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坡上一共躲着两名忍者杀手,其中一人躲在草丛中,面前放着一架军用夜视望远镜,他就是山坡作战小组中的观察员,负责观察四周的情况并将信息传递给其他两名忍者。

忍者杀手没有使用通讯器,彼此之间却能够无障碍地传递消息,用的正是古老的忍者秘语。

相距三十米外有一处乱石堆,细看之下会发现石头下面隐藏着一个人,此人正是此次行动中唯一的狙击手。

狙击手借助山坡原有的地势,利用忍者伪装将自己隐于一堆乱石之中,不动的话他看起来就是一堆碎石,一旦动起来就会要人命。

此时观察员的注意力正放在坦克和眼镜兵身上。

坦克已经爬到了眼镜兵身边,他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吃力地拔出随身携带的军刀,想要割断用来捆绑眼镜兵的绳子。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坦克具有常人所不具备的坚强意志力。虽然四肢都有伤,但是他还是来到了眼镜兵身边,并在这时爆发出自身的潜力,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

因为赵国庆经常使用狙击步枪,所以暗之佣兵认定了赵国庆是狙击手。这名使用狙击步枪的忍者杀手是特意从其他任务中抽调过来对付赵国庆的,可以说是这次行动中的最后王牌。在赵国庆出现之前这名狙击手是不会有任何行动的,就算是赵国庆真的出现了,他在没有射击机会的时候也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对于其他忍者杀手来说,这名狙击手相当于不在这里,如同空气一般不存在。而对于这名狙击手来说,其他忍者杀手都是配合他行动的工具,他可以丢弃任何工具,却不能放弃射杀赵国庆的机会。

作为忍者杀手队伍中的一名观察员,躲在望远镜后的忍者杀手原本是不应该有任何行动的,可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坦克救走眼镜兵,那样他们就会失去诱饵。

观察员稍微移动身体,伸手拿起放在望远镜左侧的全自动步枪,准备向坦克开枪。

观察员距离坦克约有百米,透过夜视望远镜两人如同面对面,可如果没有夜视望远镜的帮助,在夜里想击中百米之外的目标就显得非常困难了。

忍者杀手的专业射击能力还是有的,费了些功夫后观察员还是将目标锁定了,并准备射击。

坦克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这个简单的站立动作因为双腿负伤而比平常困难百倍、千倍。稍微稳住身形后,坦克颤抖着手用军刀划向绳子。

“咚!”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接着坦克被踹到两米之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啊!”坦克大声叫道,这一摔牵动四肢的伤口带来剧烈的疼痛,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像刚才那样挣扎着爬起来。

踹倒坦克的不是别人,正是伪装成忍者赶到这里的赵国庆。

赵国庆还没有发现另外两名忍者杀手躲藏的具体位置,不过他非常肯定一件事,那就是敌人的枪口已经指向了坦克,只要坦克的刀划下去就会被击毙,他这一踢正是为了救坦克和眼镜兵。

“混蛋!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老子要捏死你!”坦克怒声吼叫道,却根本没力气动一动,更不知道他骂的是赵国庆。

演戏就要逼真一点,赵国庆装着非常愤怒的样子上前对坦克一顿拳打脚踢。貌似拳拳到肉,坦克却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疼痛,正当他感到奇怪时耳边传来低声细语。

“坦克,是我。”赵国庆低声道。

坦克微微一怔,紧接着脑海里面浮现出赵国庆的样子。

“附近还有其他敌人,他们正在看着呢。继续叫骂,别让他们怀疑我。”赵国庆提醒道。

“啊!混蛋!”坦克立即会意,卖力地吼叫了起来,先是骂忍者杀手,接着连整个J国也骂了起来。

观察员刚想扣动扳机就见目标消失了,急忙趴到望远镜前看了看,见是自己的同伴就放下心来,将目光移向其他方位,继续观察。

赵国庆一边假装虐打坦克一边暗中搜查着敌人的藏身之地。

这一顿打确实起到了迷惑敌人的作用,刚刚枪口指向坦克的并不止观察员一人,那名狙击手的枪口也指向这个方向。

虽然狙击手没有开枪的打算,但是当赵国庆突然出现时他还是将赵国庆当成潜在的目标进行锁定,正是赵国庆的毒打消除了他的疑虑,从而转移了注意力。

“呯!”这时一声枪响突然传来。

这是赵国庆与朱元忠约好的信号,枪声一响赵国庆就顺势倒在了地上,看起来就像是被击毙了一样。

朱元忠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专门取下了消音器,这样枪声一响,其他两名忍者杀手的注意力立即投在了他身上,从而忽视了赵国庆。

