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庆用飞刀可以在三十米内击中任何目标,飞刀的技艺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他投掷物体的准确度,而将一颗手雷扔出四十米外对一名特种兵来说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是赵国庆。

“嗵!”手雷在碎石堆上爆炸了。

观察员听到狙击手藏身的位置突然间传来爆炸声,本能地张望过去,而就在这时面前像是突然降落了一个太阳。

“嘭!”闪光弹就在观察员眼前炸了开,射出耀眼的光芒。

“啊!”观察员发出一声惨叫,眼睛短时间内致盲,无法看到周围的任何东西。

一股恐惧笼罩心头,观察员意识到自己很快会受到第二次袭击,左手本能地抓起身边的全自动步枪。突然观察员感到左手手腕处一阵冰凉,接着转为一片火热,阵阵的疼痛传来,手指失去了知觉。

“完了!”观察员心里暗叫,知道自己的左手被直接斩了下来。不等他有更多的想法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滚落到了地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赵国庆暗自感叹忍者所使用的武士刀够锋利,刀下头落,直接斩断了对方的颈骨,根本没有费多大的劲。

无声无息地斩杀观察员后,赵国庆脚步不停,全力朝三十米外的碎石堆冲了过去。

“哗啦!”对面传来碎石滚落的声音,接着一把狙击步枪就伸了出来,枪口指向赵国庆。

赵国庆身形闪动,蝴蝶步施展了出来。三十米的距离原本就没多远,赵国庆全力冲刺迅速拉近敌我之间的距离,当狙击步枪从碎石中探出来时他与敌人已经不足十米了。

“噗!”赵国庆只觉得右侧胸口一痛,全力施展的蝴蝶步竟然没能完全躲开敌人的射击,可见对方的狙击能力有多强。

狙击手在手雷爆炸后身受重伤,刚才那一枪也是拼尽全力才扣动的扳机。他原以为一枪足以将赵国庆毙命,却没想到赵国庆的速度一点也没有慢下来。

“噗!”刀光闪过,狙击手的喉咙多出一条口子,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向外喷涌而出。

“唔!”狙击手用右手捂着脖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赵国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打中了你,你还能活着?”狙击手用尽最后的力气说着东倒西歪的Z国话。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赵国庆扯开外衣讲道:“因为哥穿了防弹衣!”

狙击手身体一震,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同时也终于闭上了眼睛。

赵国庆不敢在原地停留过久,因为忍者杀手中还有一名实力最强的组长没有出现。迅速检查四周敌情后,确认忍者杀手组长不在附近,赵国庆赶到了山坡下。

朱元忠得到信号也赶了过来,见到眼镜兵和坦克后说道:“他们两个伤得很重,必须立即医治才行。”

“先帮他们止血包扎再说。”赵国庆吩咐道。

朱元忠将绑在树上的眼镜兵放了下来,取出对方的急救包进行止血包扎。

眼镜兵身上的伤还好说一点,虽然伤口很多,但是都不是致命伤,敌人怕他过早死去还对一些较深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

相对来说坦克身上的伤就有些麻烦了,右臂严重骨折,左臂和两条腿各有贯穿性刀伤,再经过赵国庆刚才这么一顿折腾更是伤上加伤,而且失血过多,情况非常不妙。

赵国庆先用金针刺穴手法稳住坦克的伤势,接着用急救包为其止血包扎。

经过简单的处理后,赵国庆向意识逐渐清醒的眼镜兵讲道:“你和坦克的伤只是简单地处理过了,必须进一步治疗才行。”说着微顿,面色沉重地说:“这场比赛你们怕是没办法继续参加了。”

眼镜兵和坦克都想取得这场比赛的胜利,从而获得国际特种兵集训的资格,可是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去珍惜,那就是战友情。为了自己的战友,他们宁可牺牲自我,也绝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战友死在自己面前。

“谢谢你们。”眼镜兵感激地道,然后苦涩地笑了声说:“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们已经死在了这里,而且我的号码牌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这场比赛我早已经被淘汰了。”

眼镜兵的衣物全被那名伪装成特种兵的忍者杀手拿走了,号码牌也在其中,忍者杀手被赵国庆击杀后号码牌也就跟着落入了赵国庆手中。

“我兄弟说得对,没有你们的话我们两个早就死了。”坦克说着伸手艰难地扯下自己胸口的号码牌,递给赵国庆说:“反正我也不需要了,送给你们吧。”

