,这并不单指作战能力,力量上同样如此。坦克的肉体力量强大,却并不代表着他就一定能在力量上碾压比他瘦弱的忍者杀手,此时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就只有这点力量吗?”忍者杀手用生硬的Z国话讲道,声音里充斥着不屑。“这点力量连个小学生都打不倒吧?”

昨天被朱元忠打趴在地上,今天就又碰到了一个同样可以抗衡自己力量的瘦弱敌人,而且还说自己的力量连小学生都打不倒。坦克一下子怒了,扯着嗓子叫道:“混蛋!让你看看我这一拳的力量,非把你打成肉酱不可!”

“嗵!”坦克这一次使出了全力,却依然被对方挡了下来。

突然间,坦克发现自己的力量不再占有优势,当真如同小学生都打不倒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坦克心里纳闷道。他不服气,又是一拳打了过去,同样被对方挡了下来。拳头砸过去,不但打不倒敌人,自己的手还被震得生疼。

“坦克,别……别管我。走,快点走……”眼镜兵有气无力地叫着。从自己与敌人交战的过程中他就已经察觉到这些敌人的战斗力远超他们,坦克根本没有获胜的希望。“不要管我,快走!”

“不,我不走,要走大家一起走!”坦克叫道,说着不断挥拳朝敌人打去。

这忍者杀手明显是不想在坦克身上过多的浪费力气,一边闪躲坦克的拳头一边笑道:“就你还想带他一起走?哼,别说是带他走了,你也得留下!”

“混蛋!”坦克恼羞成怒,拼命地猛攻过去,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对方的身形却非常诡异,他连对方的衣服也碰不到。

就在这时,他被对方一脚踢倒在地。“啪!”随着一声响,坦克感觉右臂传来剧烈的疼痛,他看向右臂,发现自己的整条右臂已经扭曲变形。

“妈的!”坦克怒吼一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耳边却听“噌”的一声,接着就是一道刀光闪烁,自己的左臂和两条腿就先后传来疼痛感。

忍者杀手先是扭断了坦克的右臂,接着用J国武士刀先后刺伤了坦克的另一条手臂和两条大腿。坦克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刀尖顶在了坦克后心,忍者杀手阴冷地讲道:“诱饵只需要一个就行了,你没必要活着了。”

坦克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也不在乎那把顶在自己后心上的武士刀会不会刺穿自己的后心,两眼盯着数米之外的眼镜兵,脸上挤出笑容说:“兄弟,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救你离开这里的。”

“坦克。”眼镜兵轻声叫道,脸上也挤出一丝的笑容。

虽然坦克和眼镜兵都知道情况不容乐观,他们两个都有可能死在这里,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活着的希望,要坚持战斗到底。

“啊!”坦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没能成功。

忍者杀手似有所感动,或者是想慢慢折磨坦克,右脚踏在坦克后背以阻止他起身,手里的武士刀慢慢向下刺去。锋利的刀尖轻易刺穿衣物,接着刺进坦克的肌肤里面。只需要再稍微用些力气,武士刀就会刺进心脏,再贯穿过去。

可就在这时,忍者杀手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无尽的黑暗,接着就奔了过去。

坦克突然觉得背上一轻,也不去看忍者杀手哪里去了,用受伤的四肢挣扎着向前爬动,脸上洋溢着笑容,轻声唤道:“兄弟,我……我一定可以救你的,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坦克。”眼镜兵轻声叫着,眼镜片下滚下两颗泪来。

“啪啪啪……”远处枪声响起,眼镜兵这才抬起头看向枪声传来的方向。

忍者杀手闪身避到一棵树身后,他是突然接到躲在山坡上侦察的同伴传来的消息,知道有人正在朝这边靠近才停止对坦克的刺杀,赶过来查看情况,却没想到差点死在子弹的射击之下。

避开子弹的射击,对面就传来迅速撤离的脚步声,忍者杀手不屑地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就又冲了过去。

“啪啪啪……”子弹不断响起,准头却有些差,始终没打中追击的忍者杀手。忍者杀手追出去百米的距离后,前面奔跑的脚步声就突然消失了,他也跟着停下来。

借助夜视仪,忍者杀手巡视一周后很快就确定目标躲在二十米外的草丛里,端起枪就朝目标位置一阵射击。

“哗!”听起来像是人倒下去的声音,接着一个身穿特种兵行头的人就从草丛里滚了出来。

忍者杀手眼里露出一丝得意,端枪朝尸体走了过去,当他看到尸体的面容时却是脸色一变。死者手脚都有明显的伤口,正是被赵国庆所擒并逼问的忍者杀手,他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站在那里的忍者杀手面色突变,并不是因为发现自己杀了同伴,而是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中计了,死亡威胁瞬间笼罩了全身,刚想躲避,耳边却传来“噗”的一声轻响。

响声是子弹击中他脑袋所发出的声音,他听到响声的同时身体也就瘫倒在地上,两眼还盯着死在自己手中的同伴。

数秒之后,一道身影警觉地从一棵大树后面端枪走了出来,正是将敌人引到这里来的朱元忠。

朱元忠走到尸体旁检查了一下,确定两人都死了后回头打了个手势。不久赵国庆就出现在了朱元忠身边。

“死了。”朱元忠说了声,目光投向山坡的方向,接着讲道:“我们还按照这个方法,由我引出敌人,然后你开枪射击。”

“不行。”赵国庆摇了摇头,“刚才你还没有抵达预定位置敌人就发现了你,这说明山坡上有敌人,对方手中的夜视望远镜能看到我们,再过去绝不会像这次一样顺利。”

“那你说怎么办?”朱元忠问。

赵国庆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尸体上,早在开枪之前他就有了主意,讲道:“我伪装成忍者杀手过去,你拿着狙击步枪伪装成我来分散敌人的注意力,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另外两名忍者杀手并干掉他们的!”

“这样行吗?”朱元忠担忧地问。

“没时间了,不行也得行。”赵国庆心里清楚这样做非常冒险,却也知道不这么做不行。

眼镜兵和坦克还在敌人的控制之中,时间拖久了就会流失机会,再伪装成敌人难免会受到怀疑。

也不管朱元忠是否同意,赵国庆已经换上了忍者服装,将自己的狙击步枪递给朱元忠,拿上忍者的武器装备转身朝山坡走去。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