“趴在这里不要动。”赵国庆低声提醒道。

坦克就是想动也没力气动,听到赵国庆的提醒立即闭上了嘴,就好像也被子弹击毙了一样。

因为朱元忠并没有刻意的躲避,还故意发出响声来引起敌人的注意,所以他很快就被观察员给发现了。

赵国庆知道躲在暗处的两名忍者杀手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集中精力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两声清脆的鸟叫。

“怎么会有鸟叫声?”赵国庆心里纳闷道。“刚刚坦克震耳欲聋的叫喊和枪声应该早就把飞鸟惊走才对,况且之前这里还发生了一场战斗,不可能还有飞鸟停留在四周。另外,那两声鸟叫并不像是受惊后发出的。”赵国庆在心里做着技术分析。

总之,鸟叫声透着一丝诡异。

鸟叫声并不是出自鸟嘴,而是由忍者杀手中的那名观察员发出的,这就是所谓忍者秘语中的一种。

如同电报信号一般,只是短短的两声鸟叫,所传递的信息却很复杂。

隐于碎石之下的狙击手立即锁定了朱元忠的确切位置,却因为射击角度的问题没有开枪。

朱元忠躲在杂草丛中,看起来没有多余的掩体,可是前面的几棵大树却有意无意地阻挡了山坡上的视线。狙击手正是因为角度被树叶遮挡而没有最佳的射击角度。

这看起来是朱元忠太过幸运了,实际上却是经过赵国庆的指点后而有意为之。

“找到了!”赵国庆心里暗喜,摸起一块石头扔在眼镜兵脚前。

这也是与朱元忠约好的暗号,原本潜伏着不动的朱元忠见到那块石头后立即起身往回跑去,再次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

鸟叫声接二连三地响起,观察员不断向狙击手发出信号报告朱元忠的具体位置。

实际上狙击手的枪口一直没离开过朱元忠,只是朱元忠跑动的路线非常特殊,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了身体要害,使他就算是开枪也没有把握一击毙命。因此,狙击手没有开枪,而是选择继续等待,等待更佳的射击时机与角度。

观察员和狙击手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朱元忠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原本已经死去的同伴“尸体”不见了。

黑色的忍者服装非常有利于夜间行动,赵国庆如同鬼魅一般接近发出鸟叫声的观察员。他的行动非常小心,一边向前摸去一边寻找另外一名忍者杀手所在的位置。他悄悄地绕到了观察员身后,在这里潜伏了下来。没有确定另外一名忍者杀手的位置之前他不能行动,否则可能还没等他杀了观察员,就死在另外一名忍者杀手的手中了。

朱元忠距离山坡越来越远,躲在山坡上的狙击手不断地修正射击角度,直到朱元忠将要跑出他的射击范围时终于沉不住气了。

“在那里!”赵国庆心里道。他眼睛敏锐地捕捉到子弹从枪口里飞射出来所发出的微光,确定了躲在碎石堆里的狙击手的位置。

朱元忠正跑着呢,突然感觉后心一痛,知道自己被子弹打中了。

“他妈的!幸亏今天穿了防弹衣,不然就死好几次了。”朱元忠暗自庆幸,顺势倒在地上滚入一棵大树后面。

“竟然有一名狙击手!”赵国庆心里道。他略感意外,原本打算先袭击观察员的,这时却将第一袭击目标定在了狙击手身上。问题是,狙击手躲在观察员另一侧,如果想要先袭击狙击手的话就必须先设法绕过观察员才行,那会浪费很多时间。

两名敌人的注意力不会停留在“死去”的朱元忠身上太久,赵国庆根本没有时间去浪费,用不了多久敌人就会发现山坡下同伴的“尸体”不见了,从而确定这是一个计。

没有过多的思考,赵国庆很快就有了一个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伸手分别摸出一颗手雷和一颗闪光弹,并将手雷先朝四十米外的狙击手扔了过去。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