赵国庆、朱元忠确实需要号码牌,再说对方确实也不能继续比赛了,也就接过了坦克的号码牌。

至于号码牌的分配问题,赵国庆和朱元忠在这场比赛中算是一个战斗小组,既然是合作关系,那自然要平分所获得的号码牌。

至此,赵国庆、朱元忠各自斩获两枚号码牌,加上自身的号码牌,每人共拥有三枚号码牌。

眼镜兵休息片刻后就可以自己走动了,坦克却麻烦一些,暂时还无法走动。赵国庆提议要送两人回赛区中心点,却遭到了眼镜兵和坦克的一致反对。两人觉得已经亏欠赵国庆、朱元忠两人太多了,不能再浪费两人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比赛的时间不多了。再说了,还有最后一名忍者杀手隐藏于赛区,他们必须将那个家伙找出来并干掉才行,否则还会有人受到攻击。

简单的交流后赵国庆和朱元忠为眼镜兵和坦克留了足以自卫的武器和弹药,然后就此分离。

“喂。”眼镜兵在赵国庆、朱元忠准备离去时突然叫道。

“还有事吗?”赵国庆转身问道。

“你们两个一定要获得名额才行!”眼镜兵一脸正色地说。

“对,我看好你们,你们一定要获得名额!”坦克跟着讲道。

这是一种精神寄托,眼镜兵和坦克因为负伤而没办法继续比赛,自己的号码牌也落入了赵国庆和朱元忠手中,所以就希望两人可以坚持到最后,获得进入世界特种兵集训的名额。

“我们会尽力的。”赵国庆做出了承诺。

与眼镜兵和坦克分手之后,赵国庆和朱元忠就又在赛区内寻找了起来。

因为知道最后一名忍者杀手是实力最强的组长,所以两人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孤身一人就放松警惕,反而是更加警觉,以免疏忽大意死在敌人手中。

不管是忍者杀手和参加比赛的特种兵精英们,赛区内的人数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

忍者杀手是因为死在了赵国庆和朱元忠手里,特种兵精英们则是因为相互之间的竞争遭到了淘汰。

天际已经出现了一抹亮色,可赵国庆和朱元忠却一夜都没有再遇到其他人。

这赛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每个人又都在移动中,没有那么一点缘分的话想碰到还真不容易。

赵国庆取出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向朱元忠讲道:“前面有一个山坡,我们到那边休息一下吧。”

“好。”朱元忠应道。

山坡地势高,便于观察,同时也是最容易有人埋伏的地方。

两人继续保持着朱元忠在前、赵国庆在后的阵形。走出不到百米的距离两人的脚步就开始放缓,耳朵微微颤抖搜索着微弱的响声。

细微的脚步声在附近响起。

“有人。”赵国庆低声提醒。

朱元忠轻点额头表示自己也发现了。

赵国庆双手紧了紧手中的狙击步枪。开始他以为碰到的是最后一名忍者杀手,随后确定前后都有脚步声,自然也就不可能是忍者杀手了。既然不是忍者杀手,赵国庆和朱元忠所面对的压力也顿减,静等着对方现身。

“呼!”“哗!”前后各有一人跳了出来,手中持枪分别指向赵国庆和朱元忠的要害。

“别动!”“不准动!”两人吼道。

赵国庆和朱元忠同样端枪指向两人,并马上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端枪指着朱元忠的是本次淘汰赛中资历最老、年纪最大的中队长;另一人则是其同伴,是除中队长外资历最老的特种兵。

这两人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淘汰赛了,上次比赛失利后两人准备了数年,目的就是想在这次比赛中夺魁,取得参加世界特种兵集训的资格。

以目前的势头来看,两人的成绩并不怎么理想,直到现在他们才淘汰了两名参赛人员,各自分得一枚号码牌。

见这次遇到的是赵国庆和朱元忠两人,中队长和那名老兵也是倍感意外。两名资格最老的特种兵遇到两个最年轻的新兵,这原本应该是好事,中队长和老兵却不这么认为。

“这次鹿死谁手不好说啊,赌一把吧!”中队长心里道。

比赛的时间不多了,既然碰到了一起,那就必须得分个胜负才行。

双方僵持了数秒之后,中队长与同伴以眼神交流,接着中队长开口讲道:“留下你们的号码牌,我们不伤害你们。”

“留下号码牌?哈哈!”朱元忠道。

“两位前辈,天下哪里有这种好事?有本事自己来抢呀!”赵国庆道。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